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如果,我老了

分类:QQ恋老日志

哪个女人不怕老,都怕。想想,如果老了,眼袋会垂吧,那简直就是岁月的印章,容不得你躲,你逃,啪嗒,盖上,变成永远啊。皱纹呢,更是不安于寂寞,追着赶着捧你的场,像开会一样,集体往你脸上涌,波澜状况啊。还有老年斑,也会以铺天盖地之势来瓜分你的脸,即使咱这张脸,早已是山河破旧。宛如中国国情人口多,底子薄。

心惶惶然啊,端的是一个怕,所以,女人扎堆一样往美容院跑,为奔赴一个美好的未来,做足面子工程。就连心里也是千万次的默念,青春啊,青春,你慢些走,慢些走。可青春这趟火车,咔嚓,咔嚓,绝尘而起,哪管你声嘶力竭也好,哭天抢地也罢,惘然,惘然啊。

不过,最近每日家带儿出去遛弯,突生感慨,老有老的好,心底漫起一阵对老的渴望,像小时难得的一块水果糖,我会含在嘴里,不急,不忙,慢慢吮吸,那甜,丝丝绕在舌尖,便也是另一番回味吧。

如果,我老了。我一定也来广场,扭扭秧歌,舞舞扇子,秧歌,是农村老家的,土气,老套,像农村老奶奶讲的那些老掉牙的故事,虽然早已没有半点新意,但我喜欢,这土的掉渣的东西,很旧,很风尘,很故事,扇子呢,大大的折扇,呼啦,展开,抖动,像水波潋滟,层层荡开去。舞扇子,关键在手腕,捏住扇柄,手腕转动,或快、或慢,扇子在手中开出花来,饱满,蓬勃,朵朵都艳。

如果,我老了,我一定一个人向远方,去旅游。年轻那会,有激情,有冲动,去世界的任何地方,可惜没资本,充其量是节衣缩食地省下点碎银子,于夜色里,翻了校园的墙头,只为去皇帝老子呆过的故宫看看,怎样的奢华,怎样的后宫,怎样的三千粉黛。可去了,方知银俩不够,日高人渴漫思茶吧,三碗北京大碗茶下肚,自慰,够了。结了婚,上了婚姻这条船,就只能在这条小河沟里荡啊荡,船头坐的是那当家的汉,船尾做的是那待哺的儿,撇不开,舍不下啊。围着他们转。想想,也只有老了,来去无牵挂,我一个人,就奔了天涯,丽江的水多美,桂林的山多俊,西藏的天空多蓝,内蒙的草原多广,都不再是遥望。

如果,我老了,会回了老家,弄块地,将养身体,种些豌豆啊,黄瓜啊,南瓜啊,每日家拾掇它们,哪一场春风,开了花,哪一场春雨,结了果。谁说这不是一场美丽的遇到。

如果,我老了,会从时间的马背上,把那人拉下来,别去忙着应付那一场又一场的所谓的身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游戏,低头做小众,坐在树荫下晒太阳,提着篮子买菜,这画面多隽永。烟尘岁月,便是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