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我的老爸有点“二”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思念日志QQ感恩日志

  一直觉得我的老爸爸有点“二”,如果他听到了想打我,我也还是会这么说。

  不过他是不会打我的,印象中好像没有打过,只是小时候逼着我跪洗衣板,不跪就吼我,能弄得镇上的人都知道。到头来,面子没了,还是得跪。为什么?怕啊!

  所以,一般我爸教育我,不靠打,也不靠说理,更与那崇高的德行带来的感化无关。靠什么?全靠吼!可是,我相信他是爱我的。因为,他知道,打是会给我带来身体上的不良反应。而且这样可能会用掉不少医药费,甚至还会使我养成一些暴力倾向。将来他老了,打他怎么办?所以说,从某些观点上来看,他还是很聪明的。他是希望用说理来教育我,可是他读的书并不多,他怕理越说越歪,给我带来不良的引导。所以,还是吼来的实在,有气势,能威慑,关键是只费费口舌就能达到良好的效果,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就这么干了。带来的后果是,我无奈地发现,童年中关于他的记忆大部分是关于他吼我!

  至于另一小部分记忆,我得写写,我觉得这样才是真实的他。

  我说他二,并不是空穴来风。有时候他做的事,就是那么地令人想不通。记得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在过年,他带着我去亲戚家拜年。临出发前,我妈说让我们乘车,因为自行车后座坏了,我坐在上面不安全。可是,他的倔劲上来了,非要骑车,我也就无奈地被他扔在了后座上。要知道当时是冬天,冷啊,零下好几度的气温。我坐在后面冻得瑟瑟发抖。我不断地给他说:“爸,我手冷”,他说“搓”,我说“还是冷”,他说“那你放我腰间,把皮带抓着”,于是我就把手伸到了他的衣服里,紧紧地抓住皮带。过了一会儿,我又说:“爸,我耳朵冻得疼”,他说“搓”,我说“我手夹在你皮带上了”,他说“那就伸出去搓”,我说“伸出去手冷”,他说“那你就忍着”。于是乎,我忍了很久。要知道当时我还没几岁呀!最后,冻得哇哇直哭。他总算是停下来了,让我站在后座上,把我整个人都包在了他的衣服与后背间。就这样,我呈个弓形忍受着这漫长的旅途。那时,我没有崩溃,比我先崩溃的是后座支架,它断了!于是,我也就摔下来成了个狗吃屎,最后不得不原路返回。经历了这件事,对他二的形象就一直深埋于我的记忆,直至现在,依旧挥之不去。

  其实,他二还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我上小学时,让他去给我买双拖鞋和几件短裤。他呢?回来的时候,几件短裤买成了个花的(人家女孩子穿的),而且还大了好几码!至于拖鞋,又小了!质问他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他还狡辩道,这样好看。我妈是没少因为这些类似的事情和他吵架的。又比如,酱油买成了醋!唉,现在想想,我也只有服了他。

  可他是有很多技能的。他会做房子,而且房子做得非常好看,镇上的人都夸他,也有好多人想成为他的学徒。他还会游泳,绝对是一个游泳高手,我看他游过,蛙泳,蝶泳,潜水。有一次我嬉皮笑脸地找他学游泳,他答应得很诡异。于是乎,在那个夏天的中午,我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跟他下了水。在岸边,我们先游得很欢,到了我想要他教我划水的时候,他拖着我的脖子说“游吧,我带着你游”。于是我就跟着他向池塘中心游。我说“你别放手了啊。”他说“你说什么?”我说“我叫你别松手”,他说“那怎么可能”。于是,他就这么无情地送开了手。那可是池塘中间啊!至少得有三米深。我在水里扑腾,呛得个半死,最后快没劲了,他才把我拖到岸上来!我妈看到了我这副模样,又跟他吵了,他最后吼道:“你懂个屁,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从那时起,我就对水有种莫名的惧怕,直至大学学习游泳课时,我才渐渐克服,本来我可以游得很好地,这全都拜他所赐。

  其实,他也时常爆发出温情的一面。

  记得那时我上初中,我手老是冻(虽然现在也没好过)。他特地带着我到处求医,而且还会每天早晨骑着车走十几公里的路顶着严寒往我学校给我送药。当时下早自习,天特别地冷,地上都结霜了。他抱着给我泡手的药,等在食堂门口,呆呆地看着教学楼,直到看到我的那一刹那,眼神发亮。我问他“你为什么不到食堂里面去啊?那里面暖和。”他说“我要是进去了,人一多,你就找不到我了。”(其实,他脑袋也是蛮机灵的,只是我就是弄不明白,在某些事上面他是怎么想的,令人费解。)他晚上也会给我送药,像这样他坚持了一个多月,在早晚几近零下的温度中,为这个老跟他打冷战的儿子。

  在他这么有柔情的人的不懈的关爱下,我手最后又好了。其实,我手是因为我打弹珠,在雪地里,冻土上,经常着寒,就冻了。手好了没几天,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再次跟别人玩起了弹珠。其后果就是,冻疮死灰复燃,手又开了花,对此,他很压抑,想不开,又吼了我好几顿,骂道“贱骨头,活该!”也确实是活该,我手就再也没好过,唉,弹珠害人不浅。

  他柔情大爆发也是有一些时候的,依旧是在初中。那次他给我买了几套保暖内衣,还给我买了时髦的运动鞋,而他,衣着依旧破旧,他是注意打扮的,因为特好面子。可是他也注意我的打扮,觉得更有面子。那些年,他给自己买衣服,都是些便宜货。可是给我,只买最好的。他对我说:“你应该有种大气头,不能像你爸一样,出去不要畏畏缩缩,要打得开”。我说:“嗯,我比你是有风度的”。他表示嗤之以鼻,走开了。也是在那时,我发现了他头上的白发,发现他身体不再那么挺拔了。他虽然死要面子,虽然有时有些自大,虽然爱吹牛,爱乱发脾气,虽然有时也有些懒,有些贪嘴,也有点嘴贱。但是,他觉得,他的儿子不应该有他这些缺点,他的儿子应该比他强,比他更有出息。也因此,他努力地奋斗。他觉得,虽然他的社会地位很低,但是他不能委屈了孩子,他应该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应该让孩子享受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同等的待遇,应该给孩子一个金色的童年,一段愉快的成长时光。虽然他能力有限,但却穷其所能。

  最后,我考上了大学,达成了他的心愿。我看得出来他是快乐的。可是在送我上学的那几天,我和他又冷战了,这让我非常难受,不让他送我吧,我一个人又觉得不安全;让他送吧,怎么开口这是个问题,得好好想想。最后,还是他死乞白赖地说要送我,嬉皮笑脸地让人难以拒绝。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我们终于到学校了,以前觉得坐火车很光鲜,蛮羡慕,现在觉得,那就是自讨苦吃活受罪,十几个小时,欲睡不能,硬抗下来,人得瘦半圈。可是,我抗下来了,他也抗下来了,似是有些疲惫,实则依旧猥琐。他看了我的学校,回家吹牛说比整个雅旦州还大,唉,怎就改不了他这吹牛的臭毛病。其实,看得出来,他是在为我自豪。那天,我带他逛了校园,看了宿舍,去了很多地方。可是我们心情却不大好,因为我钱都交了学费,现金已不多了,他十分着急。我说得找个网吧,这样我就可以把钱转过来。最后我们找到了校园网吧,他提着东西,陪我去网吧转账,上下楼梯,蹦蹦跳跳,高兴得像个孩子。能转账了,他能陪我一起到西安转转,我也能够吃好一些,他当然高兴。可是,账是转来了,最后取款机上却取不出来。我看到了他的担忧和焦急。我说:“今天你就跟我一起在宿舍睡一夜,明天我再来取账”。可是他说:“你第一次转账,能转成吗?”,他坚持要回去,临走前,要了我的银行卡号,把他身上仅有的250元钱扔了50元给我。我没有要,我挤上了公交,把钱给了他。在公交启动的那一刻,他还是把钱扔下了车,对我挥着手,叫我好好地照顾自己。那一刻,我发现,他眼红了。他离开了,带着美美的憧憬来,可最后却因为我的莽撞,什么也没玩到就回家了。临走前将自己的车费一再压缩,只为这个老跟他作对的儿子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过得好一点。

  他是不善表达的,虽然心中有满满的爱。我能看见他累了时回家温柔的眼神,能感受到他睡在我们房间的幸福。有时,他会告诉我和妹妹不要走远了,就待在家里玩。然后,他买回家一大堆零食,在那个经济本就不富裕的年代。

  有时,他会发脾气,爱吹牛,我夸奖他两句就摆出了一种“你爸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的模样,而且,还老爱拿着爸的名头压我,让我给他倒水、拿烟,我很无奈,真想问问他:“你为什么这么二?”。

  “老爸,谢谢你!男人不谈爱字,回家来两局,让我领略一下你那略低于我但却雄踞第二的智慧,然后,那个,给我泡杯茶,如果你不直接认输而想使我让你一个车或是一个炮以达到你那渴求已久的赢棋的目的的话。不倒也行,输给我也不是什么丑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