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天津北效,有一个我曾打工的地方

分类:QQ空间日志QQ思念日志

人这一生,无论他是达官贵人,还是百姓黎民,无论他是儒商大贾,还是目不识丁之人,总有让自己念念不忘记的东西,或某个人,或某件事,或某个乡村,或某个城镇。天津市北辰区天穆乡(现天穆镇)三义村,就是这样的一个城镇。28年过去了,但至今让我难以释怀。
那是87年8月份的一天,学校放暑假了。为了挣点高中补习的学费,我踏上了天津的打工路。选择天津北效打工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同族一个大我十几岁的侄女远嫁在那里。二是我本家侄女的弟弟,也是我的发小,还有一个发小两个人就在那打工。也许是我从小在外闯荡过的缘故,也许是我地理学的不差,方位概念强,中途就问人了两次,找到他们也没费多大力气。第二天,我就跟着他们在天津市北辰区天穆乡(现天穆镇)三义村开始了我今生第一次的打工生涯。我的雇主家有四口,夫妻两个,还有两个一大一小未出阁的闺女。打工的工作也是和土地打交道,主要是摘西红柿、黄瓜、云豆,拔西红柿、黄瓜、云豆秧,抬大粪施肥。这让本就农村出生的我也就驾轻就熟,只是出蛮力就可。那时很少机械化,全是人工干,身背肩抗。我记得每天的工作就是从日出一直干到日落,中午就一会儿吃饭的时间。一天两块多不到三块钱。面粉市场价是三角一分三厘,大米是三角一分四厘,还用粮票。公园门票、公交车票价是五分。打工的地方离南仓火车站不远,闲暇时也去过几次。就这样干了不到一月,快开学时,我怀揣着200多元的辛苦钱,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回乡继续求学的路。
打工时的几个情境至今让我难以忘怀。晚上三个人住的地方是一个不到20平米的低矮房子,做饭、睡觉全在此中。肆虐的蚊子咬得人整晚睡不着觉,早上起来打得两手蚊子血;30多度酷热难耐的高温下拔黄瓜秧时那带刺的毛毛扎得我全身红肿发痒。也有让我开心不已的事。那是有一天大雨,不能干活,我就一个人到天津市里的北宁公园、水上公园玩了一整天。也许是公园太大了,也许是玩得太开心了,想回住地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这人本就胆小,更怕夜路,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拖着疲惫的脚步,沿着灌木、树木葱葱的沟边,踏上了回程的羊肠小道。黑透了的天,呼呼的风,风吹沟边的树叶声,在平时虽说不是悦耳动听但也是我喜欢的声音,而风高月黑的今晚却吹得让我头发直立,心头发毛,全身发冷。惊吓的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快到村口时我的发小已经在那等了我不知道多久,他说了些责备我的担心话。这是我走的最长的夜路,今生再没有走过。至今我都避走夜路。我胆小的原因是从小被村中的大人常常谈神论鬼吓的。
时间远去28年了。28年在历史的长河中也许只是一瞬,但在我的人生中也是半生半辈了。天津市北辰区天穆乡(现天穆镇)三义村也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个地方,那是我今生打工的第一站,也是我学生生涯打工挣钱的第一站。至今,我仍难忘那的山,难忘那的水,难忘那的土,难忘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