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致那虽生犹死的友情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心情日志QQ友情日志

  喜欢一个人想事情,来龙去脉细枝末节,想到乏味;喜欢单曲循环一首歌,字字句句抑扬顿挫,听到腻味;喜欢无事一身轻地默默发呆,这不是我个人专属,但却被我实实在在享用着。也许有人会问这样会开心吗?我要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追寻内心的欢愉,既无碍他人,又宠溺自己,何乐而不为呢?或许有人说这样会显得不合群?难道随波逐流别人笑你也要跟着笑就是合群,或者以为别人的快乐就是你苦苦觅寻的才不会那么格格不入吗?

  记得前段时间《黛玉传》看到结局时,竟无法自控地泪流不止,以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沉浸在那种焚稿断痴情却望眼欲穿最终没能得到答案的深深绝望里。这让我想起大学时代自己的经历,因为多愁善感的性格很容易对一些事情动情,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这些在舍友看来是那么的难以理解甚至有点格格不入,也曾解释过,但不曾得到理解。后来毕业之际,才从一舍友的日志里发现,舍友坦言曾经那些异样的眼光只是她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我身上,而在分别之际才终于全数明了。

  年岁渐长,再也不会刻意去讨好谁,喜欢就在一起,厌恶便各不相干。何苦违心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委屈了自己也难为了别人,内心还得不到安宁。要知道,勉强得来的总是差强人意,而过客也终究长久不了,浮萍本无根,顺其自然才是善待自我。大浪淘沙,洗尽铅华,留下的才弥足珍贵。

  前不久,和一个姐妹聊了很多,她说感觉没几个朋友,毕业后各走四方,加之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疏于联系,感情越来越淡,交心的也屈指可数。善于倾听的她却说渐渐不喜诉说,有时觉得麻烦没必要,有时说了只会让对方跟着担心却无一用处,而她不想把太多时间浪费在调节情绪上,大多事情都自我消化,这样也能让自己内心日益变得强大起来。

  第一次听她这么说,我是反对的,心想这样岂不没朋友了,人与人不就是交心才能走得长远些,同甘共苦不就是友情最好的见证吗?这样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不就是斩断感情的直接元凶吗?对此,我由曾经的不赞同到如今的深信不疑,大抵只有经历了才明白其中个味吧。当你满怀热情拨通对方电话时,却只是结结巴巴一问一答的模式,千里之外都能感到深入骨髓的凉;当你走近对方伸出双手敞开怀抱时,却听到一句句自欺欺人的敷衍,满怀热忱的友好被硬生生拒之门外;当你把积攒了一肚子的话付诸于一个人的时候,却得到的是嗯啊呵呵完全不走心的场面应付,全副心思设定好的画面瞬间崩塌得支离破碎。

  尽管如此,并非全盘否定,经过时间这张网的过滤,每个人的生命里也都会留下一两个知冷知热的至交,但比起人性的贪婪,还是显得不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同的生活轨迹就像东西半球的时差,差到让你找不到平衡点,大到让你怀疑人生不知所措。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去抱怨,因为没什么可怨怼的,现实总是让人猝不及防,巴掌一次次响亮亮的打在脸上总能让人醒悟过来。

  当我们从学校的象牙塔里走出来,抱着满满的自信和无畏的精神,以为世界就在自己的杀伐决断中有所改变,驰骋人生就如驾驭一匹马,是否打赢这张牌就看自己的本领。可是,当面对现实,很多人终于明白了一些道理。一旦涌入大社会这个洪流,才开始明白身不由己不是说说而已。我们时常自我安慰,熬过这一段就好了,这的确可以让人望梅止渴,但现实总是面目狰狞,让人既恶心又不得不面对。

  其实,并非要故意去忘记谁,而是你我都不再有交集,之前的交点只是互相认识的契机,上帝派对方来只是要和你打个招呼,在彼此生命里转个圈起个舞,而后都自顾自的走,以至越走越远。也许,背影能见证走过的痕迹,可背影毕竟太过落寞。谁不想看到对方笑颜如花,张开双臂奔跑,温暖也纷至沓来,只不过臆想大多活在梦里,远了的只会越来越模糊。就像雨水,一滴一滴落下,在触碰大地的时刻立马摔成一朵花瓣,随即混入同伴队伍中不知所踪。你明明看见它了,却再也找不到了。有些人,你很熟悉,却寻不见曾经的模样。

  所以,沉默不是某个人的专利,它简直成了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让人享用不尽的毒药,它隔三差五的光临,让你我飘飘欲仙欲罢不能。也曾把酒言欢意犹未尽,也曾心无芥蒂无话不谈,只是岁月太过扎眼,只是时光太不经用,我们都想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却都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我们都患上了一种叫作故作成熟的病,内心翻江倒海风起云涌,还要装出一副淡定无谓的样子,把伤口用世俗的土掩埋,然后佯装轻松笑的却如此难看。其实,谁也不想这样累人累心,生于尘世间,如七情六欲关乎人本性本能的表露都是值得原谅的,谁都想挣脱,却无人逃脱。

  夏小虎的《人生》里唱:“当我高举理想的火炬,天空却刚好下起了大雨,当我面对镜中的自己,越来越感到陌生的恐惧”。当我们手握大旗占领了一块领土,以为自己主宰了世界,却终究被世界改变。我们出生之时,那洁白无瑕的画板就是为我们而准备,画板上也必有一颗绿葱葱的常青树,而最终这棵树或被动或主动被破坏殆尽涂画得无法辨认。

  有时候,真希望有些凋零碎片只是书里的故事,一觉醒来愈合如初。有时候,只想抖落一身鸡毛,简单安宁的生活。然而,故事终究是故事,生活却不是游戏。我们终败给了那虽生犹死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