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忆,流年那场暗恋

分类:QQ爱情日志QQ离别日志

什么是爱情,什么样的爱情模式最罗曼蒂克?是小桥流水涓细似溪?还是烟花绽放绚烂如阳?相恋是甜蜜,相思是苦涩,分手是痛苦,那么最简单的单相思呢?是深深的痛苦中丝丝的甜香?还是苦甜半掺的不尽情思,亦或是远望对方幸福的默然守候?

秦澄阳站在学校图书馆的落地窗前,微眯着眼睛看着眼前那一排排的杨树,树下是一个个石凳,偏右边的石凳上躺着一个女孩,脸上盖着一本书,看不清样子。突然脑海中冒出了一个相似的场景,那是他独自一个人的记忆,是他在多年后又一次看见的她,是她在他的盛夏年华中首次亮相。那时的他只是不经意的看见了她胸卡上的名字,才知道是她。他也没想到那时的情景至今仍清晰的印在他脑海中。

初夏的一缕阳光穿过茂密的树丛投下隐约的身影,树下的石凳上坐着一个平凡的女孩,十五六岁的模样,没有美丽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她手中轻握着一本书,墨绿色的扉页上有流金印过的字眼,嘴角轻扬起微笑,似美丽的百合轻绽花苞,胸前的一张淡蓝色胸卡上方方正正的写着一个好听的名字“程幻夏”。

程幻夏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那页纸,似乎心中平静的大海泛起了波澜,看样子应该是书中出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午后的阳光太过刺眼也太暖和,让人不禁涌出淡淡的睡意。程幻夏转身躺在石凳上,把书盖在脸上,懒懒的想打个盹。刚有些迷糊的她听到渐行渐近的运球声皱了下眉,什么嘛,好不容易想睡却被吵醒,真让人不爽。

他和她真正的相遇,或许可以说相认,是在那件事之后的一个周四,秦澄阳在那天破天荒的去了图书馆,无聊至极的找了一本书来看,翻了几页,他就有些烦了。可是老天爷似乎是长了眼睛的,他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大大落地窗前的她,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天见过她,看见了她胸卡上的名字,他也不敢肯定是她,他的老同学。

程幻夏找到一个有阳光照射进来的位置坐下,翻开刚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一本书皮是淡蓝色似遥远西藏天空的书,细细品读起来,这样是她最喜欢的生活方式,安逸、平淡,似那丝纹不动的湖面,又似夏日午后的一捧茗烟。

“程幻夏”一声陌生的男音响起,很轻又很肯定,没有一丝的疑问和犹豫,但很好听。程幻夏抬头看了一下对面的男生,好像有些熟悉,但又有点陌生,似乎记忆深处活跃着一张脸,却怎么也想不出来是谁?突然一道灵光闪过,她说:“你是,秦澄阳?”程幻夏终于叫出了一个名字,半确定半疑惑地,毕竟三年没见了。

“你居然还能认出我?难得难得。”男孩半开玩笑地说。程幻夏努力想找些话题聊天好让气氛不太生分,突然想起秦澄阳和高以青是好朋友,而且自己前几天还收到高以青的来信。

“你跟高以青还有联系吗?听说他在市一中的高一四班。”

“是吗?我不知道呀!”秦澄阳一脸茫然的样子。

“幻夏,快上课了,我们走吧。”程幻夏转过身来对旁边的蓝梦轻点了一下头,又转过来说,“那我先走了,再见!”

秦澄阳苦涩的扬了扬嘴角,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这个宠辱不惊的女孩,他每次看见她,都会不经意的想叫她,可是几次下来,他就再也开不了口了。她好像总是忽视他,好像不太想搭理他。

程幻夏从图书馆回来正往在二楼的教室走,刚一转弯,秦澄阳刚好从楼梯上下来。

“程幻夏”秦澄阳轻声叫出了她的名字,但也因为太轻程幻夏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走上了楼梯。

那是,我的名字?程幻夏慢慢咀嚼着反应过来,停下转身看了一下,可他已经走了,连人影也没看见。刚刚那难道是我的幻觉吗?她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教室。

熟悉又令人兴奋的音乐响起,“下课啦!去吃饭吧,幻夏。”程幻夏微扬嘴角点了点头,还边整理了一下书。“那我们走吧,我整理好了。”程幻夏抬起头来对蓝梦说道。

“你看你,要不是你太慢的话,我们也不会正好赶上高峰期,看这儿挤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呢?”蓝梦不满的抱怨着。

“没事没事,不用急啦,总会让你吃到得啦。”

程幻夏扭头观察了一下身边的人,突然看见远处站着的秦澄阳,傍晚的橙色阳光洒在他脸上,白皙的面庞泛着舞动的光粒子,略显迷糊的昏黄色光线让程幻夏产生了一种朦胧的错觉,似乎什么就已存在在脑海中的一个影像晃动了一下,从那狭小的角落中跳了出来。以前她从未细细打量过他,这一次她想记住这一幕。当时或许仅仅只想是这一幕,只是她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经意间记住的还有那个人。

大约十几米远处站着的秦澄阳,正扭头微笑着与身边的人说着什么,黑色的外套搭配亮眼鲜嫩的绿色,淡蓝色的牛仔裤,亮白色的运动鞋,很普通的打扮,却让程幻夏觉得晃眼,好像一根火柴在她的心中悄悄地燃了起来。

“幻夏,怎么了?”蓝梦轻拍了一下呆呆望着前方的程幻夏说。

“没,没什么!”程幻夏努力扬了一下嘴角,转身与蓝梦尽力向前挤了挤,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刚才的想法,那是她的小秘密,她也不确定这个一刹那在自己心中爆炸的炸弹是否有持久的破坏力。

“幻夏,你看,那是苏青,是咱们这一届的篮球王呀!”蓝梦指着场上一个正在运球突破的人说道。程幻夏抬头漠然地笑了笑,向场上看去,对面的场外正站着秦澄阳,他穿着黄色的湖人队的球服,因为这亮眼的黄色使他更加耀眼,他上扬的嘴角在阳光的照射下也更加绚烂。

程幻夏苦涩地笑了笑,连她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最近总是能一眼就从人群之中看见他,连她自己都分不清,是他耀眼的似午后阳光让她移不开目光,还是她陷入了漩涡,一旦陷进去就会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连程幻夏自己也不禁开始鄙夷自己,她每天都在想尽办法偷偷看秦澄阳几眼,只是偷偷的。为了看见他,高一时,每天二节课后她都会偷偷跑到操场去,一圈一圈地绕着操场散步,一圈又一圈地等着他来到篮球场打球,又一圈一圈的等着绕到他在的那边场地上偷瞄他几眼;高二时,她每天中午吃完饭后就趴在教室外的栏杆上,假装正在悠哉悠哉地听着歌,实际上只是为等待他离校时留给他的那个背影,即使只有背影,她也坚持每天等待;高三时,她每天早上推迟吃饭的时间,假装回宿舍的样子路过他的教室,然后偷偷的向他的位子瞟一眼,她就会很兴奋。

高考就像夏天一样,不知不觉地来了,程幻夏平静地走进了考场,她知道这将决定自己一生的命运,她也知道当高考一结束,她就再也没法见到他了,他们就真的永别了,什么都只能成为回忆,她一个人的回忆,可她此时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她必须为大学而努力,而奋斗。

估分、报志愿一切都在紧张的气氛中结束了,他也随着她的高中生涯一样结束了,什么都成为历史了。而他也只能尘封在她的记忆之中,成为她高中时期甜蜜又苦涩的暗恋。

当她已经认为她的第一次暗恋故事就这么划上句号的时候,一件特别的事就发生了。高考结束一个月之际,程幻夏的初中同学打电话告诉她,他们想进行一场旅行,很简单的旅行,只是去景山景区,一天来回。

等待,好像是程幻夏生命必不可少的行为之一,陆续来了一些人,他们都三年没见了忙着聊天没在意时间。突然程幻夏的眼界中晃入了一个人,一个她以为再也遇不到的人,一个她曾经特别想遇见的人。他还是老样子,阳光健康的笑容晃了一下,她的世界中的花似乎也绽放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是这个故事的继续还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亦或是其他呢?可不管怎样他们终究要走下去,人生就像一盘必须走下去的棋,或许悲伤,或许快乐,但前行的路上有记忆陪伴,终究不会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