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曾经再美,亦只是曾经

分类:QQ伤感日志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


      窗外,是充满诱惑的冬日阳光,繁盛地落在树梢,洒在窗台。

  没有推窗,冥冥中害怕阳光里透着的冰凉气息。于是,在这片明媚的笼罩下守着电暖炉美美地打了个小盹,没有梦境的惊扰,没有外人的打扰,马路上穿梭的人流车流声全然不觉。

  很久了,不敢让自己太过清闲,让回忆有机可乘,刻意地与过往疏离,好似这光阴从不曾走过。只是,在我突然被麻木的身体弄醒的时候,胸口涌出阵阵难过,没有来由,就是瞬间被一种情绪牢牢抓住,无处可逃。

  赖床,呆坐,痴想,是清寂流年里从不曾戒掉的习惯,即便是在烟火璀璨张灯结彩的节日或是谈笑风生热闹异常的相聚,深锁的目光总是散不开,孤单的心事总无处藏身,格格不入是自己给自己的惩罚。

  很想逃,逃到那样一处地方,没有人烟,没有尘嚣,没有网络,没有电话,不用等待,无需追逐,没有纠结,不必在意,我远离尘世之外,世界也将我遗忘。独自一人,置身于干净古朴的小木屋里,在青山绿水之间,安享蓝天白云之下,任清风明月相伴,听闻花香鸟鸣,静静地冥想,欢笑与哭泣都是自由,身心皆是无忧。

  快乐,是奢侈的字眼。于我,总是如此不眷顾。以瞻仰的姿势,看世事沧桑变化,听云水的传说,不确定的眼神,隐忧几重,在心中堆积成伤,依依执留,却不知该如何收拾。而谁,能读懂我掌心纠缠的脉络?谁,又能温暖地裹藏这一生冷冷的伤痕?

  窗外,天空静美,空灵的白,如素色的心,不染纤尘,那么遥远,那么澄明,亦那么孤独。或许,它在等待,等一抹流云美丽地点缀,等一阵风温柔地吹过,等一缕阳光温暖地贴紧,等一帘雨生动地吟唱,一切都浑然天成无需雕琢。

  而生命偶尔的留白是否也是一种空旷的精彩?

  灵犀一瞬,竟懂了“空”的意义。陌生的温暖,遥远的牵挂,触不到的美,遐想的梦境,一切都是空。因为空,才美,亦伤。因为空,才飘忽,才朦胧。因为空,才忐忑,才惶惑。因为空,才深遂,才难懂。因为空,才有了想要将其填满的渴望。

  红尘羁旅,一路偏执地坚持,把自己重重束缚画地为牢。心锁几重,锈迹斑斑,隐形的翅膀折翼在那片失色的天空。天真的想象,与现实相隔。轻盈的梦,悠然跌落。一地破碎的声音,不知疲倦地吟唱着隔世的温柔。

  烟火的表演,依然如此盛大和张扬,升起,散开,又归于寂灭。清脆的声响震彻上空,那份绚烂华丽肆无忌惮地冲击着双眸,惹眼眶红红,心中的潮涌再次来袭。

  美丽只是一瞬,又何必要开始?烟火一场,留在心中的不是美丽,而是回不去的遗憾与落寞。如魅妖娆的烟花,谁敢轻易触碰?谁又曾真正留得住它匆忙的消散?而那丝丝残余的气息,却铸成心上的魔,驱不散,戒不掉。

  喜欢烟花倾城,却从不敢让它在我手中绽放,就如同不愿看到幸福在自己掌心消散,不愿面对一场亲手制造的毁灭。远远地看,静静地羡,窃窃地喜,只需要这样安恬地领略一场烟花的冷寂,然后渐渐领悟那一场人事易分的结局,默默承受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漫无目的地走着,思绪荡过千里万里,不由我掌控。几声犬吠惊得我停住了脚步,因害怕它的侵袭,向前或是退后都是迟疑。而它的眼神里充满了陌生和探寻,安静下来的它仍死命地瞪住我,好似要在我身上深究出什么千古的秘密。就这样静静地与它对峙,不一会功夫,它卸下防备摇着尾巴缓缓朝我走来,我随之舒了口气,安心地离开。

  这个世界,满是猜疑与防备,连动物都戒备着人类,何况人与人之间。所以,毫不设防的我注定与这个世界疏离。不靠近,就可以不看见。不靠近,就可以永远做最真的自己。

  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美好,也并非如此糟糕。我们做为苍茫世界中渺小的存在,无法把自己置身世外,却可以认真地活,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坚持,有勇气敢爱敢恨,让一生无悔。

  人生的十字路口,回忆来袭,日子变成煎熬,一次次用单薄的双臂把自己抱紧,给自己坚强的理由。人世太过沧桑,只能泪中带笑迎浮世变迁。其实,真的不想入戏,却不料戏里戏外凄清一片。

  一个人,也许真的很好,虽然清清冷冷,却透着幽幽的禅静,无惊无扰。却为何,一不小心,心,就乱了,慌了,痛了,丢了,失魂落魄的窘态,不知所措的尴尬,让自己都讨厌。细数零落的记忆,才发现掀开的过往仍透着滴血的伤,如此鲜活蚀骨。


      身边,处处芳草碧碧流水潺潺,满眼霓虹耀眼红男绿女,却总觉什么都不对,不该的季节,不该的风景,不该的遇见,上演着不该的故事,堆积着千年的伤,寂静地卑微着。

  别说我才情,别说我执着,一切只是毁灭的根源。其实我只渴望那平淡的小幸福,温暖的陪伴,温馨的相守,永远不孤单。只是,幸福也需要有资格,许多的人生就象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莫名的惆怅,纠缠的思绪,在胸口堆砌成一堵墙。

  已是深冬,心中萧寒遍布,那一方春暖花开的美好,遥挂天边,远远地招展着。

  我,披满身苍寂,在岁月的这头翘首以待,盼一米阳光穿透千年的城墙,灿烂苍白的面容。

  干净透明的玻璃窗,却聚着隔世的凉,阻挡着阳光风雨,亦阻隔着遥望的视线遥远的企盼。单薄安静的人,怎能承载这烈烈风尘?澄澈单纯的眼神,如何取悦世态炎凉?执着无求的心,如何抵挡这变幻莫测?

  犹记那次相见,习惯赖床的我早早地起床,冒着飘然的小雨坐着公交车去接你,生怕来不及,生怕让你等,那样迫不及待想要与你奔赴同一个地点,想要与你近点再近点。

  车窗的玻璃,雾气迷蒙,如此时难描的心情。用冰凉的指尖在窗上横竖涂鸦,凌乱的,无助的。窗外的世界愈来愈清楚,而双眼却愈发模糊,心间荡开明晃晃的刺痛,而我却无法拒绝,在陌生冰冷的街头。

  在寒风悄送的出口,专注地望着你一步步向我靠近,是我喜欢的精致与淡暖,没有了上次相见时的消瘦。而你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消瘦,“怎么瘦成这样了?”心间顿时翻江倒海。其实,有你的心疼和懂得,身体的消瘦又算得了什么,所有的努力与承受都是值得。

  机场大厅内,陌生而坚冷的奢华,暖气开得很足,胸口却聚满离别的疼痛。不敢说,只能任其安静地膨胀着,我安静地靠在你的肩头,贪恋着这短暂的安心与依靠。

  有些话说不出,有些爱道不明,有些痛唯有沉默。阻挡不了一路轻瘦,那就瘦吧,瘦到隐没于世俗的尘埃里,瘦到无力去想念和疼痛,然后在这阡陌红尘开出苍白的花朵,寂静美丽,苍白而风骨。

  终于没能忍住,道着心中的疑问与不安,而你闪烁其辞说着你的艰难,心再次被撕裂。心中是悠长的叹息,一场深爱终抵不过世俗的尘,原来怎样的深爱都逃不掉曲终人散的结局。若真有这天,只求彼此无伤,远远地牵挂,淡淡地温暖,可好?

  遇见,不易。而错过,只是一不小心。只想遇到一个最深爱人一颗最真的心,平淡相守,相拥到老。是你,就是你了,最美的遇见,浑然天成的交集,错过多可惜,谁能甘心?

  这一路,走得太久太累,一生跌宕,永无定期。只愿,修得琉璃,在大片的苍茫中散发着清幽冷冽的素光,冰凉着,美丽着,哪怕一生寂静,怦然破碎,亦是甘心情愿。

  飞机晚点,那是上苍对我的恩宠,可以让我在你身边停留再久一点,可终是挡不住分离。看着你在安检口的背影越走越远,心痛加剧。见你回头,我只能躲在拥挤的人群里,眼中噙满泪水,目送你远走,心已不知在哪悬浮。

  直至你没入我的视线,我黯然离开。你打来电话说着“别哭!”,伪装的坚强瞬间瓦解,泪流满面走出机场的大门,依然小雨霏霏,若淅淅沥沥的心情。我只能,把微笑留给你,眼泪留给自己,坚强地看你远走,脆弱到万念俱灰。

  遇见你,是今生最美的风景,于是我忽略所有的美好,全然看不见。多希望,你就是今生陪我走到最后的人。你,是天,是地,是一米阳光,是三寸天堂。

  坐上机场的大巴,时空将我们愈拉愈远,你向北,我向南,怎样心痛的渐行渐远?天已向晚,渐浓的暮色透着缕缕禅意,深笼着重重绕紧的心结。很想,这车可以一直开一直开,不停留,不倒回,亦如人生,哪怕走到毁灭,亦是一场不可复制的旅程。

  为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为何让我爱上你,在你想要逃的时候,在你犹豫矛盾的关口?曾经,你只为我一眼凝眸,不远千里翩然而来,我才卸下所有的伪装,为你展颜为你快乐。

  这是埋藏心中多年的问,从不曾开口,如今早已封箴了语言,锁成永远的秘密。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骄傲。你有你的决绝,我有我的凛冽。

  甘愿的沦陷,终是南柯一梦,梦里缤纷似锦,梦外寒凉蚀骨。是我得意忘形,忘了我成全不了你想要的幸福,忘了我给不了你完完整整的爱情,忘了我致命的无法治愈的曾经,忘了这飘荡在世俗里的满目尘埃。

  爱太重,重得叫天使也坠落。人空瘦,瘦到隐没瘦到无知无觉。谁能告诉我幸福的人该是怎样的表情,快乐该是怎样的颜色?

  再深爱,终抵不过世俗的尘。无力的坚持,我们还是走到穷途末路。庆幸,我能笑着祝福,祝福彼此,留一个优雅的背影安静地离开,不计心伤。庆幸,这一场开始得明明白白,结束得清清楚楚。庆幸,我终于淌过季节的寒流,可以在想起你的时候微笑,想你,就如想念一个很久未见的朋友。

  至今,与你许久未见,恍若隔世。多年后的今天,你仍不能如愿幸福,而我早已习惯平静的孤独。你若想将曾经拾起,若想将一切填补,而我已没有勇气再忆来时路。谢谢这份遇见,谢谢曾经拥有,谢谢这悄然而逝的幸福,让我成长。

  曾经再美,亦只是曾经,是我再不愿回去的旧地,而谁又能回得去?唯有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