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客,寄也。我是一个刀客,刀就是我的命。

我的刀,刀口长十寸,通体青色,上有些许斑驳的红色,像撒了一把红豆,如晓风残月,倩人弄影。所以我叫她红豆。

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流浪,握着我的刀。

我爱我的刀胜过我的命,所以谁也休想打败我的刀。不管是骄横的兵者,牟利的矿贾,还是惜名的宗师。

刀让我斩碎了世俗的牵绊,却也让我横断了内心的逃避,最后凭添了无尽的悔恨。所以我只能流浪,还好,我握着我的刀。

我走过了春和冬,踏遍了山和川,看透了人和心。

我还是遇到了她。

一个依旧俏丽的青衣女子,一个永远落拓的褴褛刀客。

“还用着我当年送你的刀?”女子明朗的双目只瞧着那把刀,转瞬又收离了目光。

“用着顺手而已。”刀客也垂头望了望刀。

“我要成婚了。”女子又扫了一眼那把刀。

“他对你好吗?”刀客握紧又松开了刀。

女子沉默了一会,也不知是不是轻蹙了一下蛾眉。“据说好人死的时候天都会下雨,我觉得我出嫁那天也会下雨的。”

“还是莫下雨的好吧。”刀客握紧又松开了刀。

“听说你一直漂泊,也该成个家了吧。”女子的清眉好像又蹙了一下,轻微而别致。目光投向了远处。

“也许吧。”刀客转身离去了,慢慢地抱起了那把刀,红豆刀。

我走了。如果那天真的下雨,就当作是我的泪吧。

我真的停止漂泊了。我隐居进了一座山林。

夕阳西沉,倦鸟归林。我喜欢抱着我的刀,靠着大树,轻轻地吟唱那首我最爱的诗。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