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糖葫芦的记忆

分类:QQ心情日志QQ感人日志QQ感悟日志

和朋友在街上正逛着街,六月的夏天实在是有点闷热,连着人的精神都有点不佳,朋友突然喊道:“嗨,有你喜欢的糖葫芦哦,要不要买,不是说每次看见糖葫芦都忍不住想买的吗?”抬头望去,一个小贩可不正在那卖着糖葫芦嘛,似乎是听见朋友的呼声,朝我们这边看了看,叫卖的更大声了:“又酸又甜的糖葫芦哦……”笑了笑,走过去买了一串,放在包包里,朋友问买了为何不吃?“回去再吃。”呵呵傻笑了两声,拉着她继续向前走去,思绪却开始飘远了……

那年虽然没有毕业,但是仍然要面对离别,要面临找实习工作的难题,好在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虽然与自己的专业并不符合,但是那个时候的自己,觉得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能够养活自己,是一件不错的事。也是在那里,认识了那么一个可爱的叔叔。所谓的糖葫芦情结也是来源于此。

那时的天空,总是带着绵绵的雨,犹如自己的心空,总是潮湿的。当时年幼不懂事,离开了自己熟悉的一切,放佛世界都在瞬间坍塌。总喜欢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忧郁世界里,不想走出来,也不想别人进去。

突然有一天刘叔叔说:“女娃,干嘛总是呆在办公室呢,现在又没有什么事,出来晒晒太阳说说话。”那时才恍然,似乎沉静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太久,已经忘记了阳光的味道。

搬个凳子,坐在叔叔的旁边,感受阳光带来的丝丝暖意,他给我讲许多的趣事,讲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讲自己的家乡,讲自己对儿子的愿望……我总是默默的听着,不作声。

后来工作的闲暇,逐渐养成了在门前坐下,看来往的人群,急切的行走。下着雨的天,我看见那些拖运工在泥泞的路上拉着拖车艰难的行走;艳阳高照的天,我依然看着他们打着膀子拉着拖车,汗如雨下,即便是在冬天;我看见一些妇女用他们纤细的臂膀也在拉着拖车;我甚至看见,有些拖车的前面用布条绑着自己的小孩子,后面是重重的货物……

拉一次车,小费是10元、20元、30元……因重量、数量的多少而定,每次看见他们接钱时脸上洋溢的笑容,心都会微微地酸。刘叔叔虽然不是拖运工,为了一点小费到处奔波,但搬运工的活更加的累,一天到晚的装货卸货,有的时候几百斤的货物也是靠人力搬上车,叔叔说有时整个肩膀都脱一层皮……

因为白天一直要忙,只有等到晚上八九点钟才有时间,叔叔说想买几条裤子,以前的都在搬运过程中磨破了,想和我一起去,反正我没什么事,一直在屋前屋后工作、生活,许久没有呼吸外面的空气,欣然答应。

月亮是那么明亮的挂在树梢,照亮了前行的路。况且还有霓虹灯闪烁,所以眼尖的叔叔在地上捡了20元钱,一直叫着“女娃,运气真好,待会给你买好吃的!”,我也快乐的应承着,脚下的步子也轻盈了不少。

后来叔叔给我买了一串糖葫芦,看着我吃着糖葫芦哦,叔叔脸上有点感怀,有点落寞,他说:“我家女娃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个,却很少买给她……”。他女儿,我是听他讲过的,现在已经成家,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也许,他此刻是惆怅的吧。

在一个小摊前,叔叔看上了一条裤子,25元钱,一直跟别人在讲价,希望能20元买,卖主看了看我,说道:“少买一串糖葫芦,何必在这说这么久”,叔叔头也没回的说道:“我买给我家女娃吃我乐意,你管不着。”说着就往其他小摊走去,摊主在那骂骂咧咧,我回头瞪了她一眼,跟上了叔叔的脚步……

脚步有点沉重了,感动与心酸来的这么突然,5元钱不够买两串糖葫芦,买两条裤子的钱不够我买一件衣服,也想起上次感冒了叔叔自己掏钱去给我买药,眼睫上渐渐起了湿气……

有的时候是不喜欢自己的矫情的,总是容易情绪泛滥。如今想来,却释然了,因为自己比他人更容易矫情,所以才会一直清晰的记得生命中那些暖,那些感动自己的瞬间。

后来叔叔还是以50元买了两条裤子,之后的日子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只是我对糖葫芦有了特殊的感情,与叔叔的对话多了起来,当叔叔给我讲他家乡的山山水水时,我不再沉默,偶尔会插几句话。

有一次,男同学来看我,帮着叔叔搬了几次货,叔叔一个劲的给我挤眉弄眼,我不懂他的意思。后来同学走了,叔叔调侃:“小伙子长的不错,配的上我家姑娘”,给他解释不是,是同学,已经有女朋友了,他也不听,还说多好的小伙,比我儿子听话多了,可以挖挖墙角……叔叔居然也懂挖墙角,令我哭笑不得。想来,在这里,叔叔也是孤单的,想着家乡的山山水水,想念着家人。口里说着自己的儿子不如别人,私底下不知道跟我说了多少他儿子的好。我也慢慢开始明白,我的父母同他一样,总是对着子女有着高期待,有时恨铁不成钢,却也暗暗地为自己的子女骄傲着、喜悦着。

因为工作内容的关系,会受到一些指责,甚至客户的谩骂。受了委屈,也会跟叔叔诉诉苦,叔叔总是用着自己的方式安慰着我,这样心情就会变得明朗很多。叔叔甚至为了我,偷偷的跑去跟总部的那个女孩说:“以后给女娃打电话温柔点,别吼她,大家都是打工的,有什么事好好说,她胆子小,经不起吓。”这是后来听同事讲给我听的,感动两个字似乎已经无法描述出当时的心情,只记得,那是爸爸才能给的感觉,温暖,慈爱。

冬天是我极不喜欢的一个季节,因为一到冬天就容易冻手冻脚,常常一个人在那里跺脚,喊着冷,每每这个时候,叔叔总是取笑我:“你妈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在雪地里生的啊,这么怕冷,过来帮叔叔搬货就不冷了。”

说是这么说,可真是去搬,叔叔又不同意,说女孩子怎么搬得动这么重的东西,也是,这里的很多都是大箱的鞋子或者一大袋的衣服,我根本没有办法提动。无奈地,叔叔给我去买热水袋,让我没事就抱着。

后来因为我们都离开了那里,我的手机也掉了,所有的联系都断了,只是在每次看到糖葫芦的时候,都会想起这么一个可爱的叔叔,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他说他的梦想,就是和自己的老伴,在故乡的园里,种一些果树,守着自己的儿孙,慢慢变老……总是在有月亮的晚上,将最真的祝福送给远方的他,送给这个教会我成长,疼爱我的善良叔叔,希望他能如愿。

那个地方,有着许许多多跟叔叔一样的人,他们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最底层,靠着自己的苦力维持着生活,可是他们善良可爱,除了刘叔叔,还有周叔叔,从我去的第一天起,就教我如何做事谨慎,如何写单……

有些念想会一直扎根在记忆深处,一路走一路相伴。我不希望一直在记忆的缝隙里回望过去模糊的剪影,我想趁着我还记得,将生命那些出现的人,感动过的瞬间,以单薄的文字记录下来,丰盈我走过的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