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那片绿,不再来。

分类:QQ伤感日志

2014年12月3日晚,连长点名点到李俊杰时,心里怀着无比剧痛的撕心裂肺的我用尽全部气力喊了声“到”这是最后一次点名,也是我军旅生涯的终结。当苑班长帮我摘下沉甸甸的军衔时,我整个心都咯噔咯噔的要炸了,我在心里想,在此刻开始,我将不再是一个兵了,再也不能跟我亲爱的战友兄弟们并肩作战摸爬滚打了,再也不能跟我的装甲兄弟打中一个个目标了,再也,,,,,,

2014年12月4日凌晨3.50,听到最后一个响亮起床哨,我知道到此刻算起我也只有2小时10分钟就要离开军营离开六连这个家了。整理好着装,最后一次抱一下我亲爱的战友,泪水划过了整个脸庞,寒风从我脸颊打过,好像在说,一路顺风。家鑫给我提着包,班长们在我后面,我不敢再回头看他们一眼,步子还是那么快那么急,但是每走一步都感觉是那么沉。坐上到保定火车站的大巴,离开T门口的那一刻,在心里说 再见了、。

2014年12月4日上午11点,我坐着和谐号到达了阳泉北站,又急匆匆的打着车去了阳泉。去见我最重要的人。军装还未脱下,站在路边是那么显眼,也许是形成一种习惯双手贴在裤缝线那里,抬头挺胸,保持军姿,耐心的等待,她的身影是那么熟悉,只要一个背影就知道是她了,心里是那么紧张,看到她了,终于见到她了。张晶晶,胆小鬼,不管你有多大的变化,对你我却那么的熟悉。就想紧紧的抱着你说,我回来了,终于见到你了,心里是那么温暖与激动,好开心好开心。在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走,亲爱的。 (我只想在我脱下军装的前一刻 穿着它给你敬一个标准的军礼,下最后一个军人的承诺。我爱的人)

2014年12月4日下午5点。 我回到了两年未回的家里,竟然有些晕晕的,完全没有方向感,居然都找不到家在哪,搬的新家进去一看一感受,是那么温馨,那天我真的是感觉自己是做梦了。感觉这几天一直是在做梦。但是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认识到,这一切都不再做梦。 ( 我已经不是一个兵了。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社会人)

在部队想家,在家想部队。
TK6L,不得不说,我想你了,包括里面的每一个人,我一直都在想你们。
有时候感觉我就像个离家的孩子,没有一点归属感,看着街上的路人,看着家乡的种种,感觉是那么陌生,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一直都不敢去承认我想你们,因为那里我再也回不去了,这是我的选择。

回忆片段,惯性动作,我这是怎么了?
有时候突然自己傻傻就笑了,笑的是那么爽,想起部队的那些一撇就撇不完的战友。想起自己做的一些赖赖的事,想起班长的打骂,许许多多,让我是那么的迷。
老妈每次叫我,我都会喊声 到, 晚上睡觉,总是会疑神疑鬼的起床以为自己要站岗了,总是会在快6点的时候起下床,那天晚上直接来了一句,再等等,我再眯会儿就去站岗,狗哥。我也尝试着把家里的被子叠的很方块,可是不管怎么叠都叠不出来。讨厌别人讲部队,自己却说个不停。
你们知道么?我不敢去给你们打电话,老感觉心里不舒服,不想打,更不想打扰到你们。更多的是一种怕听到你们不好的消息,我这人一直都惦记着你们,但是不想说,你们会在那里有所提高有所成就的。我相信你们,因为那里的确不错。不要轻易丢掉什么,坚持着。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可能你们会懂吧。确实是相见不如怀念。你们会更好的。再也回不去了,陪不了你们,不能跟你们并肩作战了,摸爬滚打了。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那天狗哥把我抱的那么紧,眼泪都把写在我行李箱的杰字给洗干净了。
两年,我们从来都没说过什么,更不会说一些兄弟,总是会吵架,发脾气,打闹,刺激。
这些都是那么的无所谓,从来都没计较过什么,我在想,狗哥,你现在寂寞么?我会相信你一定前途不可限量的,记得我对你的期望,技师,提干。或许这篇日志你都看不到,你的QQ都被咱们的视频间给黑了,大冈狗哥,所向披靡。带着咱们排的那群上等兵,新兵,好好干。
志强,知道你的苦,知道你的想法,不管怎样,猴哥永不倒!
部队,是我们的家,我也相信你们会更好的付出血和汗,而不是眼泪。

带着责任和担当离开,我曾是一个兵。
离开部队的那天,我才真正懂得,我们的责任是那么重,必须担当些什么。或许你们会感觉到傻,但是我却真正的感觉到,确实是要有这份责任和担当。
当祖国再次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因为我爱我的祖国。我爱中国。我曾经是一个兵。


部队,请允许我最后一次怀念你。离开你,我才真正懂了你,原谅我理解你需要那么久。
部队,最后跟你说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