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思及于此,我的眼泪簌簌的掉落

分类:QQ伤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爱情日志

01.

去找个好男孩谈恋爱

你接过我手里的礼物说,谢谢。

然后转身便把盒子放在桌边我撇了一眼桌边,加上我送你的,总共有六个ZIPPO的盒子。我想大概是你的前前任,我这个后任,以及后后任,送你的。我装作没有看到,坐在桌边吃东西。你的房间乱七八糟,想一个巨大的垃圾场,但是这依旧掩盖不了你的面如冠玉,也阻挡不了你的历任女友伺机回身试探下你的情绪。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你坐在桌子的对面,从身上摸出一个红色的ZIPPO打火机,点燃叼着的烟。

我们相对无言,吃完桌上的蛋糕,零食,我站起身开始帮你收拾屋子。收拾到一半时,你的电话来了。你换了件衣服,背上包装备出门。在门口换鞋时,你抬头对我说,林央,别白费心思了,听我的,去找个好男孩谈恋爱。啊?

你话刚说完,我就拿起你的臭袜子,朝你飞射过去。

我说,李慕白,你立刻给我滚。老娘爱怎样就怎样,有你什么事啊。

你对我翻了个白眼,然后摇头出了门。

你刚出门,电话又响了,我奔过去抓起电话。对方是个娇滴滴的女生,她问,慕白,你出门了吗?

我粗声粗气的答道,刚出去。

对方立刻用捍卫自己的领土般尖锐的声音问,你是谁?

是你前辈!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慕白,你看,这些女生都跟我一样蠢。她们只因为可以控制你,得到你,融入你的世界,住进你的心里。但是只有我明白,我们这一群人加起来,在你心上,都抵不过一个丁薇染。

思及于此,我的眼泪簌簌的掉落。

02.

爱她,与世界为敌

丁薇染在我之前来到你身边,确切的说,是在我之后。

我先到,只是她先得到你。她喜欢鲜艳的红色,所以不管是衣服,鞋子,包包,或者是送你的打火机,都带着她的浓烈风格。甚至是她的生活,也如一团火般,烈焰滚滚。那年大一新生入校联欢会,捧红了两个人,一个是你当时的现任女友,那个女孩弹的一手古色古香的古筝夺得满堂彩,另一个,便是丁薇染,她穿着红裙,金色的舞鞋,在台上跳一种不知名的舞蹈,轻灵艳丽,像一个仙子落入凡间。

我们都说那时的你鬼迷心窍,因为丁薇染看到你后便开始追求你,而你,不等她开口,便和现任女友分了手,牵起了她的手。一瞬间,经管系哗然一片。

当你牵着丁薇染的手走过校园时,背后指指点点,唾骂你陈世美的声音此起彼伏。可是你不在乎。

我不知道你爱丁薇染什么,虽然她确实动人,连我作为女生都不得不被她吸引,但是这样与世界为敌……

你对我说,林央,你不明白心动的感觉。

我撇撇嘴,不搭理你。生活又不是电视剧,什么心动不心死心悲哀,那就是浮云。更何况,你心动,丁薇染未必心动。

你们刚谈了一个月,丁薇染便要求分手。

你惊愕地问她为什么。她只说不再喜欢,换了新男友。

她换的新男友不比你逊色,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那时,丁薇染所到之处,我们这些凡人唯一的表情,便是哗然。

因为她美丽得耀眼,而她换男友的速度,也格外耀眼。她换下的男友,对她死心塌地的程度,依旧耀眼。比方说你,她和你分手,你不可思议,直到她领着新男友在你面前转了一周,你才接受这个事实。从那以后,你惆怅失落,自暴自弃,仿佛是跟她比速度一般,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换女友。

03.

你只是不爱我而已

你晚上回来时,我已经走了。

因为我不想再听到喝醉后的你对我讲丁薇染,我已经听了不下一百零一遍。明亮的灯光下,你的伤心太明显,我也太无奈。白天与你打电话的女孩肯定不知道你不喜欢她。你当年喜欢丁薇染是不是这样,你每次去见丁薇染都要梳洗打扮,我曾嘲笑你比女生动作还慢,恨不得天天带着镜子走。

但是你去见她,脸都没洗,闻了一下外套,便穿着出门了。

就像当初和我在一起一样。

某次,我感冒了,要你帮我送盒药,我在租住的房子里沉沉的睡着,可是等到我天黑醒来,都没看到你来。我本是轻微的发烧,熬了熬变得严重了,我再拨打你的电话,你电话那边已经关机。后来是一同租房子的同学后来,把我送进了医院。

我烧了两天两夜,一直迷迷糊糊的,只记得不停地梦到你,然后不停地哭,醒来看到你坐在床前,你尴尬地说,林央,对不起。我给你送药时,薇染给我打电话了。她失恋了,一直在哭,我便陪她去了。我转过头没有理你。我很生气。我发烧,她失恋,明眼人都知道哪个重要,更何况你。

你只看到她哭,所以,你只是不爱我而已。

当然,你不止一次放我鸽子。

还有一次我们相约去游乐场,可是那天刚上车便下起了大雨,我仍然坚持到游乐场门口等你。

下车却接到你的电话说,林央,薇染今天从厦门回来,我要去机场接她,不然她没带伞肯定会着凉。我挂了电话一个人在游乐场的周围走了一天,后来便回家了。

我总以为,你这样欺骗我,我就会忘记你。可是我忘了我和你一样执拗,你爱丁薇染,我爱你。

可是,我又无数次想告诉你,你们已经分开了,她不过时在享用你的深情款款。

当然,你心里也明白,只是不愿意接受罢了。所以,大二那年,丁薇染跟一个大款约会,你冲上去揍了人家两拳,后来被大款找的人打得遍体鳞伤,可是你却笑着对我说,不要告诉薇染。

我对你无语,有时候我想敲开你的脑袋看看,丁薇染对你下了什么蛊。

04.

只要是你的事,我便如数家珍

你总说,林央,去找个爱你的男孩。可是李慕白,世界何其大,你告诉我,爱我的男孩在哪里。

遇到你之前,我不是这么想的,那时的我春心荡漾,觉得看谁谁都暗恋我,可我不知道哪只眼睛中意了你。

你不过是在公车上帮我付了一块钱,不过是碰巧拦住偷我钱包的小偷,不过是在KTV碰到帮我指了路,于是我便认定你的出现是我的命中注定。所以我便开始如水蛭般缠绕着你的生活,我知道你历届的女友,我知道你们何时亲吻何时分手,因为只要是你的事,我便如数家珍。

所以我知道,你唯一爱的人叫丁薇染,因为六年来,我不曾见过你对另外一个女孩像对待她般认真。

我翻来覆去,迷迷糊糊睡着了。我想起,明天还要去帮你送早饭。我看着面前吃得狼吞虎咽的你,在清晨的阳光里,你吃饭的模样像一个没有任何烦恼的小孩。

你不停翻看手机,嘟哝着,薇染已经整整半年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我翻书的手停顿了一下,说,跟你说了她已经和喜欢的人出国了,怎么还不死心。

你边吃边说,我怕她受欺负,她以前不是什么都找我嘛。那就是她现在过得幸福了。

你愣了一下,继续吃东西,然后去公司实习。

我站在你家的阳台上,看着阳光下穿白衬衫的你,突然觉得阳光太猛烈,不然我的眼睛里怎么会有雾。我拉起窗帘,打开灯。

你的房间书架上,永远摆着你和丁薇染的照片。

丁薇染撅起嘴巴亲你的脸,你不知道,我也拍了一张类似动作的照片,然后趁你不在,用透明胶把它覆盖上丁薇染的脸。可是我怎么看,都没有她吻得自然,也没有她的美貌与你般配。

最后我气馁地把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05.

连付出,都付出得这么甘之如饴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恨丁薇染。恨她的特立独行,恨她的诡计多端,恨她分了手还不停地联系干扰你的生活。你说他那么多男朋友,为什么独独不让你心安。不让你心安也就算了,她整个一只白眼狼。

她在酒吧唱歌时,你去捧场。她一高兴拉你在台子上跳舞,你只配合着她的高兴不停地移动,最后,她把你越挤越靠边,你一脚踩空,跌下台子,骨折休息了半个月。

我去医院看你,你还笑得跟傻子一样说,薇染不管走到哪里都像被镀上一道光。光?我看是刀吧。我不满地说道,她新男友在台下坐着,她干吗不拉她新男友跳,拉你瞎起个什么劲。

你觉得这证明她还是最喜欢你。她新男友只是个摆设而已。

是,当然是摆设,不然不会在她出事时一走了之。

我觉得肯定是丁薇染作恶惹到了老天爷。

在你骨折后的一个月,她竟然出了车祸。当时急于输血,可是她的男友把她送到医院就打了电话给你,连住院费都没交就跑掉了。

你找不到丁薇染的家人,你说那一刻你突然发现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和她在一起时,也没听她说起过家人、亲戚朋友之类。

所以,你找了许多朋友凑她的住院费,最后甚至惊动了你的父母。你的父母虽然把钱给你了,但却指着你的鼻子把你骂了个死。特别是输血的时候,因为血库暂缺,你撩起袖子就去检验血型是否匹配。

得知匹配时你兴奋得抓耳挠腮,像一只得到香蕉的猴子似的。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连付出,都付出得这么甘之如饴。

那次,丁薇染醒了,你却躺下了,因为你骨折后,身体本身有些羸弱,所以,抽了血出来时,你的嘴唇发白。调养了一周才有点人气。我想着这次丁薇染总会感激吧,醒来后说不定会以身相许。就让我们这些觊觎你的人可以死心了。

可是她不,她只是淡淡地对你道了谢,病好后,继续活力四射地去恋爱了,对象依旧改朝换代,却不再有你。

06.

爱一个人爱到像你这样子,我宁可去死

我在菜市场买了菜,然后拎回去给你炖鸡汤。其间,你妈妈打电话过来,我接了,乖巧地叫阿姨。

你妈在那边开心地应着,然后对我嘘寒问暖,又问你有没有对我不好。我点头轻笑。

挂了电话后我坐在那里忧伤。慕白,我今年二十一岁了,你二十二岁了,虽然还年轻,但结婚的年龄够了。你看你的父母都同意了,可是你怎么就不喜欢我呢。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丁薇染,可是也只有一个林央啊。

你说丁薇染简直是上天的宠儿,她有勇有谋,独自一人敢去闯西藏。

可是我没告诉你,如果你喜欢,我甚至愿意为你独身穿越撒哈拉大沙漠。我真是一个矜持的好女孩。但是你不喜欢矜持啊,不然你就不会喜欢丁薇染了。你帮她输血之后,她曾断断续续跟你说过她的身世。

我一直猜测她或许是无父无母,但是你说,她有个健全的家庭,并且还有一个弟弟。

但是她父母一直重男轻女,之前的非打即骂也就算了,但是她八岁那年存了零花钱给母亲买生日蛋糕,买回家满心期待母亲会开心,母亲却给她了一巴掌说她偷了家里的钱,自己嘴馋,就借口送生日蛋糕给她。弟弟回来后,问家里为什么有蛋糕,母亲却和善地说,特意买给他吃的。那天她一个人什么也没吃躲在房间里,第二天便离家出走了。她一直在远方亲戚家生活,长大,亲戚家也不太富裕,所以她一直打零工,亲戚曾跟她父母打过电话,但是父母并没有来接她的意思。

最后,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林央,你不像薇染,所以你不会明白她的辛苦,我只是想多疼她一点。

所以你疼她疼到了西藏去。

她其实并非独身去的西藏,而是和某位男友一起。你没有生气,反而傻傻地跟去。你说怕她男友照顾不周。

我说李慕白,爱一个人爱到像你这样子,我宁可去死。

你认真地转头看着我说,林央,我不怕死,可我怕死了没人比我更爱丁薇染。

……我和你无法沟通。

07.

我们共眠过,那么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喜欢我

你回来吃了饭后,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然后写博客,我经常说李慕白你真的可以更女性化一点。我就没见过写博客的“活”的男人。你白了我一眼,不理会我。你说你这么爱丁薇染爱得我都替你憋屈了。

你说,林央,天晚了,赶紧回去吧,别在这里瞎磨蹭了,你知道我喜欢丁薇染,我们俩不可能。

我说,李慕白,你不刺激我会死啊。你妈可是认定了我这个媳妇的。

你说,你不知道我发过誓,我愿意为丁薇染终身不娶吗。切,李慕白,你可真幼稚。我鄙视地看着你。然后说,我家里今天停电,我在你这里蹭一个晚上。

你无奈地冲我翻了一个白眼。我们早熟悉到了勾肩搭背,你在卫生间都能喊我送纸的程度了,所以你丢了个枕头给我,并指了指沙发。

灯灭的那一刻,我借着窗外隐约的光亮,看到你卧室开着的门,安心地躺下睡了。半夜,外面下起了大雨,我被雷声惊醒,然后从沙发上滑下来,抱着枕头爬到你的房里,然后在你身边轻轻躺下。

柴门文说,喜欢一个人有三条原理,第一见到他,第二理解他,第三与之共眠。

身边的你呼吸轻微,睫毛有阴影笼罩,我躺在旁边心跳如鼓。我只缩在床的角落边,我不敢靠近你我怕一靠近你你会被我惊醒。李慕白,你一定不知道,有很多次我借住在你这里,都会半夜偷偷跑进来缩在你的床角睡。

因为,我迷信地认为,我们这样也算是共眠,我们共眠过,那么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喜欢我。

外面雷声轰隆,我却满腹温暖。

08.

我假借妹妹的名义也要和你腻在一起

因为昨天晚上有点受惊,所以第二天早上我就没有比你早起。于是你看到床边的我,吓了一跳。你吃着早饭说,林央,你怎么这么饥渴。

我被你发现了秘密,这比让我脱光衣服站到你面前还羞耻,我脸通红地说,滚。

然后还欲盖弥彰地补充道,昨晚打雷了,我不太习惯睡沙发……

你没理会我的解释,只是意味深长地冲我笑。我举起手中的鸡蛋砸向你,你接住然后喝完牛奶站起时笑道,谢谢,我去上班了。我依旧像以往一样,站在窗边,看着你身影挺拔地走在林荫道上。

然后转身打开你的电脑,打开你的博客,上面是你更新的第192天日志,,丁薇染也消失192天了。

你昨晚更新的日志依旧是,薇染,你在哪里,我越来越想你了。

不过与平时不一样的是你多加了一句说,有时候看到身边的林央,我就会觉得那是你。如果我们能这样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我的心疼了起来。

我想起你平时经常对我说的话,林央,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把你当妹妹看。

是的,我多卑鄙,我假借妹妹的名义也要和你腻在一起,不让别的女生有机会。

我去医院帮你拿了药。路上,有一辆车把我撞倒了。

我的腿擦破了皮,司机焦急地下车要送我上医院,我只是冲他摇摇头,说自己回去诊所拿药擦一下就好了。司机奇怪的看了看我,然后,迫不及待地转身走了。谁会往自己身上揽事。

我坐在路边,看着腿上冒出的汩汩的鲜血。想起半年前的冬天我去看你时,你身上流的血比这还多。

那时的你陷入昏迷中,嘴里不停地喊着不不不。

没有人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的旁边躺着和你一起去西藏的同伴。

09.

因为她去了天堂

你觉得我和你母亲熟识特别匪夷所思,那是因为,在你最危难的时候,我曾和她一起守在你的床边两天两夜没有合眼。

你不是经常说不知道丁薇染去了哪里吗。

慕白,因为她去了天堂。

大二那年寒假,你固执地要同丁薇染一起去西藏,即使在知道她会和男友同去的情况下。你们一起在西藏玩了四天,但在回程的路上却遭遇雪崩,丁薇染的男友看到大雪滚下,便不顾还一起牵着手的她,甩开她的手跑掉了。

而你却傻傻地奋不顾身地扑到即将被大雪掩埋的丁薇染面前。那场雪崩不大不小,幸存者是多半,你活了下来,丁薇染的男友活了下来,可惟独丁薇染没有活下来。在医院时,与你同行的人对我说,那个女孩使劲地把你推开,你才幸免遇难。

两天两夜,你醒来时,我与你父母一样喜极而泣。

你茫然地问这里是哪里。状似失忆。

我们小心翼翼地提点你,最后证明,你确实失忆了,只是失去了西藏的这段记忆。

你只记得自己一个人来西藏了,遭遇了雪崩,不记得丁薇染了。所以如今,丁薇染在你心里依旧活着。

只是你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而已。你父母怕与你同行的人说什么不该说的,所以马不停蹄地帮你转了医院。

后来,你的病好了。

但是,对丁薇染的那段记忆始终无法复苏。

我告诉你,她出国了。她找了喜欢的人,然后一起出国了。

你便信了。大三毕业实习,个个都在忙,谁都不会对这个谎言有怀疑。毕竟,丁薇染她一直是那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

她无论做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情,都显得那么和谐。

但是,慕白,有一件事我想你是对的,丁薇染是喜欢你的。不然她不会在大雪坍塌之际,推开在身边企图拉她的你。我想,大雪里,或许她还会歇斯底里地喊一句,李慕白,我爱你。

这样,看起来就像一部浪漫的偶像剧了。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喊,但是我多羡慕她,可以陪你经历生死的那一瞬间。

10.

我眷恋这样的时刻

我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瓶红花油带回家。

你打来电话时我正在擦拭伤口,你听到我受伤了立刻赶了过来,然后小心地为我擦拭伤口。边擦拭边念叨说,让你找个男朋友吧,不然现在这个苦差事也不会落到我头上。但是你的眼神极尽温柔。

慕白,那一刻,不管你把我当妹妹或是哥们儿,我觉得都不重要了。

虽然我明白爱不是种子,有耕耘便有收获。但是,慕白,我眷恋这样的时刻。

我恶毒地希望你的记忆永不复苏,这样我便会永远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