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楔子

分类:QQ情感日志QQ爱情日志

这是一片荒芜的大地,深夜漆黑一片。此时,这里却传来耀眼的光芒,那是刀光剑影。

曜夜死死的盯着他面前的一群人,一个个尽皆是一身黑衣。衣服似是极普通的料子,可其胸前绣着的大大血字却让人不寒而栗。

似乎是以千万鲜血浇灌而成,又仿佛万千怨灵在其中咆哮挣扎,随时会从中冲出来择人而噬一般。

他们的剑法更是厉害,刀光剑影全部是他们发出的。其身上的滔天杀机仿佛实质般,让隔了一段距离的曜夜都感觉到呼吸困难。

曜夜的眼神更加痛苦,他本来可以走的。这些人不是来找他麻烦的,可他怎么会走?白还在这里……

一袭大红衣衫,一头血色秀发。一张魅惑众生的脸,一颗冰冷无情的心。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

曜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和他初相遇的日子。那年,他十岁,而白,他五岁。

在那片只有白色的白境里,曜夜的出现让白好奇。而白那纯净脱俗的气质也让曜夜奇怪,一个和自己一样的男孩怎么会有比女孩还要清丽的感觉。

“我叫白。”稚嫩的脸上透露出惊奇,那宛如星般璀璨的眼眸让曜夜无法离开视线。

曜夜忍不住放下了他的高傲,语气柔和的告诉他“我叫曜夜,你可以叫我夜哥哥。”

“夜哥哥……”脆生生的童稚嗓音响起,白璀璨一笑。身子在雪地里转了个圈,满头耀眼的白发在空中飘荡,竟发出了银闪闪的光。忽地,随着他的笑声。整个白境里都变得光彩夺目起来。纯净的白色,此时披上了圣洁的银辉。

这时,曜夜才知道。原来眼前的小小白儿,就是白境之内白族的现任圣子。

白族是被天地遗弃的种族,他们有着最恶毒的诅咒。族人一旦离开了白境的保护,那就马上尸身腐烂而亡。所以白境中人,他们从未见过外面的花花世界。

也是机缘巧合,曜夜的父亲遭人暗算。逃命至白境入口,白族族长打开白境通道,才救了他一条命。这次他来,就是随父亲一起前来道谢的。

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出现,他说白是拥有神奇力量的人。如果他能开心,那白境中的人会好过许多。可是白他的世界只有白色,他什么也不懂。他的心里他的世界只有这片白色的天地,而曜夜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抹颜色。

聪颖的曜夜轻轻点头,在他父亲要离去时。他选择了留下,从此,白境的天地总是那么光辉夺目。

曜夜陷入了对过去美好童年的回忆无法自拔,他只是痴痴的看着红衣血发的白,那眼神中有满满的爱意和美好。

似是曜夜的眼神太穿透人心,让正拼命抵抗的白手上一顿。却被黑衣人抓到了机会,一剑刺伤了他的左臂。

“啊……”低沉压抑的呻吟声传来,红衣血发之人手捂伤口踉跄在地。呻吟声唤回了曜夜的思维,看到那抹血红之后曜夜心痛的无法呼吸。

“白……”曜夜目疵欲裂的看着倒地的人,从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声。这吼声压抑、沉闷,似乎隐藏着滔天的痛苦不不为人知的心酸。

他眼中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绝,和勃然赴死的坚定。哪怕自己死,也一定要保护他!曜夜如此想,可脚步却在距离那人十步距离生生顿住。

“哈哈哈……”黑衣人发出嚣张的大笑,曜夜颓废的立在原地。全身都在颤抖的他感觉心在滴血,脸部肌肉不停抽动,让那张仿佛天地鬼斧神工雕刻的脸显得有些狰狞。越发刺耳的笑声传来,让曜夜痛苦的抱住脑袋发出绝望的吼声。

是因为黑衣人的态度太猖獗,还是因为曜夜的痛苦深深的刺激到了白。白只觉得从心底又出现了一股力量,让他猛地起身继续浴血奋战。

“真是贱骨头!白族的人真是他妈的贱骨头!”一个刚刚嘲笑曜夜的人因为疏忽大意竟被白划伤了脸,他愤怒的骂出声。

他们已经追捕了白好多天了,每次在白快要不行的时候,他又会凭着不屈获得某种力量。就好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只要还有一口气,他总能坚持。

曜夜痛苦的抱着头,耳边传来的辱骂和刀剑摩擦声让他的心脏更加剧烈的抽动。他记得,曾经他是白的世界里唯一的色彩。而白,也是他经历了太多人间丑陋而见到的唯一圣洁。

可现在,他是白的灾难。在白遇到危险时都无法帮助他的灾难。是了,似乎在永世树毁了之后,他和白之间就在也回不到过去了。不由自主的,曜夜又想起了那一日。

“夜哥哥……这是什么?”纯净的白指着曜夜的衣服奇怪的问道,这种颜色他从来没见过。

“这是黑色,就是夜的颜色。”曜夜话刚说完,白就好奇的问“什么是夜?”

曜夜嘴角轻轻一笑,他忘了,白境内是没有黑夜的。于是,曜夜就坐在地上和白讲起了外面的世界。

“好羡慕……”这是白听完后说的一句话,之后便是沉默。

曜夜试图安慰小小的白,他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很可怕。

可年纪小小的白说出了一句让曜夜觉得心碎的话,他说“夜哥哥,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没有春天,也不配有春天。”

白的话让曜夜心痛不已,他看着白的眼睛坚定的说“白,相信夜哥哥!给我一年时间,一年之后,我一定会让这里拥有春天。”

曜夜的眼神让白觉得安心,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他相信夜哥哥,尽管他知道。在白境里种外面的东西,是怎样的异想天开和难如登天!

白境中,只有白色。任何植物全部是白色,而外界的东西,到了白境内都会腐烂。

一年之后,在这片洁白的土地上。钻出了这里的第一抹嫩绿,那样娇嫩的颜色,透露着太多柔弱。

一根细细小小的绿色植物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它不像树。就好像一株藤蔓一般,只有四五片叶子,风轻轻一吹,就好像要被折断了一般。

白当时很开心,他跳跃着欢呼着。整个白境内的所有东西都披上了一层银辉,可曜夜却觉得,那所有的光芒都比不上白微笑时的那夺目的光彩。

白笑的累了,静静的睡着了。曜夜看着熟睡的他,轻轻的笑了笑,然后缓缓倒下。

在白不知道的时候,小小的曜夜脸色苍白如纸……

不知何时,曜夜醒来。他站在那抹嫩绿前微微一笑,就挽起了袖子。那左臂上,竟然有不下几百道伤口!

那伤口纵横交错,新伤旧伤全部叠加在一起。有的伤口,竟然是在那旧伤口之上划的!

曜夜看着手臂,没有任何表示,就好像这手臂不是他的一般。他另一只手拿出匕首,眼睛都不眨的便在手臂上又划了一刀。

这一道伤口划在旧伤口上,直接让旧伤口也裂了开。殷红的血液顺着手臂缓缓流淌,然后滴在那抹嫩绿上。

那弱不经风般的柔弱嫩绿,此时竟像一个吃不饱的孩子般拼命的吸收着曜夜的血。在血液几乎完全流逝的时候,那嫩绿终于停止了吸收。

夜笑了下,随意的胡乱包扎了一下手臂。可11岁的身子却吃不消这样的消耗,他身子一晃差点摔倒。

幸好,一只手出现扶住了他的背。曜夜没有惊讶,也没有奇怪这时候怎么会有人。

因为这只手已经这样出现了一年,每次在他快要晕倒的时候,这只手总会出现然后给他力量。

这次也不意外,在体内被传输进了不少真气之后,曜夜的身子终于不在那么虚弱。当然,曜夜撇嘴,这次也不意外,身后的人又要唠叨。

果真,身后之人叹息一声“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做到了……你这样做,值得吗?”

曜夜没有说话,只是转过了头定定的看着身后之人。他长的慈眉善目,原来是白族的族长。

良久,曜夜一笑,淡淡开口“从你告诉我只有永世树才有可能在白境存活之后,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它种出来!”

永世树?这竟然是永世树?传闻,永世树及其难以孕育。第一株永世树经历了几乎亿万年得时间孕育才破土而出。

而永世树的种子里孕育有树灵,只有每日以血泪浇灌。并且一心所向,才有可能唤醒树灵。

而曜夜就是坚持了整整三百六十五每日以血泪浇灌,才在昨日。忽然唤醒了树灵,让永世树孕育出了生命,破土而出!

“值不值得呢?”曜夜轻轻念叨了一句有些好笑。自从一年以前他向着族长爷爷要了永世树的种子,这族长爷爷便每日这样问他。他不烦吗?曜夜有些好奇。

不过究竟值不值得呢?曜夜一笑,他转过身子淡淡迈步离开。在经过族长身边时,他说了一句让族长震撼不已直接愣在当场的话。

他嘴角含着笑,云淡风轻的说“我愿365天每日以血泪浇灌,只为送他一抹春色!”

……

白的笑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他说的话似乎就在昨天。可现实的一切,让曜夜痛彻心扉。

“喂!你这个懦夫!怎么不过来救他啊,这个白可是马上就要死了。”和白过招的黑衣人腾出了功夫,他讽刺的看着曜夜笑着讥讽。

曜夜身子颤抖了一下,他纷飞的思绪一下子被抽回。白马上就要死了,白马上就要死了!这句话像个闷雷一样狠狠的砸在了曜夜的心上,让他放弃了思考。几乎没有考虑般,他就疯也似的冲了出去。

“啊……”一声由于身体痛苦到极致而不受控制发出的声音让曜夜猛然惊醒,原来他竞然没有看清楚状况,他因为太着急竟然忘记了那个血誓。

白痛苦的望着他,他心里不受控制的唤了一声白,然后疯了似的拼命后退。他的速度很快,几乎不到一秒,曜夜就跳出了三步以外。

三步以外,似乎就是因为这个距离而让白身体好转。他没有在叫,曜夜不敢看白却又不受控制的向白看去。

白的肌肤竟然一寸一寸全部崩裂开,脸上还是手臂,包括被衣服包裹着的身体。殷红的鲜血在他的全身蔓延,大红色的衣衫此时完全泡在血水中。血液顺着衣服角,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幸好退的及时,还只是皮肤崩裂。若是在晚退几秒,白就会全身血肉崩裂而亡。曜夜不停的庆幸,却又不停的自责。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啊!”的一声惨叫,曜夜慌忙抬头。原来是那些黑衣人趁着这个空当,竟然全部发动了攻击朝白招呼了去。

白因为刚刚身体的状况无法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数道积蓄了他们全部力量的招式尽数打在他自己的背上。

他痛的身体躬起,嘴中发出凄惨的叫声,然后就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曜夜看着痛苦不已的白,他的心几乎痛的滴血。

他想守护他,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现在,他连靠近他都不能。曜夜痛苦的蹲下身子,两只手抱着头死命的揪扯着乌黑的头发。脸上的肌肉微微扭曲,浑身都开始发颤了起来。

竟然,在这样的时候,他的冰心僵玉蛊毒发作。曜夜的身体抖的越来越厉害,全身也越发冰冷。在他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的时候,冷汗也止不住的流下。

就在曜夜以为他要忍受不了的时候,突然从心底升起了一种诡异的感觉。他感觉他的心整个被人握在手里,拼命捏着一般,痛的几乎窒息。那种感觉,就好像他的最爱要永远离开他一样。

他最爱的是谁?当然是白!他麻木僵硬的抬头,正好看到白毫无还手之力的暴露在黑衣人统领的攻击之下。

不要!即将失去白的冲击甚至让曜夜抵抗住了冰心僵玉蛊毒,他拼命的想要前冲,但是他却不能!因为只要距离白三步距离,白就会身体血肉全部崩裂,血脉爆裂而死。

为什么会这样,不是本来很幸福美好的吗?似乎在永世树毁了之后,他和白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夜茫然的、两眼毫无焦距的看着白,思绪却是又回到了那一夜,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夜。

那夜,黑的像是天地合并了般。白穿着一身白衣冷冷的瞪着曜夜,曜夜知道,他被人算计了。他想解释,可白根本不听。

白抽出灵犀剑用尽他全部功力将一剑刺进永世树中,然后搅动。强劲的气旋将永世树整个搅成木屑满天飞舞。狂风骤起,将那木屑吹得支离破碎。

曜夜疯了似的想要接住那满天的木屑,却只能看着那木屑从其手中滑落,随风而逝。曜夜眼角划下一滴泪,他却没有看到永世树的树坑里竟然有一枚永世树的种子。

在曜夜将永世树树灵唤醒之后,就代表他们两个人有了结果。只是不知道,这棵永世树种子会以谁的血泪浇灌,唤醒那抹春天。

曜夜看着几乎癫狂的,慢慢走向他,而白却只是一步一步后退。他不想再和曜夜有任何关系,终于在退无可退的时候,白一把用剑刺破胸口。

殷红血花飞溅,他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以白族圣子之血发下血誓!从今以后,和曜夜断绝任何关系。生生世世,老死不相往来!若是以后在和夜接触超过三步之遥,我愿忍受剃骨剜肉之痛!”

曜夜当即愣在原地,白是知道的,就算拼着他自己受伤他也会死命着护着他、不会离开他。所以白他就用他自己的命相要挟。曜夜那么爱他,当然不会也不可能在去靠近他。

只是这种感觉太难受,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他遇到危险也不能保护他,曜夜觉得,他随时会被这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感觉给吞噬然后消亡。

现在呢?曜夜无助的大口喘着气,白,他会怎样?就在曜夜几乎绝望的要死的时候,天际突然飞来了一道红光。

那一道红光还未至,其攻击却是已经把那黑衣人统领给秒杀。其他黑衣人看到统领被杀,有点不知所措的立在原地。

可下一秒,一绝色美人从天而降,让他们一个个大惊失色,转身欲逃。“哼!”一声冷哼从绝色美人口中发出,那美人根本就不屑搭理他们。

美人看到躺在地上的白心疼的将他抱起拥在怀里,然后全身真气不要命了似的往他体内输送。

那几个黑衣人看到绝色美人没在意他们,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就在他们偷偷的准备离开的时候,绝色美人身边的几个彩衣女子出招。不过几个回合,黑衣人全部被击杀。

浓重的血腥味让白皱了皱眉,那绝色美人直接素手一弹。一抹深灰色的火焰发出,眨眼间,几具尸体已经灰飞烟灭随风消散。

曜夜看着拥着白的绝色美人眸中一痛,他别过了脸脸色更加苍白。眼中无神的喃喃道“万媚妖狐……白和她在一起会很幸福吧?最起码她可以保护白,无论是实力还是震慑力,她都不是自己可以比的。”

想到这人称万媚妖狐的绝色美人那惊天的实力和地位,曜夜苦笑着为白下了定论。这是为白好!曜夜这样想,可为什么心脏会这么痛?要死了一样的抽搐着痛……

“夜哥哥……”

轻轻的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曜夜不敢置信的别过了脸。白,是白,还是那个拥有脱俗气质的白。他那一头白发随风飘扬,身上的血污早已被万媚妖狐施法处理掉。

白脸上的表情温和而安静,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曜夜。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他一贯喜欢的素白长袍,长袍边沿被风吹起。让曜夜觉得好像九天玄仙一般,有种朦胧的不真实感。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白还是白,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曜夜不由自主的走向他,可一步不到。白那满头白发就一下子变为血红,曜夜的脚步硬生生僵住。

曜夜胸膛剧烈的起伏,有些呼吸困难的看着白的那血色秀发,眼神茫然而没有焦距。当那头白发编为血红,他是否还能挽留其心中那抹圣洁的尘埃?

白摸了摸自己头上重新变成血色的发,嘴角苦涩一笑。他满目无奈的看着夜,那眼里有太多后悔和伤痛。他有太多话想和曜夜说,可终究,只能是叹息一声。轻轻的转身,拥在万媚妖狐的怀里离去。

曜夜呆呆的看着白离去的背影,他的眼神越来越模糊。渐渐的渐渐的,他的眼中只剩下那模糊的血影。当那抹血影消失在他眼角之后,他的眼睛中凝结了一抹血泪顺着脸颊落下。

曜夜觉得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全身冰冷。就连血液似乎都冻僵了一般,流动的越来越慢。曜夜眼神空洞的抬眸望天,然后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般“咚”的一声轰然倒地。

躺在冰冷干硬的地上,曜夜觉得他的心冻成了冰,然后又碎成了渣。大脑越来越混沌,曜夜微眯着眼睛看着天空。可却什么也看不清,意识越来越模糊。终于,在过了几分钟之后。曜夜死死的昏死了过去,他的血液也停止了流动。

冰心僵玉蛊毒的发作,不仅冻结了曜夜的身体,也冻结了他的心。

晶莹剔透的红珊瑚雕琢的树,温润精美的和田玉细刻的花,各色珍珠玛瑙和着珍惜宝物打造的殿堂内,万媚妖狐红着眼睛看着白。而白则温柔的靠在门边看着曜夜,看了好久,他恨不得就这样看着他到天荒地老。可不能,他还要救他!

过了一会,他轻声说道“夜哥哥,等我回来!”说罢,他便转身离开。拿起灵犀剑,收好路线图,白就准备转身离去。

万媚妖狐看着白痛苦的说道“你真的要去吗?粟天山何其危险,你这是去送死!更何况,这只是讹传。”

不知是何人所说,不知是何时所传,总之这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粟天山深处有逆世神花一朵,若是能求她开花。那花朵,拥有山河倒转、时间倒流、逆转乾坤之能。可粟天山何其危险,哪怕是实力惊人的万媚妖狐也不敢去。

白抬头看着万媚妖狐,良久淡淡一笑“对不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感情,但是我一定要救他,也要救回我们的感情。”

万媚妖狐面色一急就想说什么,可白却打断了她“我不怕危险,我也不会死!我是白族人。是世间最卑贱的种族,有最顽强的生命力!只要我不想,就绝对死不了!”

说到这里,白回头看了眼毫无知觉浑身僵硬的曜夜一眼。那眼中,是足以让任何人沦陷的温柔。他嘴角轻轻勾起,然后转身越过万媚妖狐离开。在转身的瞬间,白说“这一次,换我来爱他!”

白消瘦的身影行走在黑暗中,狂风吹起他的长袍显得柔弱而摇摇欲坠。万媚妖狐靠在门边,泪流满面。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白那消瘦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彻底被黑暗吞噬。

万媚妖狐哭了好一会,才抬起头。她打量着这完美的宫殿,这是她为白建造的。运用了世间最珍惜的宝物,有些最灿烂斑斓的色彩。可惜,还是留不住白的心。

“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我还是不能得到他。没有了他,那这所有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万媚妖狐疯了般的拼命使用真气把这里的一切毁个精光。

“我不能失去他!”万媚妖狐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吼,她脸色有些狰狞的看着躺在水晶床上的白。然后,她嘴角诡异的勾起“其实,有一种术法可以解冰心僵玉蛊毒!就是有后遗症而已,后遗症也没有什么。”

她淡淡一笑,轻蔑至极的开口“不过就是会把中毒之人的记忆,和心中的所有感情全部剔除而已。哈哈哈哈……”

万媚妖狐发出猖獗的大笑,她几近疯狂的说到“白,别怨我,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说完,她冷着脸走到了曜夜的身边。然后又吩咐手下之人去准备施术用的材料,她站在曜夜的身边,看着曜夜那毫无生机的苍白脸色。

忽然伸手抚上了曜夜那早已冻结的心口,嘴角划出了恶魔般的弧度“听说,记忆和感情被剔除的人会像婴儿一样天真,像白纸一样洁白。并且还会爱上他第一眼看见的人,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的死心塌地。呵呵,曜夜啊曜夜,那你就乖乖的爱我吧!”

万媚妖狐脸上浮现出恶毒的神色,她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怎么把白留在身边,却没有考虑她这么做的后果。当手下之人把施术的材料拿进来之后,万媚妖狐脸上的冷芒更甚。

……

粟天山,白还在努力的寻找着逆世神花。

不知道,这是一个故事的结束,还是一个新的故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