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生命中的阿凡

分类:QQ绝想日志QQ离别日志

临水照花,孤芳自赏。那么多年,我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乐。

喜欢站成排的文字,那里安静、安全,文字的亲切,让我把一颗不紧不慢的心安妥放在那里。

人群是我怕的地方,那里有太多的怕触勿碰小心轻放的东西,我躲着一双双目光,而一双双目光偏偏喜欢逼仄着。我常常羞红了脸,从内心流出的思维遇到袭击般的恐慌着、堆积着、拥挤着又混乱着。终于有句话被推在前面,挤出喉咙口,而后面的话又不是按顺序跟上来,就这样的,在人群中我常常上句不接下语。人们一笑:这孩子怕是智商出了问题的吧?

还是文字里快乐,文字没有表情,却给我喜怒哀乐。文字没有温度,却能制造温暖与寒冷,让我的心起起伏伏。在文字的城堡里,我做着自由自在的公主。

夕阳热烈的把在河边的树丛点燃了,喧哗的溪水像出炉的钢液一样的匆忙着去铸型。满天的红霞,把世界染得如通红的火炉,仿佛可以听到劈啪地燃烧的声音。

那棵笔直的白杨树下,错落层叠的阔叶撑起的巨伞下,我安静的投入在膝头的书里。

阿凡说,这个喧哗的世界就那样的,因为一个女孩子安静在那个角落而停止了喧哗。阿凡把那天悄悄拍的,取名《静》的照片拿给我看的时候这样说。

阿凡,就这样的走进了我生活。

阿凡很快乐,他懂快乐。他问我快乐吗?我摇头,又点头,然后又说,我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乐。

与阿凡在一起,感觉真好,我不需要躲藏,也没有回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是完全的自己,我第一次感觉文字以外的精彩。

我们去郊游,他拉着我爬山,说这样我可以省些力气,不常爬山的女孩子用多了力气会吃不消。我被他半推半拉的,没觉得怎么费劲就上到了山顶。

好酷的太阳,我和阿凡都被蠕动的汗水弄的痒痒的,相视,就心照不宣的都笑了,凡拿出带在身上,在爬山时不小心洒去大半的那瓶水,要我喝。我要他喝,他摇头,说不渴,也不热。而我分明看到他流泻的汗水和已经干皱起来的唇。而到了山下的冷饮摊,阿凡一口气喝下一瓶的矿泉水,在抹去嘴角的水珠时,对我很开心的笑了,还为我摆正他用野花为我编的草帽。

夏天的风雨变幻莫测,我们牵着手在园林的小路上,被突如其来的雨淋湿了。阿凡拉着我躲到路旁的咖啡屋。安排我坐下,去找那个笑容可掬的经理小姐,为我借来了干爽的衣服和毛巾。我从后面换好衣服,桌前摆好了热的咖啡和一块心形的奶油蛋糕。

快喝吧,喝了热咖啡就不会感冒,你那么弱,要小心才是。我说你也喝,他看着我笑,带头先喝那咖啡,可是他在打喷嚏。

他给我写诗,念给我听:

我喜爱秋天

更喜爱秋天般静穆的姑娘

一双眸子

比深秋的泉潭还明亮

一瓣微笑

比浓浓的枫叶还富幻想

他浓重的南方口音,我听的不太清楚,他的语调和目光泻出的深情,我懂了,心里涌动着翻滚着感动的潮汛直冲向眼眶。

回到自己的小屋,又看那些文字,可是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因为它们也和我一样的快乐着,我感觉它们要舞蹈了,就想用数字为它们配上乐曲,它们应该和我一样的快乐哦。

原来快乐有这样的美好,难怪世人总是无休止的追求它。

投入的走近阿凡,想给他惊喜。那天在约定他来我小屋之前,我站在了他的办公室的门前。门虚掩着,几个朋友在里面闹。我慌乱着心,举手欲敲。

只听一个声音说,你好没眼光,喜欢一个太一般的女孩,不漂亮,没有情趣,你的生活会没有波澜的。

唉,她真是不漂亮,还古板……

阿凡的声音响起。

我的世界轰然的坍塌了,原来,原来凡也与世人无异,一样的嫌我没有趣味,嫌我没有花容月貌。是呵,我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呢?我为什么一定要他喜欢?我该回到自己的枯燥世界中去。

我折身跑掉,身后的门被推响了,我更快的跑。高跟鞋差点拌摔了我,头发撒了,胳臂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他什么都知道的说,听我说,让我解释……

我捂住耳朵,摇乱一头长发,摇飞倾泻的泪水。拼命的喊,你讨厌!

终于,他松开了抓痛我胳臂的手,离开了。

走吧,了断吧,有那么多人看出我们不相配,我竟然自欺欺人。

不要爱吧,为什么要相信爱情?玫瑰好美,好香,刺却隐在暗处。我这样单纯如清水,连过去多少日子也没有算计的女孩,是会忘记藏在翠绿得与花瓣一样可爱的锯齿边叶子下面的芒刺的。躲在自己的屋角里,看被扎出了血珠的手指独自垂泪,一阵阵的痛翻到胸口,心痉挛着。相处才一个多月,心为何如此的痛?

驾驾……驾驾……房门被执著的敲响,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驾驾……驾驾……好讨厌啊,我歇斯底里的打开门想大声告诉他,走开!

门开处,阿凡挤进来,一把将我拉入怀中,耳边有轻轻絮语,喜欢你纯净无染的心……

好厚实的胸怀哦,听他有力的心跳,我的血渐渐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