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泪滴从脸颊滚落,一遍一遍的擦干。转头,捂住听筒,哽咽,深呼吸,换上轻松微笑的言语,和家人聊着。

  痛,哪怕只是只字片语;泪滴,纵然一遍遍拭去,却似流不尽。知道彼此的珍惜,知道彼此的疼爱,所以零星的言语,心却绞痛着。只是轻描淡写,但现场的壮烈和疼痛,依旧历历在目,依旧似正在亲身经历。

  人世的快乐都是相似的,不幸确是千万种。

  抵着胸口的拳头,簌簌的泪滴:那一刻,死的心如此坚决,把头狠命的撞到墙上,把拳头砸在窗玻璃上。满头的血,见骨的手臂,喷薄的不只是鲜血,还有每一颗心疼、爱护你的心底的血泪。

  知道你累了,知道你在人生路上遇到的坎坷,也知道你对自己的期望,更知道你心底还背负着妻儿的未来,父母的期许。知道你真的累了,在茫茫人海里,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情,只有你自己去扛着,期间的酸涩,只能各自甘味。也知道你失望,知道你坚强,知道你说服自己用微笑面对每一天,嬉笑着去面对自己的人生。

  在人海里嘈杂的环境中,我也曾感到绝望,也曾疲惫不堪,你的所谓的洒脱,原来终究不曾骗过自己。委屈之后的落泪,辛酸背后的整夜无眠,我们,可以给自己什么,能够给自己什么。

  是否,我们也真的遇到那个心疼自己的人,是否每一次考虑的是你,而不只是你们的以后。是否你的存在,只是让她觉得安全,觉得有了依靠;那她的存在是否也让你安心,让你安全,让你觉得更自由,更有勇气。

  妥协,是懦弱么?选择,是不够勇敢么?每一个人,都有权利落泪,也可以脆弱,为何,为何在可以落泪的时候,要告诉自己坚强。人前的微笑,我们可以在人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的卸下自己的伪装,慢慢的放下所有防卫,面对真实的自己,然后让泪滴滑落。

  从小,在泥土里慢慢长大,所有滋养来自土地,吃下去的食物,喝下去的水,里边有很多的泥土,变成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站在坚实的土地上,在遥远的地方,还有亲人,还有自己思念的,和我们血脉相连的亲人,那就是满足,就是幸福。即便在多远的远方,知道彼此的伤痛,千山万水的阻隔,依旧止不住一样的疼痛。这样,便就足够。

  贫寒,从出生就开始,粗糙的玉米饭,一直吃到我们上大学了,去了别的城市,在那里只有米饭便宜。一年只有春节的时候买的一套衣服,很多时候却只是给孩子,也许双亲都没有。生病了,拖着病体,迟迟不肯去看病,只为了省下一块、两块钱。初中、高中在县城里,在学校的每一餐饭,六年,你有几顿是吃饱的。炎炎烈日下,每天高强度的在田间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干活的时间,从来都是大于十二个小时。顶着烈日、雨雪、冰雹抢收庄家,翻土播种的季节,双亲用生命在成全我们的每一天。

  我们一直在用自己的努力,去成全我们可以到达的高度,从小,我们用好好学习回报父母的那份期许,也为自己的以后下赌注。我们三个,每一次交学费的时候,不够,在小学,就试着自己和老师解释,学费是不是可以缓几天。之后的种种,在人海里,去了更远的城市,更繁华,我们,依旧守着自己的本心,自己的初心。每一次,我都感激,感激可以吃下去的饭菜,可以安睡的床榻,还有点点结余,可以给双亲微不足道的支持。

  是不是,人长大了,面对的诱惑多了,心里也开始有了一份不坚定,是不是因为面对的是自己心尖上的人,害怕以后给不了她要的生活,所以在为难自己。

  是不是,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羡慕过别人物质的富裕,是不是也曾恨过自己,为何没有出生在殷实人家。是不是也在为着兜里仅剩的几十块钱,思量着还有一周发工资,这一周怎么去分配这些钱。是不是也在陌生的大街,突然的落泪,只是因为租房的钱不够,还需要父亲去借。多少次坎坷,多少次落泪,不是因为面前的困难,只是因为在面对困境的时候,那份温暖,不管来自哪里,那有一份温暖,就足够可以支持接下来的所有路途。

  四年了,毕业工作四年了,自己的不长进,没有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薪资。但是,四年了,卡里没有任何的积蓄。也许因为我是女孩,所以可以不用担忧以后,但我也只是告诉自己,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可以多为父母尽尽孝心。我们都有一样的心愿,都希望双亲可以多些在人世的岁月,我们这辈子,余下的时光还有很多,至少比起双亲,还有很多。我不愿再让自己重新体验上大学的时候,因为买不起火车票,远在万里之外,母亲病危,却只能夜夜对着南方落泪。

  多少次,从上大学开始就埋下的心愿,带着双亲去北京,去看看天安门。而今,依旧在为这个心愿努力。却只是因为心愿在那里,所以需要努力,需要不放弃。除了我们,还会有谁,担心双亲穿不好、吃不好、病了没人理;除了我们,还有谁会记挂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带着父母去一趟北京,只是去看看。这个世上,只有父母,把你放在身体里孕育,然后点点滴滴陪你成长;在这个世上,只有父母,从不嫌弃你,纵使恨铁不成钢,狠狠的揍了你一顿,你是皮肤的疼痛,他们是含着眼泪的心痛。

  而今,你也长大了,成了独当一面的男子汉,想要给自己心仪的女孩一个家。但是我们的家庭,却没有办法可以支持你。你在单位里,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家里人,帮不了哪怕一点点。千山万水,你的女孩,每年聚少离多,你心疼她,对自己的命运、人生是否满是责备。千万里之外,双亲住院了,你只可以在远方夜夜抽烟不能入睡。我懂,我都懂,看着你,那份心痛,那份怜惜,又岂是你可以明了的。对我的心疼,我也明了,只是我们都是木讷的人,不善表达。

  来到拉萨,来到西藏,陪你四季轮回的约定,你不知道,但我已经践行。此刻还在这里,还会陪你一段时间,以后的路,我还是要继续,要往前。

  我们骄傲、脆弱、敏感,但也是足够坚强的孩子。

  人生路上的坎坷,人生路上的艰辛,哭着、笑着,总是要坚持,要继续。

  那一刻,不知道你是有多痛,是有多不甘,是怎样的万念俱灰,才会选择那样义无反顾的撞过去。我也曾绝望,也曾万念俱灰,也曾站在高楼上,只差一点点,步子已经迈出了,终在坠落的前一秒醒悟。我,还有双亲,还有姐姐,还有弟弟。即便怎样的痛楚,怎样的路途,我不能如此残忍,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父亲,习惯了大男子主义,而今已年近花甲,却依旧放不下父亲的架子,放不下作为一家之主的尊严。你是儿子,也是男子汉,也将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可是,父亲的责备,作为子女,对的我们听进去,不对的,也不是非要进行反驳,论个输赢。他只是父亲,也有虚荣,也会好面子。你,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但也要能屈能伸,用自己的胸怀,去宽谅双亲,他们是农民,他们一辈子面对最多的是泥土,是大地。可,你是他们的骄傲,是他们的唯一。若你都不能体谅他们,这个人世间,还有谁会在乎他们。

  你,长大了,见识多了,眼界开了。而,双亲,一辈子就在泥土里,天天见到的,也许就是从小就见到的那些人,那些事情。我们,可以宽恕别人的冷眼恶语,别人给的磕磕绊绊,落井下石。却总是唯独对自己最亲近的人,暴露自己所有的不甘、不愿、和委屈。伤害的不止是自己,还有那些心心念念随着你转的心。因为是至亲,所以肆无忌惮,因为是至亲,伤痛才是最深最重。

  你从小就是我们的骄傲,小小男子汉,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总是比别人更沉稳、更懂事。我知道对于孩子,这不一定是好事情,但是我们是风雨同舟的,我们的点点滴滴经历和酸楚,总是有人心甘情愿陪着,并且互相鼓励和支撑的,所以我们不寂寞,不羡慕,也不炫耀。

  生活在那里,原本就是那样的,我们早已心如止水,早已可以现世安稳。

  物质的生活,现实的残酷,我们给自己的心灵和精神怎样的慰藉。以后的以后,我们将怎样安稳度日,将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

  而今,我依旧贫寒,依旧穿不体面的衣服,吃不高级的食物。但有了你们,我的心是满足的。总想着,可以为谁做点什么,衣服是用来御寒的,吃,不过是填饱胃足矣,睡觉也只是方寸之间。其他的,我们需要的,可以给我们温暖的希望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付出、关爱、体谅和爱护。

  只是想去走走,想满世界的转悠,在还没有死去的时候,可以看看这个世界,然后原谅自己。

  每一刻,每一秒,只似下一刻就苍老,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