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梦中的我泪珠挂满了笑脸,在老屋里与您又一次相见。您紧攥我的双手,牵挂的话儿向我问个没完:“是否还在小村里四季忙碌?清贫的生活有没有改变?儿媳的病是否治愈?孙子又上了几年几班?”我善良的父亲,儿子也对天堂的您百般挂念:“孤单的您是否一日能吃上三餐?寒冬里是否能把衣服穿暖?生病时是否能得到医治?在那是否遇到过困难?”

父亲微笑着摇头,把我未问完的话语打断:“你母亲的身体是否安康?姐妹家里你是否常去看看?哪家若是有啥难处,聚到一起帮一帮,记住,血浓于水,骨脉相连!”我擦干眼泪,望着您慈祥的双眼:“家里的事您不由惦念,您生前叮嘱的话语,儿子早已牢牢地记在心间。”

拉着父亲坐在老屋门前,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田野里,牵牛的我望着扶梨的您步履蹒跚;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艰辛已镌刻在您布满双手的老茧;您总是把温暖留给儿女,苦辣默默的埋藏在心田;春节时舍不得换上一双新的鞋袜,一生中滴酒未沾过您干裂的嘴边;为了供我们读书,您把全家得负重毅然地扛在您瘦弱的双肩;生活再苦,您都微笑的面对,生活再难,您都一人承担;您把五十四岁如火的生命,在奔波中留下多少不舍与牵挂走完。

我要牵着父亲的手,在小村里走一走,转一转。尝尝儿媳给您做的饭菜,看看与您儿时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找一家最好的医院,把您的病彻底治愈,再让上天借您生命五百年!

梦醒时,我泪迹斑斑,父亲在回去的路上又要渡过万水和千山,把孙子送给您的手机带上吧!年迈的您为了见上儿子一面,您已走的太累、太远;我想您时给您挂个电话,您孤单时咱爷俩在电话里聊一聊天。

把可敬的父亲还给我吧?我对着苍天嘶声力竭的哭喊。苍天若是有情,天不老!苍天若是有眼,就还我这个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