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人生的舞台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舞者。无论你舞艺超群,还是舞技平凡,但只要涉足爱的舞台,相信每个人都有一段媲美杨丽萍《孔雀舞》而令你一生都难以忘怀的精湛舞蹈,从爱的出场,到爱的曲终,仿佛三生石上的碑文,至死都印记在你的脑海里。

  ——题记

  月色缱绻,荒原千年。

  一袭白衣,不曾被尘世斑驳污渍的在风中翻飞如雪,靓丽如新的衬着我低眉不语的素颜,举手投足,俨然青灯古佛前那朵徐徐绽放的白莲,掬起滴滴花瓣上的清泪,润湿隔岸你枕梦中的喟然长叹。

  起舞,弄清影,飞身轻旋,涟漪轻泛。

  我的泪,氤氲了人世间的沧海桑田,独只为你滚落,汩汩如泉的经久不息,落地玉碎八瓣的瞬间,漾起心田丝丝缕缕的情思,销魂了你我相遇在那个诗意浪漫的妩媚春天。此后,那个春天盛开的妖娆之花,便成了移植在我心海繁衍生息的蛊,纠缠我生生世世地追寻,只为一段飘渺的尘缘而独自静默荒原。泪落,轻叹,起舞,影蹁跹……

  红尘的你,可曾看到这支寂寞之舞?

  踮起的脚尖,疾走着我的思念;飞身的旋转,皆因你摇曳生姿;飘飞的衣袂,清冷了琉璃的月辉。夜风,陌上,溪旁,一首相思曲、一支断魂舞、一个落魄人,迷离和沉沦在华美的华尔兹舞步里。隔岸的五弦琴,从月牙的弓弦如泣如诉弹奏出阿鼻地狱的相思曲,裹挟长烟落日尽头三生石上尚未泯灭的印记,只需你侧身一个妩媚的回眸,梦里的泪水便会幻化成明艳的五色花,来梳妆这个细雨霏霏的春天。云的那端,我亦会披一袭虹的霞衣,擎一朵莲的素魄,万里风尘来到你的窗前,静候你能认出我曾守候了千年而憔悴的容颜。

  彼岸的你,真的如约而至了吗?

  执着落寞的一舞,沿月牙泉,云之畔,银河岸舒袖一舞,旋转间,我颓然倒地,颦蹙的双眉,却是春怨无限。

  山一程,水一程,你我之间横亘了多少程的山水?细细数来,竟然数到双目酸疼直至心力交瘁。月上,一毫米的距离便是尘世的一光年,那么千年的流逝,是否在今生便遁成了从日出到日落的距离,我的黎明你的长夜;你的晨曦,我的黄昏。

  无数次隐忍、无数次疼痛、无数次放下、无数次拿起,无数次梦里,无数次雾中,把大漠荒原纵横交错绵绵织成相思扣,千千结,爱慕做引,相思穿线,与尘世的藤蔓连理纠缠,一颗质朴的心穿越藤蔓上盛开着的百媚千红,翘首停泊在繁华不曾眷顾的荒原之上,来坚韧我们的尘缘?

  隔空随风飘散的,又是谁的誓言?

  羞涩垂睫,长长的衣袖阻断暗夜的流光,一颦一笑,寂寥的星辰是回望昨日的眼睛。

  曾经的十指相扣,明镜的窗外,依然是今夜般无尽的月华;昨日的两情相悦,像一首激情四射的伦巴,炫目的让人迷醉。一朵花开的时间,我们迷失在彼此的眉眼里,幻想两两相望,定格长长久久,永不厌倦,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不离,就是两颗心重合叠加,走不出彼此思念的牵绊。

  不弃,就是只想牵住你温暖的手,天涯海角永不言弃。

  我要的是如此简单,一句话。

  我爱的是如此沉重,一千年。

  一夜良辰,为谁陈设?一次起舞,为谁抒怀?

  天上人间,似水流年,我拒绝聆听寺院里冰冷的梵音,只想在你一秒间的注目里,绽放人生最美丽的红花绿叶,默默鼓足我一生的勇气,玉树临风,用一支被时光隐匿了千年的狐步舞,来唤醒你前世今生的记忆。

  如果,你还能忆起,忆起那滴为你被风吹落天涯的泪。

  如果,你还能忆起,忆起那盏深夜为你守候天明的灯。

  莲花湖畔,我不要你的誓言;青石板巷,我不要你为曾经所累。我只要你低下高贵的头颅,卸下你的骄傲,只要你婀娜多姿的倩影慢慢放缓你的莲步,侧目回首,莞尔一笑,看我的衣袂翻飞卷走千年的沧桑,看我的青丝缠绕杯葛今世的尘缘。

  只想揖首问一句,你,可曾是千年前的你?

  白衣胜雪,舞出团团雪影,如白莲蓦然怒放于天地间;玲珑的心,瓣瓣相思成痴,飘渺成一个遥远而恬静的梦。

  千年相思,不是债,你毋庸还;千年等待,不是劫,你无须怕。若要我用如梦似幻的千年去换你现世的安稳,那么,我情愿长跪佛前为你许愿,打坐问禅,祈求来生我为绿叶你为红花,只为衬托你娇艳的风姿;今世你为晨曦我为露珠,只为你每一缕光毫尽显五彩斑斓。我愿意看着你从晨梦中醒来,脸上没有昨夜残留的泪滴,有一种安然的笑藏在你深邃的眸子里;我愿意看着你夜半归来时有人帮你拍掉身上的雪,然后给你一个温暖而真实的拥抱;我愿意看着你安静地入睡,用我目光一遍遍勾勒你的眉你的眼,把你的神态隽刻在心底,让你的映像伴我归去的路上,含泪一笑千年。

  世事瞬息万变,曾经的沧海变桑田。当我们在各自的城市里静看日出和日落,谁的心底还会忆起那片千年爱情的荒原?

  当尘世的冷漠漫过悠长的岁月,当佛前的白莲慵懒了绝世的芳华,当寂寞在黑暗中孕育出黎明的喧嚣,当落红在隐忍中迎来下一次花开,这支舞,一支寂寞的独舞,一支终归没有相邀舞伴的华尔兹也应该曲终人散,在千年次第隐退的路上舞到深处,情致极限,我便会挥洒衣袖,宛如夜空中一树一树开放的烟花,绚烂过后,必将归于沉寂。

  前世即将隐退,来生正悄然浮现,相爱的恩怨情节,谁也不曾负了谁的千年。

  人生如梦,不再期待下一次的轮回,若后世的续缘再无法演绎千年之前那段刻骨铭心的传奇,何必再为那些美到极致的约定叹息于唇,纠结于心?

  这一世的放手,不是无奈,只是想从一个美丽的神话坠入凡尘,默默倘佯在世俗的爱河,寻找今世爱我,一个白首之约的情侶。

  白衣褪下,青丝绾起,临别前,就让那不朽的千年化作我无心的一个回眸吧,穿过此岸的雾霾,眺望彼岸的花丛,让我深情地再看你最后一眼,看千年的印记在你身上消失殆尽,看陌生的你让我再也无法看到来生化蝶的希冀。

  从此,红尘陌路,永不相认;从此,天涯尽头,永不相随。

  一笑,倾城。

  一舞,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