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爹走的时候,妈妈哭的最伤心。

那是1978年,妈妈刚满45岁;大姐出嫁一年了,大外甥才半岁,爹还没来得及去大姐家看看;二姐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不过对象还没找到;三姐正上高二,再过一学期就要高考了;细姐才十二岁,但是她一直陪着爹走完了爹最后的时光;我还没上小学呢!

那天,隔壁的婶子抱着我,一群人围着妈妈往镇上医院走,妈妈一边走一边哭,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到了医院,他们把我放在一边,我那天出奇地乖,呆在那儿一直没跑。最后我怎么回的,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家里来了很多人,我看到爹拿着一个饼子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我爬过床架子,怯怯地走上前去,摸了摸爹的身子,但我没去拿爹手中的饼子,我感觉到爹肯定是好累了。

边上马上有人将我抱走,这时房里又传来了妈妈撕心裂肺地哭喊。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个把星期,每天都有很多的人过来,每次过来,都有一小撮鞭炮响起,每次炮一响,妈妈的哭喊也跟着响起来。

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了那是一场生离死别的惨剧。眼泪为最亲近的人而流落,那才是真正的妈妈。那也是我记忆中妈妈的第一次流泪。

第二年,我就上了小学,让妈妈高兴的事,我的成绩在班上很早,同村的梅老师每次碰到妈妈都会由衷地为我说几句赞扬的话,这也让妈妈在村子里很得意,虽然三姐没能考上大学,但妈妈好像在我这里看到了希望。但是上完小学一年级后的暑假过去了,开学的日子我却没有去。学校的校长跑到村子里来家访,妈妈不在家,我跟校长说,我不想念书,好苦!校长很生气的样子,让我对学校更加害怕!

中午,妈妈开工回家,听说我没上学,妈妈很生气,开始大声数落我,但我一言不发,只是一味地摇头表示我再也不去上学了。后来,妈妈开始哭起来,边哭边骂,骂的什么我也记不得了,中午过去了很久,我的盲目坚持使得妈妈的哭叫一直不断,边上有很多婶婶叔叔都在一边相劝,最后我吓得连头也不敢摇了。这是我记忆中妈妈的第二次落泪。

以后虽然我也偶尔的逃课,但一直没敢让妈妈知道。好在我的成绩让我念上了本镇最好的初中,不过,我并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这让妈妈很失望。

日子如流逝过,我感觉到生活在渐渐变好,大集体解散了,分田到户开始了,二姐、三姐、细姐都先后找到了工作也先后出嫁了,最后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两人了。到了高中,学费一下子涨了好几倍,好在大姐不时地接济我们,能让我不时地打打牙祭,也让我没有体会到生活的艰苦,那时我一直在念书。

高考时,我顺理成章落榜了,因为上了高中后,我彻底对学习失去了兴趣。妈妈显得有点失落,开始为我找些我能够适应的工作,但这时,我突然有点想去上学,我知道,不能上大学,我就只能跟着妈妈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勤扒苦做地过活了。

姐姐们都很支持我复读,我也开始努力起来,第二年,虽然我还是没能考上大学,但幸运的是我考上了中专,二姐夫感叹:总算是跳出农门了。

上学那天,家里安排二姐夫送我上学,因为到那时,我还没出过村子,连上学的初高中都在村子前面。走的那天,我回头跟妈妈和姐姐告别,这时候,一阵秋风吹过,尘灰飞扬,但妈妈的眼里泪水不断流出来,流过脸颊,滴落在尘土里。这一瞬间,我也感觉眼里潮潮的,像有什么东西在涌动。这是记忆中妈妈的第三次流泪。

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妈妈再也不用落泪了,我也已经是孩子的爸爸了,那时候的少不更事,那时候的桀傲不舜,现在已经遗传到了女儿身上,我也深深体会到了做父母的无耐,回首过去,想起妈妈曾经为我流过的泪,有那么一刻,我也想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