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从走那些你给过我的时光记忆

分类:QQ开心日志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命运,你无法想到一个陌生人会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喜欢就是那么突然的一件事,没有预兆,看到他就会自然的变得那么欣喜,慢慢的想去靠近他的世界,那个男孩,左易,那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高高瘦瘦,短而坚硬如麦芒一般的头发,身上散发着一种温暖的阳光,原来他和荀泽都是音乐班的,得到这个消息,我经常拉着雪儿去看他练习,我甚至像特务一样跟踪他回家,想在第二天和他来个偶遇,才发现他经常去一个地铁站唱歌,那么安静,祥和,我不懂得音乐,却听得好难受。想为他分担他心里的哀愁……
雪儿问我格格今天还去地铁站吗?我点了点头,我必须陪着他这个我喜爱的人,雪儿抱着我说去吧,原谅我。我乘公交来到地铁站时人潮还很少,想起雪儿说的不要等到不在了再说,依稀记得那天我走了一步,又缩回去,害怕他不记得我,甚至拒绝我。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唱,鼓起勇气冲过去对他说可不可以不要让我找不到你,好吗?他笑着说格格,你还是过来了,我以为你打算一直躲着我呢。我羞怯的低头,原来我做的这么明显。
雪儿打电话给荀泽,让他接我回家,等荀泽赶到时看到的是他陪了十几年的两小无嫌猜的女孩幸福地依偎在别人的怀里,他想,没关系,真的,只要格格没结婚,他就可以等。
突然第二天雪儿对左易说他可以获得音乐更深层的深造,但是必须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格格,左易去看了精神病院的母亲,悄无声息的走了,现在的他还什么都没有,他觉得他什么都给不了格格,他需要这个机会。为了那个偷偷跟着他的女孩,为了母亲……
后来雪儿找到格格告诉他左易去了另一个城市,而她会和他一起去那里,今天是来道别的,我僵硬对雪儿说这个玩笑一点不好笑,雪儿严肃地说格格,你醒醒,左易他不是你对的人,他抛弃你了,为了名,为了利。雪儿最后抱住格格对她说希望我爱的二个人你们要幸福,那样我便也值得了。雪儿打电话给荀泽后,歉意看了看失魂落魄地格格,擦了擦眼角地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格格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你有荀泽,至始至终都爱着你,你很幸福,我愿看你幸福,即使我心痛的死去,可是你是我的格格呀,我三年的友情呀,你是我最爱的荀泽的最爱呀……
荀泽赶到时格格一个人满脸泪痕的坐在那里,快步走上前去抱住她,格格,你还有我,我一直在的,一直在,格格我会等你,等你接受我。格格看着荀泽,呜咽着说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有你了。
那天他们走过一条条大街小巷,她终于接受雪儿和左易在一起了的事实,那便也好。
有时候可能我只是路过你的一片风景,转身却不会是你的定格,我们只有一个人生,没有办法活出那么多可能来,当人已经走远时,说出口的也只能是前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