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父亲,我将是你的支柱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悲伤日志

  今天大雨,父亲冒雨来到我所在的城市,看望他生病的姐姐。

  大清早接到电话,睡眼朦胧中,父亲匆忙的说了一声到了,电话那头便只剩下车站嘈杂的人群聚散的声音。缓了会神,问了一句要不要去接,嘈杂声中父亲答了声已经坐上车,电话那头便安静了,只听见窗外雨打在玻璃上,断断续续。

  父亲在到了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问及我能否一起去看看姑姑。我说起跟姑姑素常没什么联系,倒不如不去。父亲在那边安静了一会,依稀听到那头有人在说街道,门牌号多少,父亲低沉的回了句算了,便挂断了。

  我坐在书桌旁,想到厚实的父亲一个人面对那刻薄的一家人,如何应付。脑海中似乎出现了父亲拘谨的坐在角落,没有言语,满眼的焦切不安,于心不忍,便匆匆赶了过去。父亲在门口接我,大雨中,父亲挨着铁门,高高的举着伞,看到我,满眼的欣喜。父亲执意撑伞,我们并肩走着,不知不觉中我高了父亲一个头,父亲头发白了,背也直不起了,越来越沉默少语了。我拿过伞,牵着父亲的手,岁月在他手中留下了沧桑的厚茧,我第一次如此深切的触摸到,心里触痛,却无从补偿,内疚弥漫我的心,冲散了我满心的碎语。

  大雨滂沱,路似乎很长,时间似乎很慢,我和父亲艰难的同步前行。自从离开家,许久没有这样的和父亲一起,忘了上一次是何年何月。只记得,那时父亲很聒噪,一路上畅说不止,提及年轻的时候,高中辍学,去学了做竹艺,之后去做木匠,赚了些钱,又去学电工。说电工很难,学得脑袋都疼,觉得深的学不了,就在基础上不断琢磨,没想到成了一位不错的电工,还有了我,父亲满脸满足,大笑不止。还提及那时还是少女的母亲学长号,吹的鬼哭狼嚎,连他都受不了,每次故意经过冷嘲热讽,最后母亲骂了一句文盲,父亲悻悻的走开了。而后父亲学了口琴,吹箫,父亲得意地说他是学的人中吹的最好的,说不尽的自豪。此刻,父亲再无言语,无尽的沉默,在雨中碎成了花,化成了滴,落在心头。

  父亲老了,他的大半生都在为我,为这个家,受尽蹉跎。当年那个嚣张飞扬的少年已成了时光老人,沉默悲伤。而我,看着他一步步的被压垮,爬了满脸的皱纹,除了心痛,我却做不出任何承诺,来护他余生安乐无忧,我愧对父亲这么多年的倾心付出,愧对自己。看着父亲消瘦的侧脸,沾着雨滴,我心如刀割。父亲,我将是你的支柱,父亲,我是你的支柱。 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