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在路上,那抹独好风景

分类:QQ空间日志QQ心情日志QQ旅行日志

  很多人都说25岁前要极尽疯狂:看一场超赞的演唱会;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有一个随时可以甩脸给他的异性死党;在影院里大哭;通一个high到爆的宵;酩酊大醉一次;谈一场疯狂却无果的恋爱。25岁之后:敬养父母,烹调打扫,工作读书,结婚育子,收起棱角,藏起疯癫,安稳生活。除了超赞的演唱会,女孩子25岁之前该做的事情我全都做了,或许是我的性子本就不喜欢太过于热闹,也因而对于演唱会并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人,安静的午后,可以捧起一本书,阅读至夜幕的降临,听一听音乐,与演唱者是谁都无关。

  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拖延了太久,很多人都想,却要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而未能成行,的确,这需要勇气。读书的时候,没钱没时间,工作了,有了积蓄,却没了时间,老了,有了时间有了积蓄,却错过了旅行的心情……12年的圣诞节,我在做的好好的工作上突然决定了离职,同事们朋友们都在说,年终奖还有一段时间,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辞职?其实,心底那颗疯狂的种子,已经达到了肆虐不可抑制的地步,我无法控制住它了。

  离职后,在家大睡了一天,次日收拾好几件换洗的衣服,打成一个小包,背着三年前就买了的傻瓜相机,把门一关,头也不回的离去。一直想去的地方有,漠河、蒙古草原、南京、绍兴,站在人潮涌动的车站,迷离的望向远方的灰暗,我不晓得哪里好,那颗疯狂的心在十字路口,第一次徘徊了。车站的黄牛,纷纷过来询问去哪,“南京”两字脱口而出。

  经过半日的颠簸,司机把我丢在了貌似是南京中央门的附近,夜幕早已拉开,湿漉漉的地面时有积水小洼,霓虹闪烁的繁华倒影在污水里,却依旧是那么的明亮。飘着雨的江南,行人稀少,在这个陌生的地点,不知道往哪里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随手拦了一个的士,“师傅,到夫子庙吧”。对于南京的交通,其实,心底早已有了了解,甚至于那条路那条街哪个公交车,感觉自己像是多年未归的故人。车窗外的行人稀少,擦车而过的公交上,也是寥寥的几人,也是呵,在这样的季节,能有几个人像我这般的无赖悠闲?!和的士道别,没入了夫子庙的夜色里,街道两边林立的特色商店,在霓虹灯的照射下,看的到古香古色的大概轮廓,不晓得天亮后的容颜又是如何……秦淮河的边上,风有些凉,吹的人也清醒了许多,不在停伫不在遥望。

  看到一家布局也很特色的古典型宾馆,临窗就能看到夫子庙的局部面貌,选择以此为开始的地点。窗边有一台电脑,听着轻柔的音乐,一边清理了自己所需要的路线,望望窗外,雨丝还在漂,行人更少了,剩下的多是年轻的情侣了,原来,年轻,如此的好!刺骨的风,冰冷的雨,在他们的爱情面前,是那么的不足为道,也许是爱情里的一种锦上添花吧。

  早晨,天还是阴蒙蒙的,只是雨不再飘落了。沿着夫子庙跑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清凉的早晨想到一句不合时宜的话“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不自觉的苦笑一下,眼前的秦淮河很安静,却又透露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不知道两岸的楼阁里,当年的佳人在哪个闺房里笑颜过?

  对于我这样的穷游人,不喜欢购买所谓的特产,于我看来,各地的商品都是相差无几的,能代表本地特色的也就一两样而已,只取了一盒雨花石,形状不一,各有趣味。我这样的俗人,不爱吃不爱玩,只想静静的多看多走,偌大的夫子庙,也已走马观花的看过了一遍,对于周边的环境也摸索个差不多了,大门处的公交站可以直接载我去玄武湖、总统府,边上还有个公交可以载我去中山陵……想来,以夫子庙为开始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

  问路到了玄武湖,站在大门下,仰望它的高度,思绪万千。放着宽阔的大路不行,独爱雨水冲洗后的青石板,湖面平静,湖水清澈,心里有着点点的失落,依稀记得杭州的西湖,若你在她的岸边,浪花总是一波又一波前赴后继的扑来,总觉得西湖有些调皮,此刻的玄武湖,似乎太过温柔了。我这样的俗人,对于风景并不是过于特别的追求某一点,就好像我不会特别的喜欢某位歌手的歌,总是无所谓的顺其自然。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的思考,一路的眺望……遇见特别喜好的某个角度的某个画面,随手把它定格下来,在某个无赖的时刻,慵懒的窝着去欣赏,去回忆那个时刻的美好。

  三天里,走过了玄武湖,瞻仰了总统府,站在了中山陵的最高处,记住了南京大屠杀的忧伤,个中滋味难以用苍白的文字来描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微薄无力。

  女孩子,要么读书要么在路上,这么年轻的年龄,何苦让自己活的太束缚太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考虑生活、不计较工作,什么都不想,给自己一次放空的机会,给心情换氧,给回忆添章回。路上的那抹风光,在守候着谁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