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江南飘着的鹅毛细雨中,总带着几缕朦胧的忧郁。那一定是来自远方的,那一簇永远也无法触及的心绪。

辗转难眠,任凭心事打扰着自己。真像那盏灯火,为夺夜晚寂寞的光辉,而静寂地燃烧自己,留给自己一份无法割舍的寂静。

幽幽长笛,转过僻静的街道,来到只有几缕微光闪烁的窗前。镜子想念的那一个人,已在夜色中长眠。

很多次告诉自己,挨过流年就能痊愈的伤疤,也被印作往事深刻的烙印。想念中风景,只是有一个人,仅装点自己的梦境。而长倚阑干的威仪,早已被洞穿,柔软,藏在彼此心田的甜蜜。

长叹相逢的日期太晚,长恨良宵苦短。常伴左右,日夜清欢,时光渡着流年缓缓,以月为觞,一夜的缠绵,沉浸在一杯酒里的暖。醉时欣欢,醒时也舒畅。毕竟相思太长,良宵苦短!

多少来自远方的牵挂穿透冰冷、厚厚的围墙,找到顽固的人,顽固地思念远方。树影交错的庭院,也在月色中沉湎。勾勒在笔尖的诗行,有一千个浪漫的故事,却连讲一个故事给她听的机会都没有。失去的那一刻,相思便种下了根,大地深厚的土壤,这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了却的心事!

无数次叩问自己的内心,无数次试图叫醒这个梦中的自己。却都是徒劳无功,越陷越深。

这雨便霸占江南的每一个角落了。支起的帐篷也在萧敝的角落被雨水敲得滴滴答答,凉意更深了,拳脚不由瑟缩着。每念一次远方的倩影,心就会痛一次,或许远方,已是流在心里的血。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