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让爱飞翔

分类:QQ爱情日志QQ幸福日志QQ感悟日志

她没想到,有人会那样想她。

想她的人,是她的学生。确切地说,是她曾经教过的学生。

那天,如往常一样,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吃午饭。午饭照例很简单,学校对面包子铺里买的,三元钱的蒸包。几年了,一直如此。说不上为什么如此“节俭”。原本,她就是个简单至极的人。或许,血液里流淌的,原也是父辈的艰辛和朴素吧!骨子里,奢华不起来。

周围女伴,大都喜欢逛街,她们信奉:三分姿色,七分打扮。而她,喜欢阅读。毕淑敏说:阅读使人优美。她觉得,阅读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是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对话,能够让心灵诗意芬芳,是最高层次的“化妆”——给心灵!一卷在手,便可知晓古今,纵览天下,与先贤大师“零距离”接触,何乐而不为呢?一边吃饭,一边读书,也是记事以来的习惯了。在家时,没少挨母亲的数落。每每,她则振振有词,精神食粮和物质食粮同样重要,说自己是一举两得啊。这样长期下去的直接“后果”是,原本苗条的身子愈显“单薄”了,纤腰盈盈一握,弱不禁风的样子,感情倒是愈加丰富了。花开花落,月圆月缺,都会令她无端感怀。

初见她的人,唤她美女,因为高挑骨感的身材,也因为冷艳高贵卓尔不群的气质,甚至有人迷恋她忧郁迷离的神情,说有一种“美人如花隔云端”的美。熟悉她的人,称她“才女”。她喜欢这称呼。教数学的她,多愁善感,才思敏捷,喜欢舞文弄墨,文字里有一种李清照的婉约清丽,和一种淡淡的忧郁凄美。或许,她天生就是泪做的女人吧!笔底流出的东西,哀婉凄迷,总有一种忧郁在其间缓缓流淌。读之,令人怦然心动,猝然心痛。

见过她或读过她文字的人,都对她说“我见犹怜”,都说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她常常莞尔,她的世界从来不需要“怜悯”。没有人懂得,单薄瘦弱的她,骨子里是满满的倔强。但,终究是有需要的吧!红尘之上,焉能不食人间烟火。一个人的时候,眼神飘渺,神思邈远。窗外,千载的白云悠悠飘荡。伸出瘦削的双手,下意识想握住些什么。最后,终归定格成一个苍凉的手势。能握住些什么呢?浮华散尽,一切终究是过眼烟云。

她常常,让自己陷入这种无尽的虚空中,无法自拔。盛年锦时的那场被“辜负”的爱,成为她长久以来刻骨铭心的痛。虽然,她懂得,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辜负”,但,优秀美好如她,断然无法接受。

电话,恰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接听,很意外的,是童声。她细听,是去年教过的一个学生,蒋晓涵。她教了这个孩子一年。今年学校统一调整任课教师,已经不教她了。一年的时间,足以让她对这个孩子心心念念牵挂不已。起初调离原先班级时,是有些失落的。原本,她就是个怀旧的人,舍不得那些亲亲热热地叫了她整整一年“老师”的孩子。那些纯真的面孔,那些切切的呼唤,让她在每一个月冷星寒的夜里,有一种不由自主袭上心头的温润的暖。

其实,最舍不得的,最放不下的,还是这个孩子——蒋晓涵。起初,没觉得她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只是渐渐发现,她不太合群,不太爱说话,脸上有着同龄孩子所没有的成熟。成绩,倒是出奇地好。

偶然的一次,她了解了蒋晓涵的身世。十岁前,晓涵有个幸福的家。有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爸爸妈妈,过小公主般优裕的生活。只是,某一天早晨醒来,一切都奇迹般消失了。父母,双双被一辆警车呼啸着带走了。那一刹那,她看到了父母眼中深深的绝望,听到了父母撕心裂肺的哭喊,“晓涵……”她不明白,生活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敏感的她感觉到,原本那些朝她微笑的面孔,渐渐远去了,远成了一段记忆。生活中只剩下一张苍老的面孔,是乡下奶奶的。

奶奶,是在她家出事第二天来到这里的,并迅速拾掇起这支离破碎的一切。从此,蒋晓涵远离了香车豪宅,远离了锦衣美食。命运,仿佛和小小的她开了一个玩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生活,仿佛一脚从“天堂”跌进了“地狱”,让她惊魂未定……

当她像听一个故事一样,知道了这一切时,没有过多的震惊,有的只是深深的疼惜。世间之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原本,谁也说不清啊。即便,一些永远无法挽回的错误,源头也盘旋着爱啊。只是,太过度的爱,终成了致命的伤害。

这以后,晓涵就成了她蓝天白云之下的痛,她所到之处,则成了晓涵目之所及的远。她们,彼此没有说过什么。俗世中,两颗同样倔强的灵魂,嫣然而遇了。彼时,她上课时的语调更加轻柔,因为晓涵那么容易受惊;她扫视全班的目光,总会有一个停驻的地方,因为晓涵清亮的眸子,轻易能俘获她的柔软。

啊,晓涵,晓涵……

或许,爱和想是无需语言的。她对晓涵不动声色的爱,让晓涵对她有一种异乎寻常的依赖。这个异常敏感的孩子,从她的一言一行中,本能地感觉到她的喜欢。

那次,她嗓子疼,在家休养了几天。那段日子里,每天早起和临睡前,都会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她手机上。而当她去接,那号码却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闪即逝了。整整一个星期,那号码每天都执着地拨进,又决绝地挂断。其间,她没觉得什么。兴许是一个爱慕者的暗恋吧!美丽清高如她,已经习以为常。

病好回来后,她看到晓涵异常兴奋的神情,看到晓涵时时刻刻都粘着她的目光。她是无意中听到晓涵和同学的窃窃私语的。

“老师的手机音乐真好听,老师说真的好想我,我也好想老师……”

“那老师跟你说话了吗?”同桌一脸羡慕。

“没有。我用妈妈留下的手机,早就欠费停机了。我好想听听老师的声音啊……”

那一刻,她眼角潮湿。她的手机音乐铃声,就是——《真的好想你》。

那一刻,她嘴角上扬。她无心地满足了一个孩子内心深处关于爱的渴望,那一遍遍的“真的好想你”,好似一袭温暖的袍子,遮蔽了一颗孤寂的灵魂,抚慰了她裸露在尘世的寒冷。

……

收回悠长的思绪。屏息,凝神静听。她听到了电话那端压抑的抽噎声。好一阵,那边没有说话。她能想象到,晓涵已经泣不成声。

她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她闻得到空气中弥漫的忧伤。

“老师,我……我……想你……”声音断断续续,隔着长长的电话线,她依稀看到晓涵泪流满面的小脸。

瞬间,有眼泪汹涌而出。晓涵,一个想起来就心疼的孩子,会如此想她,想到心痛。如果眼泪是一种声音,她可以听得到山呼海啸。

有风从耳畔吹过,夹杂着声声誓言。不是不相信爱,不相信感情。只是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太过苍白飘渺,每每在风里片片飘散。终究,抵不过一个孩子纯洁的不染尘埃的想念。那些伪饰的情感,太过华美,永远无法给予她灵魂深处想要的温暖。所以,她喜欢读书。书里,月白风清;书里,情深意浓。

“晓涵,想老师了,可以来看老师啊,老师会等你!”她努力让声音,蘸上如许温暖。

是啊,有些人可以去等,有些心境却永远不再了。很多的时候,相见不如怀念。彼时,她是他的陌上花开;此时,她是他生命里再薄凉不过的一缕轻烟。

无端的,她有些寂寞。一直以来,她都像一朵穿梭在光阴中的花朵,悄然开放,终将黯然凋零。虽然,追求者趋之若鹜。她不知道,谁人会陌路相逢,擦肩而过,谁人会夕阳西下时,陪自己听细水长流,看倦鸟归巢。她觉得自己好似一枚精美的琥珀,被禁锢在那透明晶莹的方寸天地里,世界很美,她却无法触摸。

……

人生,不是缺少爱,只是自己无端缺少了爱的心境。现在,她的学生,一个想她想到心痛的学生,蓦然让她懂得:生命里那些深深浅浅的想念,原本都是,都是素年锦时里爱的欢颜。打开心扉,阳光就可以源源不断照进来。张开臂膀,爱,就可以带自己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