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坚持了那么多年写日志的习惯,已经很久没有再继续了,不过今天我觉得我必须写点什么,也应该写点什么。

这两天的雪下得很大,看朋友们的说说似乎是很多地方都下了。银川如此,河南也是如此……

我该怎么说呢,这雪下得让我有些无所适从,那天躺在床上整整一夜到早上七点才算是睡着。到下午两点朋友的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告诉我下雪了,特别大。 看看窗外,一片白茫茫,我真的很无奈,这个世界是真的改变了吗?

像是用手从地上团起来的一把纯洁·亮丽的雪,一点一点从指缝间溜走,你拼命的掩盖,他不再溜走,他开始慢慢聚集·凝固,把所有柔软·洁白的外表统统收起,取而代之的是坚硬·肮脏的一个球体,同时将这世界最痛苦和无奈的寒冷带给你的手心,继而传遍你的全身,甚至让你的大母脚趾也忍不住的在鞋里抽搐不停。

我的生活想像两个极端,一个在这里,一个在那里。我来回奔波,然而大雪纷飞之时,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想向我周围的每个人,父母,爱人,兄弟,亲戚,朋友,舍友,那些陪我开玩笑,那些听我讲故事,与我看电影,那些帮我写作业,打饭,一起卖水果,打游戏,给我递烟,与我碰杯,替我喝酒让我在里面吐从不喝酒的你在外面吐,抗起醉如烂泥的我回家,什么都舍不得买却又什么都舍得给我买,与我在深夜的电话里畅谈整晚,晚自习结束后陪着我躺在操场上看星空谈天说地,因为别人对我的无理而自己在我面前掉眼泪,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后面抱住我跳到我的后背上仿佛时间停止。

知道我难受在电话另一边陪着我不睡,因为我的离去而坚持送给我的拥抱,初识的你我可以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逛街给我买东西嬉笑打闹到躺在一张床上,会为了怕我上学迟到路上吹风连自己的工作都不管来送我上学,因为我的懒惰朝我的脸毫不犹豫的泼水,知道我的骄傲毫不留情的损我骂我。

曾经打电话或者见面毫无顾忌朝着我脏话就骂,因为我的无理与我打架撕破我的T恤,一心为了我好却还被混蛋的我给骂甚至柔弱的你在家你的父母都舍不得这样对你,一到学期末强制的监督我在图书馆里学习哪怕混蛋的我并不领情,照片里的你躺在我现在躺的这张床上朝我着索要一个拥抱,那些所有的,我爱的人,爱我的人……

请你们原谅,请你们一定要原谅,原谅我的无理,原谅我的自大,原谅我的狂妄,原谅我的粗俗,傲慢,自以为是,目中无人。原谅我失去了你们中的很多人,原谅我的 “什么也做不了”。

当你的大母脚趾忍不住在鞋里抽搐时,当那股钻心的寒冷通过手心传遍你的全身 时,你要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球体。你捏碎他,或者将他抛向你身边朋友的面门,或者趁他们不注意塞进他们的脖子里。那球体的余辉在你的手心慢慢融化,融进你的心里,他更进一步,他又卷土重来,这次他带给你的是你前所未有感受过的暖意,那种寒冷退却汹涌而至的暖意,那种来自你躯体深处激发而来的温暖。

是的,那只不过是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