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再不放开你的手

分类:QQ情感日志QQ心情日志

楼天是个妖孽,还是个长得倾国倾城的断袖。

楼天是绝情宫的宫主,每天穿着一袭华丽的红衫,肤白如雪,特别是那狭长的眼睛,明媚如水,他回头看你一眼,甭管男女,骨头保准得酥掉,当然就是那通身的气质,人说远观是个从九天下来的仙人,近看更是那高贵的王者,举手投足,优雅天成,气宇非凡……很多很多,总之就是美到不行,不过这和我绝对无关,他可是和我有无比深厚的仇恨。

说起来,我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红颜知己,小月。她的眼睛又大又亮,脸蛋白里透红,可爱到不行,从小就喜欢跟着我,一直叫明明哥,明明哥的,本来我阿妈都存好钱了,准备让我过几年娶她过门,直到那天杀的楼天出现,说起来也是我的妇人之仁啊。

记得那年我十四,准备去山里采些药草卖钱,结果走到半山坡,看到大石头边躺着个人,我走近一看,顿时愣住了,这人一袭红衫,眉目如黛,像烟雾一样不可捉摸,他的鼻梁挺立秀气,淡红嘴唇有着性感的弧度,反正五官就像被刀雕刻出来般,精致到极点,特别是那身段无比匀称,惹人遐想,一不小心会以为是女子,唉,又说远了,总之被色迷了心窍的我背了他回去。

那时他身上受了很重的刀伤,又发高烧,喂不进药,无奈之下,我大义凛然地牺牲自己,含了一口药,嘴对嘴喂了他,直到最后一口,正当我得意之际,他竟然醒来了,和我眼对眼,嘴对嘴,他的眼睛像个深潭,盯着你的时候让你不知所措,然后我发现自己猛地跳起来,脸红的像个猴屁股,语无伦次,他盯着我好一会,终于开口了,说:你想怎么死?如珍珠落地的磁性低音,好吧,我承认惹祸上身了。

之后的半个月,我做牛做马,任劳任怨,他一会使唤我端水倒茶,一会让我换药擦身,搞的我就像个奴仆般,事实上也差不远,那天他醒来威胁我之后,就卑鄙地喂了我一颗药,据说是毒药,只有听他的话才能保住性命,农夫和蛇的故事竟在我身上应验了,说多了是泪啊,最悲催的是晚上还得陪睡……

后续如何,且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