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

  潇潇细雨,泼泼洒洒,旖旎了整个深秋。十月,就浸在薄薄的烟雨中,湿哒哒的没有一点生机。这雨,一下就下了十几天,不眠不休……

  初见时的美丽,也曾如深秋的桂花样,把芬芳挤满巷弄街角。 可如今,那些美好,温暖的时光就在这阴沉沉的云隙里悄悄的溜走了。

  不知何时突然喜欢了宋代词人吴文英的几句诗‘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年事梦中休,花空烟水流’。却说不出具体的缘由,大概没有为什么吧!偶尔还会临窗听风,观雨;偶尔也还会写写画画;偶尔也会煮一壶香茗,把自己端坐在袅袅的香气里倾听时间的脚步声;感叹时光易逝,岁月这把杀猪刀,不仅苍老了我的容颜,还那么肆无忌惮的涂抹了我的人生。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窗外,一曲忧伤的旋律,穿过厚厚的雨帘,闯入我疲惫的耳膜,敲醒了我慵懒的思绪。

  悠悠水城,烟柳迷离。我在没有阳光的午后把自己锁在一页书里修行;那一页,既不是清风弄影,也不是什么山高水长,应该说一个美丽的梦吧:而是一个温暖的农家小院,就是极其普通的那种小院;小院里没有奢华的装饰,只是满载着多情的秋,金黄的叶,怒放的菊,遒劲的树,红彤彤的果……

  其实,那里还应该有一个不一定是妙龄的女子。她青衣长裙,青丝素绾;她会擎着伞,穿过浓浓淡淡的雨雾,沐在烟雾缭绕的秋雨中,她会吻着花上的露水,倾听花草的浪漫细语,任棉布长裙沾染了十月的伤痛,泪痕斑斑。

  记得白落梅曾说过:“给我一段老时光,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不去管,那南飞燕子,何日才可以返家。不去问,那一叶小舟,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不去想,那些走过的岁月,到底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如果可以,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守着寂寞的年华,在老去的渡口,和某个归人,一起静看日落烟霞。”

  说实话,这样的场景,我是极其喜欢的,并且不止一次跟学生描画过。只是,我没有像白落梅那样,去期待某个归人,去设计某个桥段。

  实际上对于生命中的一些无常,我早已看透。所以,并不真心奢望着上苍的格外眷顾。只是在心底一千次的告诉自己:缘来的时候,不要去拒绝;缘去的时候不要难过。如果失去,那也只是因为老天把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拿走了,没有什么难过可惜!

  记得曾经是那么喜欢秋的气息,喜欢秋的丰沛,喜欢秋的成熟……可如今,一个人的背影是那样孑孓;真的不想在秋风中瑟缩着前行,不想无意绽放我的孤独,去破坏了别人的美丽。

  转眼已经是深秋了,某些人在我的视线里,远了又近了,近了又远了……一个个美丽的籍口,也如这蒙蒙烟雨,用自己独特的姿态站立。就让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吧!

  伫立在岁月的渡口,任思绪穿过一帘帘风雨,让一些过往在刹那间被打湿凝结。目睹一些美丽的曾经在瞬间被褪色……仔细想来,最美的遇见也都不过如此啊,无论怎么辗转,所有的美好都会随着风雨褪色。枯萎。消逝。

  如果有来生,我定会沿着溪水而居,把绿草撒满喜悦地河床,在河畔拾捡多情的浪花,再斟进相思的杯盏,醉染一世爱恋的诗篇。不管生命中的某些人在与不在,我都会一样安然。把一些无人能懂的快乐不快乐,都安放在静静的河流,让它伴着岁月的流走。这样就好。做一个淡然的女子,可以从容不迫的行走,镇定自若的说话,不会害怕离别,宠辱不惊。会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就做这样的女子吧!让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让一些事情看着看着就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