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花开半夏碎碎念

分类:QQ情感日志QQ伤心日志QQ思念日志QQ心痛日志

一,

光阴闲适,日子愈发的慵懒。已是夏花开始孕育的时节,半城绿荫,半程灿烂。

趁着周末,步入郊外,融进山间,享受起天然的氧吧。目光所到之处,满眼都是清欢:那凉爽的夏风,身披绿纱,轻吻六月,将青翠吹拂到了极致,曼妙着一季的葱茏;那些不知名的花儿草儿,甭管相知与否,都赶来赴约,赶来聚会,赶来结这场季节之恋。

抚弄裙摆,思绪翩飞,空气里满是馨香,鸟儿鸣啭,花儿沉醉。

午后三四点钟,太阳不再那么火辣了,穿上长衣长裤,抹些风油精,拿上小锄头,走进菜园子。已是四季豆收成的时候了,一个一个的四季豆挂在支架上,从上到下都是,有的一个挨着一个,有的躲在叶子的后面,上个星期还嫩嫩的小小的,这个星期就沉甸甸的垂下来,像个低眉含羞的少女,展现出灼灼的风姿。

因为播种迟了的缘故,园子里的西红柿还没完全呈红,一部分已经结成果实,一点点长大,还有一部分,花儿正在开放,它们还要经历美丽的疼痛,才能修成正果,才能给我带来对视的眼神,才能让我涌现怦然心动的喜悦。

一缕晚风吹过,抬头看看,夕阳已挂在了天边,不过,它还没有落下,它还在慢慢的等待。望见不远处池塘里的荷叶,比上周更加稠密了,内心突然激起了一股暗流,我的心也随之柔软起来,估计再有十来天,这满池该会是绿色的了。倘若我能心若莲花,心生素白,那该多好!

二,

都说暴雨是印象派的大师,就这么随意的一笔,陆地就变成了浅海,马路就成为了汪洋。雨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停息。据悉,今年小城六月的降雨量已达到473.9毫米,刷新了历史纪录!那些楼房,全都成了停泊在港湾的船只;那些车辆,不是在“长江”游泳,就是在“黄河”乘风破浪;那些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也全部变成了航标灯;还有那整个老街上的家家户户,都一股脑儿的浸泡在水中;那些被保护的历史文物,也无一幸免的遇难。

所幸的是:我没有出门,宅在家里,听任窗外的风声雨声,听任这场酣畅淋漓的暴雨,跃出了纵身跳崖的想念。不是吗?下雨的时候,可以忘记数字与金钱,可以忘记身边的烦恼与忧患,可以忘记浮云与富贵,忘记……看着外面的暴雨,又不禁感叹起来,暴雨有暴雨的好处,暴雨有暴雨的灾害。

三,

又到梅雨季节,四处都是湿漉漉的,走道,地板,还有那衣服毛巾,到处都散发着潮湿的味道,甚至连心都是凉凉的。这种沉闷的气息,不适合我,骨骼像散了架一样,神经似乎被撕扯的又裂开,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来,而此时的心情,也有种莫名的烦躁。雨,轰轰烈烈的来,不分白天黑夜,连续下了一天一夜,城里已经是:陆地变浅海,马路变汪洋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出现洪涝,城市里的下水道来不来排水,出现倒灌,害得多少人家进水,害得多少道路被淹。

昨晚看见几个小家伙,手里端着水枪,在小区的广场打水仗。平日里,这里是健身休闲的场所,可如今已成为了天然游泳池。难怪小家伙们会抓紧时机,放纵自己,尽兴玩耍呢?记得我小的时候,也是这种天气,也是在这样的雨天,和几个小伙伴背着大人跑到江边看发大水,去淌痛快。我们踩着齐膝的水,边跑边泼,欢快极了。可如今这种心情全然不知到哪里去了。

这两天,电视里,微信上,也都是报道水淹,看着真是心酸。所幸的是:我没有出门,宅在家里,听任窗外的风声雨声,听任这场暴雨的侵蚀,听任疏远的记忆又跃出的想念。这样的雨季,真的令人讨厌。

昨晚刚好雨停歇了一阵,我便下楼透透气,看见了四处狼藉,到处都是被雨冲刷过的痕迹:落叶一片片的,污水横溢,夹杂着散乱的垃圾,满眼都是残迹。看见这等模样,心,隐隐的疼痛起来,这又要害苦了保洁工人。

六月,就要走了。真快,快得我有点接受不了。本还期许着六月的言欢,可是,就因为这场雨,只得把你的模样刻画在了朦胧中,那么模糊,那么远离。去年六月,我告诉你:我不再奢望,我不再呢喃,我怕唯美的文字,打湿了眉间的朱砂,我怕扬起的长发,溅落了一枕的繁花。可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了,筋脉还是被牵扯,心情还是被疼痛纠缠。

六月,真的走得太快了,走得那么的不称心,走得让我难受极了,医生说好了的,最多一年半载就可以痊愈的,可如今已经过去了一年,还是没见彻底的好转,心里真的是难受极了。我知道,有些事,不是说好就好的,有些事,不是说放下就可以放下的。就好比这场雨,凋零了落红,但却抹不去曾经的艳丽,那刻在记忆深处的东西,仍不肯离去。

把心收拢,把疼痛搁置,倚着窗的一角,思绪万千。看掌心的纹路中,有多少是你,又有多少是我,回首往事,一股凉意在周身滋生,一点萦绕伴着这雨片刻不停。六月将逝,但雨季还未散尽,但烟雾还在窗前环绕,我了望远方,把心安放在雨中。我希望,在雨中,可以写下诗情画意,可以归整散落的失意,可以收拾残缺的平仄,可以彻底涂鸦忘记。

四,

雪小禅说:“相思着一个人的相思,缠绵着一个人的缠绵,也日日追问着到底是不是爱,问到最后,越来越恍惚,越来越茫然,才知道爱到最后不是爱得厚了,而是爱得瘦了,瘦到没有了时间,没有了概念,没有了永远,没有了现在。”

昨日,你对我说:“你是个好女人,很浪漫,有才情,我对不起你!我非常惭愧!”听完这话,我泪湿衣襟,我才彻底领悟,我千丝万缕的牵盼,终于有了结果,虽然有敷衍与搪塞的成分,但也是长久的内疚压在你心上,让你愧对一个人。

你说我是个好女人,可你怎么忍心让深爱你的女人难过伤心;你说我很浪漫,可你又怎么忍心把浪漫折磨出水,蹂躏成泪。你说相思很苦,其实你不懂得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有多甜,你不知道油纸伞下的惆怅有多真。半卷繁花终是梦,字字连累刻骨情。

昨日,你说我很缠人,让你一个自由自在惯了的人,多了约束,无法适应,接受不了,可是当初相遇的时候,为什么一句不说,当初决绝的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一字不留。沿着经年回望,无论是相识的冲动,还是相知的愚昧,都是紊乱的袈裟。道路遥遥,我怎么可能控制得了你的言行,又怎么可能左右得了你的思想。现在想来,初见惊艳也好,相见恨晚也罢,都不过是美丽的谎言披上了婚纱,我不过是你那个时期的眼中花。此刻,一遍遍品读着雪小禅的话,一点点感受着夏日氤氲的风景,我又想起了那年。

还是这一池清幽,还是这一朵青莲,还是在这里隔空对望。原以为是你眼中唯一聪慧的女子,是你生命里唯一挚爱的永远,可如今还没来得及吐露花艳就已凋零,还没来得及静享花音就已消散。

人情冷漠,欢颜受伤,四处都在蒙受苦难。心上的莲啊,不再清灿纯洁,不再坚性冷傲,不再含蕴柔肠。不如告诫自己:遥远的期盼没有真实来得可靠,纷繁的花期难料世态的潸然。爱的起初可能就掺了假,爱的最后可能会越来越恍惚,越来越茫然。

五,

安妮宝贝说:“最幸福的事是,我在读你,而你,也恰好在读我。”正如此刻,我在看着你,你在感受我。整个下午都是灰蒙蒙的,一些清凉因了细雨而产生,一些闲情因了等候而降临。风把树叶吹得声声作响,有的已经落地,有的被雨水打歪。

杨昨天回来。一进门就看到书桌上放着的一套理发用具,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们也太早了吧,明年我才出国呢?”听着他的话,我这才想起家里为什么要添置这个物件了。原来是他爸提前为他做好了准备。听说在美国,理发是一件艰难的事。尽管那里有不少理发店,但是都比较贵,如果只是简单的剪剪就需要25美元(155元RMB)。这对一个海外游子来说,确实是一笔开销。更何况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已经开始不去理发店,改为自己动手理发了,为了节省预算开支,全民理发师已经成为了美国一大景象。

我看着杨的头发,觉得确实很长了,估计这段时间,他忙于考试,无暇顾及自己的形象了,正好,可以让我试试身手了,于是,趁下午没事,便给他做了一次理发。自他上学以后,我们就没有这么长久的彼此凝望过,即使是在去年我生病住院期间,他也只能端张小凳默默地守护在床边:他能看清我,我却看不清他。

时间,有时候真的觉得过得很快,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彼此的模样,一晃就过去了一年。真想把这爱,不留一丝余地的刻下,存在心里,永远,永远……倘若,一辈子能有一人把你刻在心里,那也是一种温暖;倘若,一辈子能被一人在乎,那定是一种喜欢。

我模仿着理发师傅的架势,一点一点修理着杨的头发,他也不关心我的水平,也不问剃哪种发型,只是放心的让我尝试。杨,你就是这样,以默默的方式,表达出对我的全部信任和接受。

有些感情,不远不近,不惊不扰,却住在心里,牵挂着,温暖着。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一边剃着杨的头发,一边想着心事。等到明年这个时候,他远离我去了美国,那时,如果我再想帮他理发,也定成为一件奢侈的事了。想到这里,突然觉得喉咙里有东西卡住,说不出来,有点欲哭无泪。收回思绪,把目光又投到杨的头上,看看也觉得好笑,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发型,只能顺着头型留出相同的长短,好在杨的头型非常标准,我的第一次理发也算成功。

别说我是个喜欢矫情的人,我要把以后的日子都规集到今天,我要把以后的记忆都表现为现在,我要用此刻的文字妥帖出温暖的理由,不为别的:这个夏天,只写你!

六,

已是七月,花开半夏。上周,看院子里的紫藤侵蚀了旁边的三棵大树,特别是紫薇,都被压弯了腰,枝叉都变了形,很是心痛,于是,跟他商量,便把紫藤从根部缠绕处锯了,其实,不是我不喜欢紫藤,而是它自私太泛滥,侵害了别人的利益,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每到周末,我都要来这里,隐身花香鸟鸣间,看翠绿爬满院落,听溪水潺潺流淌,一眉静简,几许清闲。待一阵微风拂过,我身着一袭白色长裙,将镂空的紫色坎肩披上,轻盈的步出院门,几多美丽映入眼帘,飘逸之情油然而生。看不远处,满湖的荷叶亭亭玉立,晶莹的露珠在荷叶上润泽,衬着柔媚,熠熠生辉。或许每一株荷花都有一个故事,或许每一株荷花都为一人盛开。

一池静水,几枚清欢,在这禅意的境界里,我情不自禁地又开出了惊鸿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