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谁湿漉漉的小脚在芳草弥香处漫步,晓风阵阵,衣袖轻舞,渐渐,烟云缭绕,隐逝…醒来,轻叹原是梦幻一场。

薄雾,微寒,遮住太阳的脸。细想着新的一日该怎样度过,随意的翻开书本,却又满含倦意地合下,碰落的茶杯,洒湿了一片,落寞地凝视着水滴流下,一滴、两滴、三滴…索然无味地斜倚着。

学习,不知是为了生活而学习,还是为了学习而生活?在这寂寞的白蒙蒙的清晨,在这被秋意打透的草林边,那个恋着风景的人,应该也挥却了曾有的饱满热情,拖着倦态的身影,远去…我凝想着,却又轻蔑般地自嘲,什么时候起,我茫然了,开始会了伪装,并不在于依然可以谈笑风生的外表。

天寒了,雾还没有散去,谁在翘首以盼?远处的高宇楼阁,近处的竹林小径,光鲜亮丽的外衣,全都褪了去,仅剩空壳般的灰蒙,沉寂地,令人窒息。

忘了是谁曾信誓旦旦地追着梦要做破蛹的彩蝶,忘了是谁曾坚定不移地想要架着一支长蒿,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晖放歌…可是当执着被岁月打败,我恋的风景,是不是也仅剩下空壳般的灰蒙。挣扎着,纵然表面依然是平静如水,不惊波澜。

阳光还没透过云层,世界仍被雾色笼罩,我穿越那一座山岗,寻觅着遗落的花果。曾迷恋过地山林,曾欢语过的一角,或许会见到他背着骄阳欢愉地跑来,会是谁?我吗?在那天真烂漫的孩提时代,心像一张纯净的白纸,随着流年演变,又有谁能保持着坚贞,出淤泥而不染?淡淡地一笑,走过。

终于你还是来了,散发着柔美的光线,影射出的斑斑点点在我的脚上张扬,我扬起了脸,向着明媚的阳光,从指缝中洒了过来。希望,正朝我奔来,我看见了。诚如霉变的东西需要暖日洗礼,潮湿的心房同样也需要阳光的暖晒,然后放晴。

而我,闭塞的心不见光亮,自己为自己套上的枷锁,沉重。释下吧,看着迷恋的风景,那是空蒙山色、烟锁雾缭,还是清风暖日、醉卧斜阳,恋之风景,解语心情,我明白了,不再放逐眼泪。被红日拉长的身影,渐渐隐没在群岚中,欢声一路。

夜,静谧,幽长。我又看见了他,轻脚漫步,花香尽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