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姑姑的眼睛很是漂亮。密又略微上翘的睫毛,长长地,而下大大深幽的眸子忽闪忽闪,明亮有神。特别是拍照的时候,洗出来的照片比她本人还要增色几分。

姑姑平时不苟言笑。不高兴的时候说话一针见血,很是冷漠;心情好一些了,也自我怜惜。姑姑就在城里父亲的公司里做营业员卖家电,时间长了往老家跑不方便,下了班就暂住在美海的家里。母亲上班忙顾不上的时候,姑姑闲时帮着烧烧饭,或整理收拾收拾小院。

有一段日子姑姑时而面带微笑,做什么事也少有的耐心,看上去轻松愉悦。

那一天,姑姑还在晾着洗衣机里刚洗好的衣服,有人在大门口找她。姑姑很是欣喜的样子跑出去,等一下就看见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孩被她拉着走过来,姑姑轻轻地说着:进去啊进去就坐一下嘛。可是那个男孩子好像很腼腆,任凭姑姑怎么说也不想走进来的样子。后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说的,姑姑还是一个人笑盈盈的跑回来了。看见母亲从客厅里走出来,姑姑站在那里说:嫂子。母亲说:既然人来了就进来坐坐吗。姑姑不好意思地笑了。家里的人也都笑了:嫂子,是怕我们会给冬梅开玩笑啊。

话已至此,大家心里也都是一片明朗的吧。

有一天晚上,姑姑睡不着,说让美海唱歌儿听。之后,跟美海说起了她男朋友的事情。说她的男朋友也会一整夜的看着她入睡,说大家都说她的男朋友很帅的。美海静静的听着,在她的脑海里,应该只有灰姑娘跟王子的故事最美丽。他们从不会吵架,历经困苦好不容易在一起,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姑姑洋溢着一脸幸福的光彩,说着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细节始末,而美海,已经不知不觉睡去。

又一天夜里,凉风习习。外面也是刚下过一场秋雨的凉。母亲叫姑姑去接电话。说不知道谁找她打到卧室里来了。姑姑的脸色也不大好,趿上拖鞋跑过去接。一会说着说着声音就变了。断断续续有些哽咽。然后就流泪了。姑姑对着话筒哭,是她男朋友的,似乎说是要分手了。姑姑终究一遍又一遍问着他为什么,非要追根究底。最后,还是那边先断了线。姑姑颤抖着手叫着他的名字,话筒也掉在地上。

母亲走过来拍拍她,问有什么事,怎么了。

姑姑捂着脸跑出去,摇头,什么也不说。啪的一声关上房门,谁也进不去。

后来,听说是因为姑姑现在去酒店上班了,那里人乱喧哗,她的男朋友不高兴了。好像他也看见姑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姑姑没怎么保持距离吧?可是,姑姑会那么的伤心,声泪俱下。

唉,谁对谁错,分分合合。

曾经那么地美好憧憬,也会教人如此的痛彻心扉。风和日丽谁都心向往之,狂风暴雨谁也都无法阻挡。

大家都劝姑姑要顺其自然。

唉,多可惜。曾经那么的诗情画意,如今只能空叹回忆。或许说与不说都注定一辈子的错过,或许见与不见心早已似幽井般沉寂,沁浸晴朗明月,却不过是冰冷幻意。

消停了一段日子,姑姑也不在大酒店里上班了,一个人回了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