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没有人会感激你的随意妥协

分类:QQ空间日志QQ感悟日志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坚强。这句话是我在前些日子读林徽因的文章中看到的。

  那一夜,我在翻林风眠的画、看莫奈的图,我调解自己的方式就是如此。许多年来,我不再那么喜欢吐露自己平凡的情绪,读书和写字成了我的出口。可我又愿意在那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挡在自己的身前,用自己单薄的力量,做最后的挣扎。或许,我也渐渐觉得,温柔,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方式;不妥协,也是。

  大学实习有一段时间是在一家广告公司,带我的是一个比我大六岁的女孩S。这个广告公司,有非常森严的利润分配制度:一单业务,设计人员与业务人员总共可以获得20%的提成。老板为了方便部门之间私下沟通,让业务员自行与设计员对接。两个人的分成由彼此商定。用老板的话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老板天生是自私的,不过同是打工的,愿意给你更多的钱,没有人会走。据我了解,这家公司,除了辞退的,三年没有一个员工离职。

  我记得,有一个广告设计大约是20万元。S带我去的,差不多与老板约见了三次,就定下来了。说实话,谈业务是一件辛苦活,专业术语自然是帮不上忙,但约时间、敲合同、定方案,来来回回改了不下二十遍。约了老板六次,成了三次。席间,我还要跟老板拼知识、拼口才、拼智慧,绝对不输任何一档主持人节目,诚惶诚恐,最后幸运拍定。

  S这次与公司的一个资历比较深的设计师合作。内部签分成合同时,设计师突然间改口要从原先的12%增加到14%,并要求报销从设计开始到结束所有的费用。S笑着说:“不好意思。如果合作愉快,我们下一单有业务的时候,可以继续合作,并重新谈分成条件。但这一次,不可以毁约。”设计师转身走去。S笑了笑,递给我一瓶牛奶,我们席间放松的时候,总是这个方式。过了两天,S把这个业务给了一个年轻的设计师。

  后来我问S:为什么不和他继续谈条件,毕竟一个大项目给年轻设计师,终归是需要冒风险的。S说:要知进退,也要懂分寸,更不要随意妥协。没有人会感激你的随意妥协。

  时光荏苒,如今我常常在想,十七岁的我,一定不会预料到,三十岁那年,我会穿着最简朴的服饰,不事雕琢地深埋在高高垒起的公文里。除了不断生成的文字组合成规矩的案卷,什么都没有。

  但是,我始终不会让工作随意蚕食我的梦想。就算我在任何一天,都可能累到倒下,我也要直起腰板,“矫情”地用短暂的时光,过一段自己想要的日子。

  其实,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是当一名自由职业者。我永远记得,少年时代的写作课,每个人都要写关于未来的理想。谈到我那篇文章的时候,老师说:我觉得这篇文章很好,可是立意不行。自由职业者,是天天在家发呆,在外闲逛吗?当时的我,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接受了老师的质疑。另一个接受质疑的,是我的好朋友,当年,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卡车司机。

  重新写作的时候,我还是把自己写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然后,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似乎对我的顽固不化需要重新审视,也需要为我树立人生正确的价值观。她说:你看,她写了老师,你怎么还是写着“自由职业者”呢?我没有作声。然后,我收到了人生作文的最低分。

  我后来想了想,那时的我,可能真的太喜欢自由。那些年,我时常在下课的时候,一个人在操场上散步。身边跑过的同学成群结队,可我还是喜欢一个人,50米的操场,走三圈就上课了。幼年吹过的冷风,在如今一个人写字的夜里,依然可以在窗台回味到那种随意。

  许多人问我:为什么工作之后还要写作?为什么生了孩子还要写作?无关坚持,只是我始终不愿意与梦想妥协,哪怕遥不可及。多年来,再冷的天,我一旦写字,一定要开着窗。因为开着窗的时候,你的心就不会局限在小小的空间里,你感觉自己为自己开始了工作,为自己过上了自己喜欢的日子。

  我平生最钦慕的人,是那些始终保持着温和的容颜,却可以字正腔圆地不妥协的人,为生活、为工作、为自己,都是如此。

  三毛有一句话是:人生一世,也不过是一个又一个二十四小时的叠加,在这样宝贵的光阴里,我必须明白自己的选择。一生短暂,我们无可辜负的,是自己日复一日的时光里,渐行渐远的自己。用桑德拉《芒果街上的小屋》里的一句话是:于是我们取我们所取,好好地享用。

  还有,我们温柔地对待,不妥协地面对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