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飘落的红丝巾

分类:QQ心痛日志QQ毕业日志

村东的小河是人们夏天最爱的去处。河的两岸是密密的树林,茂盛的枝叶把强烈的阳光遮挡,满是绿荫的地上长满了嫩嫩的野草,柔柔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野花开的真是让人喜欢。这里是人们乘凉的好地方。老人悠闲的聊着家常,孩子高兴的玩耍,编个花篮、捉个蛐蛐,其乐无穷。最热闹的时候是傍晚,人们忙完了一天的活,赶到这里歇脚,顺便在清澈的小河里洗个澡,嬉笑声一阵接一阵。

我那年刚毕业,等待工作的分配,闲暇时也经常和同伴们来这里玩耍。

一天傍晚,村里一大帮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来这里洗澡,我和同伴在树林里乘凉,他们就把衣服放在我们这里,让顺便看管一下。后来就听到哈哈大笑的声音,还有求饶的声音。我们以为有什么事,就站到河边喊话,这时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静静,帮我把衣服扔下来好吗?”仔细一看,是村里的阿建,他高中毕业就在村里搞大棚种植,而且干得很好,许多人都向他请教。我根本没有多想,跑去给他拿衣服,原来别人的衣服早都拿走了,就剩他的了。估计可能是在和他开玩笑。我把衣服扔给他,这时立刻像炸开锅似的,那些年轻人哈哈狂笑,“谁给他拿衣服,谁就是他的媳妇,阿建快叫啊,哈哈……”我的脸被羞的通红,阿建很是镇定,边穿衣服边说:“怎么啦?有什么啊?静静别生气,他们说是就是啊,让他们说吧,过会我给你道歉。”我真的不知该怎样才好。

当我准备回家的时候,听到阿建在叫我,“静静,等我一下。”在我回头的一瞬间,他拿着编好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小花篮,送到我的面前。我被感动了,本来也不应该怨他的,不是他的错。我笑了,“没事的,我不生气。”“不生气就好,他们在胡闹,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啊。”阿建安慰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此我和阿建的接触却越来越多,我发现他人真的狠好,聪明,能干,会关心人。渐渐的我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他了,我能感觉到他也非常喜欢我。经常我们会在夏天的傍晚,坐在小河边聊过去和未来。听着蛐蛐和青蛙的歌唱,我们度过了一个个美好的夜晚。

很快夏天要过去了。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我和阿建依然坐在小河边,阿建显得很是神秘:“静静,闭上眼睛,”我听从他的安排,他嘴里不停的喊着“变,变”。等我睁开眼睛时,一个包装很是精美的盒子呈现我眼前,我有些莫名其妙。“静静,我送你一条丝巾,你每次带上它,就能想起我。也许你就要工作有着落了,说不定哪天你就要去上班了,离开我了。

这条红色的丝巾代表着我对你的感情,它的一端系在我的心里,一端系在你的心里,好吗?”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还没有想到这些呢,阿建真的用心良苦。我的心颤动起来,“阿建,你放心,我不会忘了我们的感情,相信我们的未来会很好的。”“如果你分到县城工作,我就继续在家种植大棚,等我们挣到了钱,就在县城买房子,省的你来回跑,好不好?”阿建的一席话让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晚,我们聊了好多,也聊了很久。

在中秋过后的一天,我接到通知,我被分到县城的医院了。那一天我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是高兴?是难过?真的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工作了,难过的是我要和阿建分开了。直到最后一天,我才找到阿建,我们来到经常坐的地方,此时的小河人已经很少了。我们都没有说话,他似乎知道了。他把我紧紧的揽在他的臂膀里,眼睛望着天空,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和我一样,非常的难过。“阿建,我会经常回来的,不要忘了我们以前说过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我会想你的。”我强装笑脸。阿建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紧紧的揽住我。我知道他不希望我离开,我知道他不能说出来。因为他希望我有个美好的前程,我知道他的心里比我更是矛盾,比我更是难受。

第二天,我去县城的时候特意把那条红丝巾带上。阿建也显得很是开心,他送我去车站。“阿建,这条丝巾我带上好看吗?我会天天带着它的,看见它就像看到你。”我故意做出高兴的表情。阿建没有说话只是笑,但是我能猜出他的内心在想什么。恋恋不舍后,我坐上去县城的车,我看到阿建的眼睛红红的,其实我也在使劲的掩饰自己。也许这样的分离是人生中最痛苦的,我真的不想有,真的不想。

到县城后,我被分到妇产科做护士,由于刚上班,我总是尽心尽力的做事,这毕竟是我工作的开始,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非常珍惜。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天病人非常多,我每天忙得跑前跑后,等我有时间了,下班了已经很晚了,想给阿建打电话,他已经休息了。想他的时候,就看看那条红色的丝巾,把想对他说的话写进日记里,等见到他时给他看。就这样我在思念中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我可以回家了,我迫不及待的坐上回家的车。我没有提前给阿建说,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那天,天气不是很好,阴沉沉的,而且有些冷,我的脖子里系着那条红色的丝巾,我想让阿建看到我一直是这样带着的。当我满怀欣喜的走到村口时,听到一阵阵的锣鼓和鞭炮声,很多人都在往那里走,不停的谈论着什么。我出于好奇的跟着过去,原来是娶亲的。再走近些,我发现娶亲的竟然到了阿建的家门前,他家的门上贴着火红的喜字。啊?不会吧,他家谁会娶亲啊?我问了身边的老奶奶。她告诉我是阿建。我的脑袋顿时蒙了,不可能,觉对不可能。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的问了一遍,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我整个人差点瘫在那儿,眼泪一下子充满了眼眶。拨开人群,我疯似的跑出村外。

阴沉沉的天似乎要下雨了,起风了,呼呼的风无情的吹向我,我感到无比的寒冷。我跑到和阿建认识并且常坐的小河边,而今的小河,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是那样的冷清,树叶被风吹得一片片的飘落,绿色的草儿如今是枯黄一片。我的欢乐,我的憧憬,我的幸福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让我相信,誓言、感情?我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跑着,任凭眼泪肆意的流落,风越来越大,把那条红丝巾吹落下来,我还想抓住它,但是却挂在了树枝上。我的心要碎了。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啊?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为一个空壳。难道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吗?我的心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