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荒凉的错过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悲伤日志

  我本是一个薄凉之人,对于爱情一直捧着聚散离合,安之若素的态度。生命中也曾邂逅过一些人,可最终也都如尘埃般散落在四方。

  可我们总该为自己执着一场,不为天荒地老,只为刻骨铭心。

  他是我的老师,初遇那日,他站在讲台上,表情略显冷漠。他不同于所有的老师,对自己的介绍只字未提。甚至连他的姓氏,我们也都无从得知。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他的言语正如他的人一般,冷漠寡淡到极致。

  他很严肃,课间从不说多余的话,也未曾发过脾气。似乎在他的课上,所有浮躁的人都能够屏气凝神。在他的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令人望而却步。

  正因如此,我的大胆活泼在他的课上便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线。他似乎也开始注意到我。偶尔他也会开开玩笑,扬起好看的笑容。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记忆中,它可以因为一道物理难题向我们讲解一道数学题。到最后结束的时候还不忘叮嘱我们明天每人各交元数学补习费。有次他开我玩笑,我还回瞪他,佯装不悦的问道:“说的什么话呢?”结果引得哄堂大笑。

  虽然我们的课堂气氛不如先前那般严肃,但我一直都是最认真听课的那一个,以至于后来有一次我没听课,他竟在课后问我怎么不听课呢,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中小小的骄傲窃喜起来。起码在他的心中,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我自以为是的这样认为。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自信,总坚信自己,连同我的名字也被深深地刻进他的世界。即便后来我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错误。那一日在他的课上,他指着我问道:“你,你叫晓惠对吧?”那是他第一次记住并叫出班上女生的名字,同时也是唯一一次。我点了点头,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他让我上去完成一副半成品图像。我一只手拿着笨重的大尺子,一只手开始在黑板上画起了图像。奈何我手边的尺子总是摇晃不定,他走到我的身旁,为我按住了那只尺子。而我穿着高跟鞋的身高也只是刚好够到他的肩上。那一次是我们认识有史以来最近距离的接触,以后的我还是时常会想起那时的画面。

  我以为自己接近了他,哪怕是以学生之名。可我忘了他本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人。他活得那么优雅从容。他的言谈举止无不淋淋尽致的挥洒出他的从容大气。甚至连他的笑容都是儒雅的。他总是在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微笑的向我点头唏嘘。然后像他这个人本身一样,不动声色的闯进我的世界,又毫不留情的走远。

  他是如此冷淡的一个人,可我身边的人却告诉我,生活中的他是那么的阳光,他热爱音乐,在宿舍时总能听见他的高声歌唱。他露出的笑容是那么的洁白而干净,也曾打动过一些女生。

  高一平安夜,我的几个死党曾跑到他的宿舍向他献上苹果,他竟如一个大男孩般脸红到脖根去。他笑了,最后他说:“夜深了,快回去休息吧。”

  第一次月考结束的时候,我和我的闺蜜一起去向他询问成绩,他指了指办公桌上的试卷,冷冷的道:“自己找吧。”于是闺蜜开始不悦的低头寻找她的试卷,可我却在抬头时无意间撞见了他温暖的笑容。

  在这个校园里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之间的相处几乎只能局限在课堂上。大多数时候的相遇,总能看见他与个别女老师谈笑风生。开始的时候我会微笑走过,再到后来竟不知不觉的变成低着头从他身边飞奔而过。自此,我越发觉得,自己与他,渐行渐远。

  可我不甘心,自己与他就此结束。我执拗,即便知道不可能,却总是说服不了自己去放手。总是想多一次与他相处的机会。于是我总陪着形形色色的人不断的穿梭在他的窗前。我也总在他的课上浓妆艳抹。现在回想起来,不禁有些为自己当初的行为感到天真可笑。

  高一上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在楼道上又意外的遇见他,我与他并肩而走,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最后我提起了莫大的勇气向他追问他的QQ。他却回答我他没有QQ。

  “那么微信呢?”

  “也没有。”

  我说你不是有电脑吗?怎么可能没有QQ,微信?然而他竟丢给我一个不可反击的事实。他说:“我赶不上潮流,我的电脑只是用来听歌的而已。”说完这话,刚好是楼道的分岔路口,我尴尬的笑了笑,他径直向前走去,临了前向我挥挥手,只道了一声,再见。

  他无需任何理由,便将我拒之于千里之外。我恍惚间才发现自己对他似乎并不了解。许多关于他的事也是道听途说而来的。彼时,班里已经风言风语。也许这对所有人来说只是一场无意的玩笑,可我却身在其中,不愿解释。

  期末终于要来了,我和一群死党走在校园中,远远的便望见了他的身影。我们用力挥手,一齐大声的喊道:“物理老师。”他看过来,远远的挥手向我们回应,竟让我们感动的像个小孩一般手足无措。

  后来那天晚上,我们一群人大半夜的跑到校门口晃荡,感慨着青春。我们学校比较偏僻,晚上很少有人会出来行走。相比之下,我们变得尤为显眼。不巧的是,他刚好和一群老师散步路过我们,我们激动的向他打招呼,很多老师视若无睹,但他却停留了一刻向我们问候。我始终无法忘记那天晚上他一边赶上他的同伴,一边还不忘回头向我们开玩笑:“不怕有坏东西啊?”那时是冬天的夜晚,冷风呼啸不断,我们穿得那么单薄,前一刻还在鬼哭狼嚎叫嚣着冷,下一刻却瞬间感到无比温馨。

  考试一连两天,我们在寒假前的最后两天开始在学校周围游荡。身边的死党拿起手机“咔嚓”两声就永远的记录下这忧伤而美好的时光。我们在不同的角落抓拍不同的老师,遇到自己的老师便大胆邀请与他们一起合拍。那个时候的我们笑得没心没肺,眼里的忧伤风轻云淡。

  意料之中的遇见他,却被意料之外的拒绝。我们追上他的身影,他手里正拿着一包瓜子边走边嗑。我们很平常的邀请与他合照,他说他不拍照,也没空。我问他你不是在嗑瓜子吗?怎么会没空?他闻言回过头并风趣的告诉我:“正是因为嗑瓜子才没空啊。”我终究没有留住唯一一个与他合拍的机会。我的手尴尬的在半空中挥动,最后看着他走远,一步一步,消失在我的眼前。

  那时的我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心情用文字记录下来。我在书上写下了当时的心情。他总是若即若离,若远若近,让人捉摸不透。似乎在他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包括他的拒绝都不忍让人责备。

  寒假如期而至,他离开学校回到家乡。我和身边的人也各奔一方。在那段假期,偶尔我还是会想起他。想起初见时他的样子。也许他最真实的样子便只能停留在初见时的样子吧!我给他下了一个定义,像是在自我说服,总之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新学期开始,我和我的一群死党又开始再次相聚,我们的关系越来越铁,彼此之间无话不说。相比之下,我和他则是越走越远,似乎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我打开自己的书本,竟发现自己用了半年的时间去记录大量关于他的所有。合上书的时候,我对自己暗暗打气,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想,也许他本就是一个淡漠的人,对我也如对其他人一般冷淡罢了。但当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荒诞时,我才后悔起自己当初的自以为是。我看着他与我身边的一位旧友如老朋友般谈笑风生,自己却想一个傻瓜一样多余的存在。直到他背身而去,我才敢抬起头来。后来我的那位朋友告诉我,他是她军训时的班主任。可我听罢却觉得十分可笑。他们之间用五天军训的时间变成了朋友,而我却用了一个学期时间与他形同陌路。

  高一下学期,我开始每天单曲循环张靓颖的画情。我爱听她哼出的旋律,仿佛那样我便能汪洋在记忆的海中。我也爱听她所唱出的歌词,似乎画情中的每字每句都是为我与他特别量身制作的一样。我给自己设了个局,一个人自导自演,明知道不可能却还不愿意放手,最终只能任多情泛滥成伤。结局是自欺欺人,作茧自缚。

  他只教我们一年,然而我却在高一下半学期疯狂的迷恋上他。我总觉得青春应该有一场美好的相遇,然后在荒凉的错过。

  所以在一个假日,我趁着教学楼空无一人,翻墙闯进他的办公室。在他的书中夹着他的身份证复印件。我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名字,住址,连同生日日期记在了书中。原来他叫闫聿轩,人如其名,都是那么的从容优雅。

  那天下午,我还和闺蜜一起闯进他任教的班级,我和闺蜜聊起很多过去的人与事。其中,说到他的时候,我笑的有些仓皇。她的眼底洋溢出悲伤。她说,我们是两个大傻瓜。我听罢,不觉有些悲悯。离开教室之前,我们两个忽然心血来潮,在黑板上写下了彼此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我毫不犹豫的写下了对他的表白,结尾处,没有署名。

  也许我本可以表明身份。我想让他知道我爱恋他却又害怕因此被他厌恶,而我终究执拗不过自己内心的那份小倔强。我将黑板上的表白拍了下来,发表到自己的动态上去。评论与点赞的人无所来由的多,但都不是他。

  我只是他的一个学生,这些都本不是我该有的情绪,可我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初衷。

  如果说,那个匿名的表白算是高潮,那么使我的这份非分之想走向毁灭的便是我的厚颜无耻。

  依旧是假期,我假以学生之名拉着闺蜜跑到他的宿舍去向他请教问题。我始终低头坐在他的旁边,他手中的笔飞扬舞动,所过的地方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那一刻,我注视着他的手指,意外的发现他的手指是那么的修长,白皙。他总是比我想象中的完美,在他的身上,我始终找不到任何一处缺口。当他将题讲完的时候,我也就没有了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于是我头脑发热,不顾女生应有的矜持,竟问了一句:“你宿舍里有水吗?”他愣了片刻,转而尴尬的摇摆着双手,重复着一句,没有。

  一旁的闺蜜听罢拉着我的手跑了出来。我的尊严在那一刻被撞碎一地,脆弱得不堪一击。那一次,我有些忍不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不甘掉落于地。我咧开嘴,像一个小丑一样的对着闺蜜强颜欢笑:“早知道就不来了,丢人丢到家了。”闺蜜牵着我的手走在校园中,末了她问了一句:“后悔吗?”

  后悔吗?说不后悔是假的,可是如果再来一次,我想我还是会那样选择。我望进她的眼眸,只道了一声,不知道。

  似乎在那以后他便察觉出了我的心思。他对我一如初见,冷淡到了极致。偶尔在学校遇见,我也只能低着头假装没看见从他身边疾驰而过。

  之后的日子里,学校举办了演讲比赛,我义无反顾的参加了。最后竟出乎意料的进了总决赛。语文老师喊我到办公室里,我抬头,发现了同处一个办公室的他。我和他坐的很近,中间只隔了一个语文老师。语文老师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中间和我谈话的时候还和他打起了趣。我别开脸,笑得有些迷茫。从此以后,那些无关痛痒的过去都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风华岁月而已。那一日在回家的路上,我终于流出了眼泪。

  我们果真没有了交集。有时在校园中走过,我会对他视而不见。一次在校园操场中,他走在我的前面,身边的死党惊呼道:“晓慧,你看,那不是你的偶像吗?”我向前望去,转瞬间却笑的风轻云淡:“是吗?”我回问了一声,然后回过头继续我们之间原来的话题。

  从来我都只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子,那一次我竟学会了从容面对。是隐藏的太好,还是真的以为放过自己就能装作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我抬起头来,望着湛蓝的天空,想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青春吧!

  再一次临近期末时,我听说他正在追求我的美术老师。我学着他曾经的样子风趣的打笑道:“美术老师是个不错的人呢!”也许只有我的死党知道我此刻的心情。我像往常一样,笑得肆无忌惮。假装自信,一如往昔过着我“凤姐”的生活。

  说起“凤姐”,其实是因为我每天都那么自信,甚至自负。我贪玩,爱开玩笑,超常的胆量让我担上了凤姐的荣誉。回想起来,高一那会是多么幸福啊!身边的一切仿佛除了他都是快乐的。临了快要散的那天,我们班自己组织了合拍,他们都喊我过去拍照,我却只是一反常态的站在一旁摇了摇头。我看着眼前的人儿被永远的定格再同一个画面里,难过可起来。照片里的美术老师是那么美丽大方,与他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惜,他却没有前来合拍。

  最后一场他的课,我们疯了起来,身边的死党都抓拍起他来,只有我没有手机,后来我把他最后一面永远定格在我心中。他和煦如春风的笑容,优雅从容的脚步,两只手插进了裤袋,他缓缓的向我走来,最后我的世界小得只剩下他。青春的葬歌悠悠响起。

  离别了,高一彻底结束了,所有得悄悄话也都被永久的掩埋。我们高二时,他依旧在教高一,我们换了一个物理老师,可我却更加难过了。我每天放学都像疯了似的冲下楼,然后气喘吁吁的站在高一的教学楼下。我在等一个人,一个不属于我的人。可是每次直到我的朋友出现,他的身影还是迟迟未见。终于在一个下午,他遇见了我,他停在教学楼前,与我像一个老朋友般畅聊了起来,关于我们之间,我只字未提。

  事后,我在网上发表了关于他的文章,我终于明白了,有些人适合被爱,但在这之间会永远存在一个无法跨越的界限。我时常会想,如果我不是他的学生,他不是我的老师,也许我们在同一个校园相遇,会有不一样的结局。那时也许我可以挽着他的手,像个小女生般依偎在他怀中。不过这些也只能是幻想罢了。

  前阵子,我误以为他要结婚了,我发出了一条说说,我暗恋了他三年,最后他还是一无所知。我还会想他,甚至梦里还时常有他的身影。也许只有我知道,我至始至终都没有放下过。但我想,该结束了,彻底的结束了吧!

  我写下了关于他的所有一切,耳边却回荡起张靓颖的画情。

  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谁也拿不走,初见的画面。哪怕是岁月,篡改我红颜。你还是昔日,多情的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