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暗恋是最长情的告白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

  (一)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正作为图书管理员在整理书架,而他在摆列整齐的文学类书架前,把一排书弄得参差不齐,我本想对他一顿训斥,可看看安静的图书室,还是忍住了脾气只是走到他跟前,把书轻轻码好,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立即脸红起来,从书架上拿起一本文学著作,准备进阅览室。他拿着书四处张望,我知道他在找图书管理员,而我正在处理他犯得错,让他等久点并不为过啊,心里这样想。于是在书架前,久久不去理会他,大概过了几秒钟,有其他的同学也过来借书,我也不好再惩罚他了,于是走到电脑前为他们登记刷卡。此时他脸更红了,拿着他的借阅证,递给我,我用眼神儿盯着他,试把他列入图书室的“黑名单”。这便是最初的印象,毫无好感。

  后来见到他的次数便越来越多起来了,我总以为被我用白眼儿“深情”注视的,没几个会在以后的会面中不尴尬的,然而他除外,不仅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每次一见面还会故作点头状,于是我尴尬了。由于那时我正念大一下学期,刚进图书馆三个月,所以对图书室的设备还不是很熟悉,每次都是按照老师们的指示一步步进行,然而在潮湿的晚上,机器罢工了。我站在电脑前,急的团团转,而围在旁边的人群拿着书,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而他此时也站在三五人群中,缄默着。我把借阅设备,反复关机开机,可恼人的报警提示还是响彻馆内。他轻轻提示,我看着他,小心的按照他说的做,想不到设备竟然运转起来了,我感激的朝他微微笑,同时内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而我自从那次他的帮助之后,便开始默默关注起他来。日子就在这潮湿而阴沉的三月,悄悄溜走。有一段时间,他没有再来图书馆,我便开始想也许不会再见到他了吧。

  (二)

  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每年的装机大赛,动漫设计大赛,网页设计大赛是我们院的重点,而通过这种活动,我们也可以乘机大饱眼福,见识到院中的各种能人。谁说工科男就一定是不修边幅且言语迟钝的?我想“秋裤男神”李健,便很好的解除了对工科男的错误定义。才华横溢的人,不需要多表现你的才华,自然有人帮你口头宣传。一直以来,我的好友因为典型的黝黑皮肤,被众多本地同学诟病,而理由是云南地区学子没有特别出众的风云学长学姐代表。为了驳斥他们的观点,我好友把上至大四学长、学姐,下至大一的同学问了个遍,终于在动漫设计大赛中,她的老乡,也就是我们的学姐,一跃而起,激动连连的指着正准备上台展示作品的他,于是我便知道了,原来他没来,是在准备作品,而我也从她们的口中知道他是同系的学长,比我高一届,动漫设计很厉害。后来的日子,每到周五晚上,他还是会去图书馆,会仍然驻足于文学书架前,翻阅有些发黄的书页,而我也在那个闷热的季节里开始爱上文学。

  (三)

  大二时,课程开始多起来。我们像赶场的演员,跑完这个阶梯教室,又得立马往下一栋楼往更高的楼层攀爬,于此,便有了之后的偶然相遇。有时候,我在想这是不是上天注定的,然而在我那个好友看来,我不过是在自我陶醉而已。我不断地向她强调,在这个诺大的校园里,遇见的几率有多少,而我和他一天能碰到两次。基于我的疯狂状态,好友告诉我,她已经通过老乡的关系,拿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即万能的小企鹅-QQ。我顿时开始胆怯起来,甚至有点心慌。我不敢踏出那一步,甚至在图书馆见到他时,会做贼心虚般的脸红,心跳加速,那时我便总是用咳嗽声来掩饰自己的心虚与羞怯。那个写有小企鹅的条子,终于还是被我当成碎纸屑扔进了垃圾桶,而我也在日复一日的内疚中开始自责。有时候,也许爱情真的就需要那么一小步。

  (四)

  后来的日子,我因为学业的关系,开始越来越忙碌,而他开始忙着写论文,考各种试。再次听到他的消息时,我知道他通过了云南的公务员初试,正准备复试,我亦懂得像他这般温润如水的男子,定是能达成所愿的。而在他无形的影响下,我开始迷上文学,就算那个静谧的图书室很少再见到他的身影,我也会像他常来时那样,把一本本发黄的书本,静静翻开,仔细阅读,我知道我暗含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只能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得以宣泄。他毕业时,学校里到处都是穿着不合体长衫的人流,他们时而欢笑,时而沉默,我知道他们既有对四年青春的追忆,也有对这个刚开始入校时令人烦厌的校园的不舍。我亦知道我埋藏在内心深处长达三年之久的情愫,终于要在这个充满离别情绪的人群里,分崩离析。

  (五)

  毕业后,我去了南方的城市,而那种微妙的情愫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当我的生活里有别的男生闯进时,我才知道那种持续了三年之久的情愫,叫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