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在火车隆隆的轰鸣声中,我重重地踏过了秦岭雪山,趟过长江湍流,从西蜀来到唐都,追寻我儿时的梦。二十多年的梦中,有一位动人的姑娘,她如莲花一般纯洁,露珠似的澄澈,她的羞涩和美丽,如久久跌宕在清潭中的明月,挥之不去,又无法触及。我伸手抓去,却又是梦醒,只是隐隐记得梦中,有座古城 ,名叫西安,有个大学,位于北岸。

  那时候,我以为,我的生命中最壮丽的风景、最动人的美丽是去领略五岳山川,长江长城,看旭日东升,花朵绽放。直到三百天前,我真的遇到了那位女子,才明白,什么是今生与你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叫河宝宝。河,是河流的河;宝宝,是宝宝的宝宝。这三百天的日子,我们像一对冬天里的含羞草。被寒风吹得不能弯腰,一个点头,却恰好紧紧依靠。

  拥抱的脚步,旋转地快要失去平衡,爱情,愈发变得美丽。我想即使来到奈何桥前,孟婆也会舍不得递给我们那只碗。她会说这对新人,就像冰山上的雪莲,我要他们把甜蜜献给天空,纯洁送予大地,生命绽放给采药行者,灵魂留赠子孙后代。

  宝宝的甜蜜,是那只缤纷萤火虫的五彩甜蜜。在那里,我和她拍下了太多太多多彩的奇迹。我还记得,那里有一轮硕大的圆月,月下,我与她双眸相会,那水灵灵仿佛在诉说,”我已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娶我可好!”我单膝点地,把她的右手牢牢牵起,寂静甜蜜的话语,“亲爱的你,我在这月下相誓,无论天涯海角,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你我的心永远都在一起”。我爱你不是一句承诺,或者不仅仅是一句承诺,那是我们对幸福的追逐,那是我们对梦想的肃然起敬。我知道,每个人迈出不熟悉的步伐,都会有苦痛阵阵,这个女孩相信我们的爱情,我必须倾尽全力,让彼此都不后悔三百天前的初心。

  宝宝的幸福,是一次次手牵手的花样幸福。在餐厅,在课堂,在图书馆,在电影院,宝宝都会挽着我的手臂,直到如今,她一旦离开,我都会阵阵惊异。宝宝总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蹑手蹑脚来到我的身后,我都能突然转身,令原来想吓我的她被反吓一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她的时候拿起电话,总能看到几分钟前她也恰好发来消息。有时候,我心里突然闪过她的身影,一回头,她正在我身后准备嬉戏。我想,我们一起走得久了,手与手之间,生出了一根互相牵连的丝弦,看不见,也摸不现,只是一旦分开,丝弦会被拉起,离得越远,拉得越紧,我们的疼痛也就越剧烈。我和她的的心里一定在互相呼喊,”宝宝(卓X),你在哪里,你也想我了对吗?对,我也在痛了,你能不能听到我心里哭泣的声音?”谢谢那根弦,我们会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宝宝,爱的宝宝,是在苦和甜之间努力品尝着的女孩。我常常太任性,不会关心人,害得宝宝流泪,害得宝宝流泪了。我会把自己的美食分一半给她,但常常忽略了她不爱吃甜品;我总是拉着她四处游玩,却往往忘了她还有自己的学业。她一空闲总能过来看我,我却除了再送她回去,带不去更多的惊喜。她一再放下自己内心的恐惧,与我一同看着繁华世界,多么美丽。如果我把最好的自己给她,用最好的智慧照顾她,宝宝会不会不那么伤心和难受。她将宝宝写进了原本自己独立和倔强的灵魂,我又怎能不抛弃自己虚伪的浪漫,把所有的爱和勇敢给宝宝一个摇篮。

  尽管爱情的大海中,三百天的彼此仅仅像一粒砂石。但在这甜蜜的梦里,我们似乎超越了空间本身的时限。我和宝宝终会一起,经过日日夜夜,去布达拉,去巴厘岛,去日月潭,去澎湖湾。历经风风雨雨,看遍朝阳夕霞,直到爱的下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