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夏夜,天气真热!

摇着扇子坐在桌边,翻开日记,刚提起笔。突然窗外一个母亲呼唤儿子“魂儿”归来的声音响起。

真不知道哪位调皮蛋那样贪玩,竟连“魂儿”也玩丢了。静静的山村夜空,便满是那位母亲焦急的、嘶哑的呼唤!

我不相信迷信,更不相信人能玩掉“魂儿”。如果人的“魂儿”掉了,还能归得来么?

可今夜,我却听呆了、痴了。提着的笔久久落不下去。

我母亲那轻柔的呼唤又依稀从夜空中传向耳畔。我的记忆又在那个下雪的夜晚久久徘徊……

那天傍晚,雪下得很大很大!在雪地里滚打的我,归来就病倒了。头疼欲裂,高烧不退!母亲就断定我玩掉了“魂儿”。

晚饭后,我就在母亲歌一般的呼唤中睡去。母亲的嗓子很好听,柔柔的。很有一种催眠作用。母亲年轻时唱过戏。

招魂是本地的一种风俗。

听说要招回“魂儿”,必须每夜叫两次。一次大约在晚饭后八、九点钟;另一次大约在凌晨一,二点。并且要诚心实意,叫得越久,“魂儿”就回来得越快。

那天深夜,我迷迷糊地被打开大门的声音惊醒。

天正是最冷的时候,外面还刮着风。冷风透过门缝,躺在被窝里的我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就这样,母亲呼唤我“魂儿”归来的声音和着这寒冷的北风在这冰雪的冬夜响起!就这样,在刺骨的寒风中,我柔弱的母亲在大门口整整站了一个半小时……第二天,我奇迹般地好了。而母亲却病倒了……

窗外,那个母亲依然在呼唤着。

透过夜空的黑暗,我想象着那个母亲怎样虔诚地站在大门口;怎样焦急地,怎样不顾汗流浃背,不顾蚊虫叮咬地站在大门口……也想象着那个冬夜,我母亲怎样冒着严寒哆嗦地站在大门口;怎样执著地、怎样坚强地站在大门口……

越长大就越不相信人会掉“魂儿”。可是,越长大就越能理解,并真的相信,如果我真的玩掉我的“魂儿”,我的“魂儿”就一定能够被母亲的深情唤回来!

可爱的山村,那些“可爱”的愚昧的迷信思想却怎样地烘托着我们亲爱的母亲那朴实的、深沉的,执着的爱!果真如此,我愿一再玩掉我的“魂儿”……

母亲在我还没成家的时候,就永远地离我们而去。辛苦操劳了一辈子……

母亲,我们永远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