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风中彷徨,心无处安放

分类:QQ伤感日志QQ失恋日志QQ思念日志QQ心痛日志QQ心累日志

  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将归于无有《圣经》

  似乎有很久很久,久到我都不记得最后一次翻开《圣经》是什么时候。

  隐约还记得是在深圳一个教堂里,一个虔诚的信徒送给自己的。收下完全是存着好玩的心思,不曾想,最后竟如此喜欢。

  如今细想想,这辗转来回之间,竟已陪伴自己许多年。书如此,很多的人亦如此。

  许是生活磨砺的缘故,如今愈发地留恋过去。

  想念从前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曾经待过的地方。翻看曾经的照片,总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原来自己曾经竟然那样放肆过,任性过。

  上帝作证,我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宁愿委屈自己千倍百倍,去迁就所有人。可是即使这样,此时此刻,能握在手里的又是什么?

  不知道如何开口,讲不清,道不明。

  生活过得愈发小心翼翼,被压抑在心里的感觉却一直在极速膨胀,像是一只已经被吹到泛着白色透明的气球,随时都会爆炸。

  我知道,心已经疲惫到极致。

  不止一次地想:想去一片看不到边际的草原,迎着风肆意狂奔;想登上一座绝顶的高峰,对着山谷呐喊,然后畅快淋漓地哭一场。

  又或者,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这个世界给予我的何止“残忍”二字可以形容。

  此时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硬生生地往你身上泼硫酸,从头到脚,你却不能哭,不能发出一丝声响。哪怕体无完肤,哪怕骨头都要被腐蚀地将要烂掉,还要保持原地不动,说:很好,一点都不疼。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很怕很怕疼的人,每一次即使是一个很小的伤口,都会惊慌失措地落泪。

  可如今却不是血淋淋的伤口,你碰触不到,无法抚摸。不必包扎,因为本就无药可医。

  它们全部躲在了心里,像蜘蛛网般纵横交错在心脏最深处。每到黑暗降临,扯一下,再扯一下,痛的让人无法呼吸。

  天知道,我其实并不如你们想像般地那样坚强,我也脆弱,我也会累,我也会痛。而此时的我,该怎么办?

  有人说,想一个人就是把水变成泪;爱一个人是把泪变成血;而恨一个人是,把血泪凝固成心头美丽的玫瑰,然后划开胸膛,把玫瑰一朵一朵扯出来,碾碎,踩烂,还原成血,成泪,成水。

  而此时的我对你,是哪一种呢?是想,是爱,还是恨!

  以前总觉得,天涯不过咫尺;而今却是,咫尺已是天涯。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如果世间万事都可以重演,如今的我们,又将是怎样一番模样?

  也许我会说,宁愿孤独终老,祈求终生不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