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日志大全
打骨折

我们都爱你

分类:QQ情感日志QQ空间日志QQ友情日志

小雅坐在自家花园的爬山虎架下,凶巴巴地对我说:“你以后再不要对我讲什么大家都爱你的话了,她们都是骗子,你就不要信。”小雅说的“她们”当然是指一群女孩子了,都是二三十岁的女孩子。

我住在小雅家隔壁,都是一楼,所以花园靠花园。我坐在我的花园里,小雅坐在她的花园里。我俩说话就隔着墨绿色的铁栏杆,每天早晨在园子里“碰头”,她绣她的十字绣,我看我的书,不一定哪个时段就会唠几句,唠完再各干各的事。

我倒是很喜欢和小雅聊天,小雅说话常常带着赌气的口吻,她的想法总和别人不一样。譬如说吧,有一回我看到园子外的小路上,几个女孩清一色的披着长发有说有笑地走着。我很疑惑地问小雅:“今天高温40度,她们披着头发不热吗?”小雅头也不抬地说:“那是她们的头发少。”我听了这话蛮赞同,可事后想想觉得挺滑稽。

小雅的父母和我多年邻居,她是独生女,比我小七八岁,我俩以前就谈得来。几年前她远嫁国外,去年春季独自回来了。

她爱在园子里侍弄花草,还有着以前的模样和习惯。往往头上扎着一个花手帕,手拿一把小花剪,专注认真的修剪花啊草啊,乐此不疲。我俩一上午都在园子里说着话,她从不提她的过去,她不提我也不问。最近她又绣起十字绣来。

今天,小雅对我凶巴巴,我觉得很好笑,不知小雅怎么了。

看她埋头绣着,不再理我,我也不想自讨没趣,难道是昨天说的话惹着她了,我说什么了吗?

我是个“坐家”,平时靠给一些文学网站写当下流行的题材小说为生,名气吗还行,粉丝到挺多,主要是女粉丝多。

昨天一早我就洋洋得意的给小雅看我手机上的视频,女粉丝们相约在一起,齐声呼喊:“我们都爱你!”当时小雅隔着栏杆把手机要了去,看了好几遍,那视频一再重复播放着:“我们都爱你!”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脸,我越听这爱我的话心里越发毛。

小雅还我手机的时候说:“如果是真爱的话,就应该嫁给你,怎么没有一个女孩嫁给你。”她脸涨得通红,口气也很生硬。

“怎么可能呢?你想得太简单。”我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我对你说,我——爱——你,我就一定会嫁给你。”小雅振振有词地说。

“别人不可能来爱我,我也不可能爱别人。”昨天我是这样回答小雅的。

我们都爱你,这些话只是说说而已,我很明白,不是小雅想的那种彼此要拥有的爱。

我的脚边放着双拐……我什么都明白。

在我的那些女粉丝面前,我早早就告诉她们这一切。喜欢我的文字,爱上我,但不会嫁给我,这些我早已都明白。

“小雅……”我低声唤她的名字。

小雅抬起头,慢慢举起手中的十字绣,那是一个“爱”字,一个书法体的爱,白底黑字,清晰苍劲。

她眼角有泪滑下来,她没有拭去它们。她一字一顿地看向我说:“我爱你,所以我要嫁给你。”

现在,早晨的阳光跳跃在花园里,我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窗外那个在晨光里正往竹竿上插风车的女子,就是我的小雅。