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为你,千千万万遍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

  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会讲故事。所谓故事,不过是偶然间碰碎的青春。正如阳光明媚时,路边的合欢撑起的粉色花朵,教室里因年久而呼呼作响的三页电风扇,靠窗那儿趴在课桌上午睡的男孩,一双双白色的帆布鞋和白衬衫被那些年的阳光映衬得很耀眼。而每个故事记录的片段和场景都是平平淡淡的,但留下的不仅是遗憾不仅是不舍,更多的还是弥足珍贵。

  (一) 我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大三课少,上午爱睡懒觉,吃过饭下午便常呆在学校图书馆看各类书籍杂志。坐我对面的依旧是那个认真复习英语六级的姑娘。

  之前我的座位不固定特随意,喜欢各处乱窜,自诩以上帝视角“俯瞰”着那些复习考研的,复习考证的,复习考试的人。当然林子大,什么鸟都能碰着,有在图书馆公然睡觉打鼾的,有在图书馆秀恩爱的,有在图书馆大声背诵书籍的,也有在图书馆泡妹子的。在此声明,我不属于最后一种,也不属于上述任何一种。只是觉着隔着一张桌子,看形形色色的人,揣其心理,观其相貌,岂不乐哉。

  依旧是很普通的一天,瞅准了一个对面是个美女的座位,拿着小仲马的《茶花女》便坐了下来。不知何时,一股细腻软糯的味道扑鼻而来,闭着眼睛循着香味耸着鼻子闻过去,也许是鼻翼耸动动静略微偏大,反正四目相对后,发现她看我的眼神仿佛像是在看一个变态。呜呼哀哉,我竟成了变态。尴尬之余,我只好趴着睡会觉。

  睡醒以后,我一有空就盯着她看。企图以神经病加变态双重身份吓走她。我想再怎么神经大条反应迟钝的人也会发现我总是盯着她。奈何任我雨打风吹,她自岿然不动。该写阅读写阅读,该听听力就听听力。

  我只好认输,仓皇收拾东西逃掉了……

  次日,她还在那里,我也索性坐下,细细打量一番。这姑娘静得很有特点,让我想起一句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倒是我昨日小家子气了,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只是这波澜起得未免有些牵强。

  自此,那个座位似乎有了魔力,总能把我抓到那儿。当然一有空还是喜欢抬头看看她,看她用一只手撑着脑袋记单词,看她在本上写写画画,看她在干嘛。很默契的是我们并没有任何言语的交谈,有时我先去,一觉醒来,她便坐在了对面。有时她先来,一觉醒来,她还在对面。只是偶尔抬起头给我两个鄙夷的眼神。我也便厚着脸皮干别的事。

  苏轼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尘世的灯红柳绿不知将你我侵蚀成了多少的荒芜,唯有校园似乎表面上看起来依旧纯情着,透着阵阵墨香。这便是我作为一个学渣却深爱图书馆的缘由罢。此心安处是吾乡。

  今天是六月十五号,距离六级考试还有三天,陌生的女孩,加油!我在这里等风等你!

  (二) 月光流转终成你

  人世间,每一次猝不及防的离别都不外乎是心中蓄谋已久的流浪

  那句用欣喜之情说出的再见,抑或是那句用诀别之意道出的再也不见

  经年后,待你回首遥看时

  除开屋檐朱红的褪却,琉璃的散尽

  便只有满目荒凉,满目的灰飞烟灭

  远方的文友今日对我说:我不知道曾经说过在一起的人是否还在,大概就像我朋友说的,一个人想念你就会主动找你,然而他并没有,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的天长,他一个人的地久。

  过了二十一分钟,她又来短信说:有很多道理我们都懂,只是过不了那道坎。当然生活得继续走下去,并且也要活得努力活出最精彩的自己,只是很多瞬间真的会突然好想念。

  这自问自答看似矛盾,却又合乎情理,毕竟人不能说服的往往只有自己。我又想起来前天晚上,凌晨三点半,我在手机备忘录里写道:今天是第467天。我桌子上还摆着你送的那罐彩色的荧光星星,你叠了一个星期的那罐。可是等我再打开盖子,上层的几颗已经褪色了,苍白里似乎诉说着淡雅的离殇,让我看起来都很难过。是不是要等到所有的星星黯然失色我才舍得丢掉它们?

  大概是两年前的现在,我们第一次次坐k251号列车。红车皮,缓缓的开着,一路上告别了汉口随州枣阳荆门当阳宜昌。那时候我刚读完《平凡的世界》,脑子里一直萦绕着一句话: 我们原是自由的鸟儿,飞去吧——飞到那乌云后面明媚的山峦,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角,只有风在欢舞……还有我作伴。

  在我看来人生的旅途就是风尘仆仆匆忙间与山水人文短暂的邂逅,转身便策马扬鞭,奔向另一个有家的地方。等到某日迷失自己,在霓虹灯闪耀得看不见星星的时候,倒上两杯酒,一杯为当初的流浪岁月而举,另一杯洒给黑暗。敬一切遇到的邂逅的人和物,我干杯,你们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