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有时候,觉得时间是最有情的,因它让我们懂得了感恩,懂得了情意;有时候,觉得时间是最残忍的,因它偷走我们的花容月貌,偷走了那些曾经在我们生命里鲜活的人事。其实,关时间什么事呢?岁月悠悠,如水缓缓,从来不曾改变过它的步伐,也未曾改变过它的态度。它是安静从容的,它是娴静淡雅的。躁动不安的,永远是我们自身而已。无意识的浪费,不经意的挥霍,举手投足之间,错失了。

  从懵懂无知到飞扬跳脱,从意气风发到识尽愁滋味,从饱经忧患到惜取眼前人,且得且失,有痛有泪。于某一刻霍然转身,发现人事早已不同,沧海桑田原来就在一颦一笑间。内心之中,渐渐懂得哪些是该珍惜的,哪些是该舍弃的。对于亲情,我们越来越珍视。当我们越来越珍视的时候,却发现时光深处永远都有遗憾。

  央视有一则公益广告,画面中的母子二人,在时间里交换容颜,母亲渐渐地老去,儿子渐渐地长成。当某一天儿子迈开大步往前走的时候,母亲已经跟不上他的步伐。儿子回头望,母亲鬓发斑白,慈祥的面容却掩不住一副老态。陪你成长的人,默默地为你挡风遮雨,却又有谁会愿意回过头来陪着他们一起慢慢地行至终点?

  父母陪伴我们的时候,全心全意,始终如一。而,我们对待父母,年少时依赖,年长时远离,最后的最后,我们还在不倦行走,他们已然离去。俗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多少年少痴狂,不懂得回馈,不懂得感恩,不懂得珍惜。几番沉浮,终于明白,谁是我们应该尽全力回报的人,然而,留给我们的机会还有多少?

  古人有卧冰求鲤之孝行,反思自身,可能做到?想及此,不由汗颜。平日里,隔三差五的给父母一个电话,除了保证他们衣食无忧之外,陪伴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年少时,想着脱离父母的视线,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当自己真的成为天涯浪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那么怀念绕于父母膝下的日子。奈何,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与父母之间,隔着山水迢迢便如隔着悠远的岁月一般,都不复当初!

  古人云: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今天我们身上穿着的衣服不再需要母亲一针一线地去缝制,然而,那一份切切的孺慕之情一脉相承,无论经历多少时光,更换多少朝代,依旧不变。如我这般常年在外的人,逢着年节,便有归心似箭之感。虽每次回家,并无甚有意思的事情,然而,父母费尽心机做的每一顿可口的饭菜,都能叫我念念不忘。自然,父母是含蓄的,从无向我们诉说过他们的思念,可我能从那一羹一汤里面感受到那丝丝情意。

  说起父母,总觉得有满满的暖意涌出胸口,如冬日里的一盆火,驱走所有的寒凉。那些温情脉脉的画面,似乎从来没有过,即便如此,那依旧是心中最美的篇章。

  那年父亲重病,我和哥哥都在上学,姐姐刚刚大学毕业,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母亲身上。我不知母亲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也不知父亲在对抗病魔的日子里经受了怎样的挣扎。脑海里清晰的记得,某天午后,母亲骑着自行车来学校给我送吃的和钱。那饱经风霜的脸上,逸出满满的忧伤。她说:灵,最近别回去了,你爸爸病了,是肺结核。我不知道我跟母亲是怎样道别的,那破旧的自行车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在我耳中远去,恍恍惚惚地回到课堂。究竟忍不住,眼泪簌簌而下,再也止不住。

  也不记得多久之后再回去看望父母,终究是回去过的。那时候是十一月份,刚刚收割完稻子,母亲去把晒干的稻草挑回家,我和父亲把挑回来的稻草堆起来。记得,堆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父亲累的吁吁喘气,躺在稻草上休息。他说:灵,我不去看病了,把钱留给你们读书用。我愣住了,竟不知如何回答。看着父亲那病弱的身体,我却无能为力,还要他放弃生的机会来成全我,又是何等的不孝!

  那时候,父亲病得很重,终于在母亲的劝说下,住院就医了。后来,母亲跟我说,她对父亲说要为孩子们考虑,不能让他们就这么失去父亲。父亲被母亲的说辞触动,想起自己幼年丧父的种种凄伤,不能让自己的儿女也承受同样的伤痛,挣扎着和病魔对抗,渐渐地便好转了。

  父亲病愈后,不能干重活,所有的重担压在母亲身上。后来,母亲告诉我,高三那年,她找过校领导,去过市教育局,求他们给我减免学费,让我完成学业。那一番哀恳,我永远不得而知,却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如今,家里的客厅里,还挂着我高中毕业那年照的全家福。上面的父亲,眼窝深陷,脸容瘦削,旁边的母亲也是一脸疲态,万分憔悴。我们四个站在他们身后,也许就是四座大山,压得他们无法喘气,可,即便如此,母亲当时从未向我们抱怨过她的苦,父亲也从未向我们提起过他的病痛。

  相较于当时,父母的脸色是红润了稍许,也再不用为衣食担忧。然而,岁月的艰辛一丝一毫都刻在脸上,成为纵横的皱纹。满头青丝都成雪色,每一根都是那么的惊心。想起李白有诗云: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时间一晃而过,岁月未老红颜已旧。又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令人重返青春?

  花开花谢,一年又一年。那些为柴米油盐奔忙的日子,那些为儿女经风沐雨的时光,走着,走着,就在身后了。母亲常说,她养了四个好子女。父亲也说,多亏了我们他才能有今天这样的日子。我听着,心里有微微的骄傲,也有微微的痛。骄傲的是自己终不负他们那一番含辛茹苦,痛的是没能给他们更好的日子。他们的要求是这么低,这么低,可我,却时常在做着伤他们心的事情。

  嫌弃过他们的唠叨,反抗过他们的安排,鄙夷过他们的行为,他们呢?该操心的依旧操心,该唠叨的依旧唠叨,从未改变过。那些琐碎在岁月里发酵成醇郁的爱,如山之重,如水之深。背负着这样的爱,行走于世间,是幸福的。可,我的回报,不及万一。

  忽然想起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于父母,于我,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